澳门太阳城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129章 送女

    “哔了狗了,没想到美琴看上去这么苗条,手劲怎么这么大,不科学啊。(看啦又看♀手机版m.k6uk.com)”

    冯见雄是被史妮可与马和纱架回酒店的,以至于最后大虾的账单都是伤了人的虞美琴结的。

    七个人一共吃了三千块钱,其实考虑到私房菜的质量、手艺,确实是应该的。

    回到房间的时候,冯见雄的额角被酒精消毒的一次性湿餐巾裹着,史妮可扶着他坐下,给他擦拭清理,马和纱则手忙脚乱找来了创可贴给贴上。

    “只是擦伤,有点淤青,贴上就没事儿了。”马和纱仔细审视着冯见雄的额头,说话时还有些心疼,“不过虞学姐的手劲儿确实大,以后还是别让她喝酒了。”

    作为负伤者,冯见雄本人却是不以为意:“没那么夸张啦,她也是觉得丢人的时候才暴走的,平时哪怕喝了酒也没事儿。”

    “就是就是,纱纱你好有勇气哦,我都不敢在雄哥面前说美琴姐的坏话呢~就怕说了之后,他连我都不要了。”一旁的史妮可端来一盆热水,刚好听见前面的对话,促狭地挤兑马和纱。

    马和纱脸一红:“关我什么事了!再说,不就是被人说成和……和雄哥‘郎情妾意’么,这有什么丢人的?”

    “要是有人说我是雄哥郎情妾意,我……我是不是会很开心?”这半句话马和纱当然没敢说出来,只是在心里打了个转。

    冯见雄也知道这里面的关系剪不断理还乱,索性转移话题:“行了,别争了,帮我把电视开了。我看一下央视10套,今天的采访有没有被剪掉。”

    史妮可正在给冯见雄擦拭,马和纱便走过去开了电视机,又拿遥控器换了台。

    冯见雄本来是准备在餐厅里看完比赛转播,然后再回酒店的。是因为受了小伤,才提前回来。因此电视上正好在放那个节目。

    权此芳看起来还挺仗义,应该是为他据理力争了。最后那些不和谐的言论,居然留下了三四句。

    “看来这个赛事未来在民间的公信力会有所下降呢,对于你推出《奇葩说》确实是一个利好消息——尤其是你准备披露赛事背后的‘成长性’,让口才好的人之所以能变强、获胜,看起来变得更加透明。”史妮可一边给冯见雄喂水果,一边说些恭维讨喜的话。

    不过,也不得不承认,史妮可说的话还是有道理的。如果是纯粹什么都不懂的废萌,想要让冯见雄换个好心情,都不知道该说些啥。

    冯见雄情不自禁地偷偷掐了史妮可一把,史妮可立刻有些酥软。考虑到马和纱还在屋里,他才没有进一步的禽兽行动。

    冯见雄自从闭关集训为比赛,也有20天不近女色了。但史妮可只会比他更惨,因为过年前好久就没见过他了,至今足足两个月。

    “你想办法把纱纱弄走,越利索你一会儿吃得越多。”冯见雄压着音量,邪恶地说道。

    史妮可眼神一亮,立刻开始盘算怎么把马和纱弄走。

    可惜,她刚要动手,卧室的门就“砰砰砰”地敲响了。

    史妮可嘟着嘴去开门,发现是虞美琴冷着脸站在门口,而且居然是一身浴巾的清凉装扮。

    “喂~那个,他没事吧。我喝了酒下手没轻重,冲了热水才清醒些……”虞美琴咬着嘴唇,先跟史妮可解释了一句。

    “没事,早就止血了。想给他道歉么?进去吧~”史妮可无所谓地说。

    虞美琴走进去,先瞥了一眼电视机上放的比赛。冯见雄也立刻从靠着的床上坐正身体。

    “刚才我不是故意的,我给你道歉!喝了酒冲动了,别怪我了吧~”虞美琴委曲求全的说。

    冯见雄耸耸肩:“没事,我理解你。被人说成‘喜欢上一个已经睡了四个女生的人渣’,确实是很丢脸、很让人火大的——但你也想想,是你先拿慧姐开涮的,她原话反弹也是正常的。”

    冯见雄的这句话,一下子就击中了虞美琴内心最脆弱的地方。

    “原来小雄也知道,喜欢上他这么一个人渣,对于名门淑女来说是很丢脸的事情……亏他还有自知之明!不过,知法犯法,知渣而渣,那就更加无耻了!哼!我怎么会……等等!他怎么会说自己是‘已经睡过四个女生的人渣’,还有两个呢?哪儿多出来的?”

    虞美琴发愣脑补了一会儿,立刻转移了注意力,哗地一步冲过去,抓住冯见雄的胳膊,一边摇晃一边拷问:“嗯?你说已经有四个了?多出来的那俩呢?你不是只有妮可和茉茉姐吗?”

    “美琴姐你小心点。”史妮可连忙从背后扑过去,一把抓住虞美琴背后的浴巾结,然后帮她扎紧一些。

    虞美琴是洗完热水澡、醒了酒才过来的,身上裹的浴巾自然比正常的内衣要不可靠,全靠裹紧欧派后撑住。因为没有吊带,所以稍微一松动的话,就彻底走光了。

    “啊?哦,对喔,哪来的四个呢,三个,说错了,是三个。”冯见雄知道自己说漏嘴了,连忙改口,“天音姐也是非我不跟,我也舍不得看她郁郁寡欢,就又渣了一次。”

    谁让冯见雄是个怜香惜玉之人呢。对于那些姿色不俗、跟他交情又好的妹子,如果对方是死了心这辈子只愿意跟他,他还是会出手拯救一下的嘛。

    当然了,如果对方可以有归宿,可以弃坑,他也是乐见其成的,大家做一辈子好朋友就行了。

    打个比方,就像是让他扮演杨过这种角色的话,郭芙他是绝对不会下手的,因为郭芙本来就可以嫁人。

    但要是程英郭襄那种他不收就会郁郁寡欢一辈子的,甚至公孙绿萼这种他不要就会自杀的,那当然是呵呵了。谁让能力越大责任越大呢。

    “少废话,你会口误?说过四个肯定是四个!周天音……也算早有趋势了,算一个,还有个是谁?别敢做不敢认!”虞美琴也没注意到,自己根本没有立场这么问,就这么厚着脸皮逼问了。

    按说,史妮可都比她更有资格问才对。

    但史妮可比较弱气,从来不管冯见雄,再说她早就跟冯见雄说过分手,大家轻松了,更不会去当出头鸟。

    所以,虞美琴发问的时候,史妮可没有阻止,也就乐见其成。

    “真没有了,就三个。”冯见雄咬死了不肯吐露。

    他平素虽然也渣,但好歹是个光明磊落的真小人,从来没干过在女人面前敢做不敢当的事情。可惜这第四个实在是有悖世俗,他不能伤害到女方。还是自己承担下不敢承认的骂名吧。

    虞美琴摇晃着他逼问无果,警惕地看了一眼马和纱。

    马和纱也正竖着耳朵想听八卦呢,看到虞美琴的眼神,连忙摆手:“不是我!”

    回答完这句话,马和纱才觉得真是好羞耻啊。

    虞美琴便放过了马和纱,继续逼问冯见雄:“那难道是理慧?只有她了。怪不得你今天说给她管理入股、让她去欧洲考察两个月呢。总不会是甄姬或者小南姐吧?甄姬也是名门淑女,才认识你一个月,你可别乱来啊!小南姐对你那么仗义,人家都要另找男朋友了,你要是害了她,我可不放过你!”

    虞美琴一边说,一边撩了一下头发,霸气满满,似乎随时准备为姐妹们伸张正义。

    冯见雄也被对方甩起的发丝撩到了鼻子,有些痒痒,连着打了两个喷嚏。

    认识虞美琴那年,她还是一头清爽利落的齐肩短发。

    那时候的虞美琴,眼高于顶,就没见过什么男人能入她法眼,所以从来不注意打扮。做头发也只图自己清爽利索,收拾方便。

    三年半过去了,虞美琴自己都似乎忘了,她已经有三年半没有剪头发,最多只是修修齐。三年半养下来,都快长发及腰了。

    可是对面那个男人居然如此死皮赖脸!

    冯见雄换了一副他认为最为严肃的表情,郑重地说:“我冯见雄一向是敢作敢当。你如果不愿意相信,那也无话可说。这样吧,我确实有过四个女生,但公不公开不仅是我个人的事,也是双方的事。

    并不是所有跟我有过那个的女生,都愿意无怨无悔地公开、并且不以为耻。所以如果对方不希望公开,我有义务保护她,这是一个男人的操守。我相信你能理解——刚才你不也因为被慧姐调侃说和我有染,就深以为耻么?

    我只能和你保证,我绝对没有对慧姐、南姐、甄姬下过毒手。我也很希望她们能尽快找到一个好归宿,就是这样。你不信的话,只能由你了,我需要休息,明天见吧。”

    虞美琴深呼吸了几口,默默离开了房间。

    回到自己的房间后,她一个人埋上枕头,就哇地哭了出来,还丢硬币砸碎了屋里几处玻璃,第二天少不得赔了些钱。

    ……

    “原来小南姐已经在吊男朋友了呀?真是该恭喜她呢。什么时候的事儿呢?”

    虞美琴走后,刚刚听闻到这个八卦的史妮可,立刻兴奋起来。一边温柔地给冯见雄做马杀鸡,一边旁敲侧击地问。

    在史妮可朴素的三观里,雄哥身边那些一起共患难成长起来的美女,毕竟还是越少越好。

    所以,为了八卦,她连赶走马和纱这种正事儿,都被暂时丢在了脑后。

    冯见雄舒服地哼哼:“我也不是很清楚,反正南姐这次是保送去了外校读博吧。她毕竟也是两届冠军队队员,想继续深造的话,有的是名校愿意破格要她。好像年前她就跑了几趟京城,估计是读政法大的博。应该就是那阵子认识了不少名校俊彦、成功青年。”

    “没想到南姐这么仗义。嗯,毕竟是她亲手把茉茉姐推到雄哥床上的。如果最后却回来跟闺蜜抢男人,那就太丢脸了。倒是个爽朗大气的姐姐呢,这种人可以做一辈子好朋友,肯定不会干出出卖姐妹的事情。”史妮可如此想着,竟然有些羡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