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太阳城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109章 火药作坊

    钱宇看着杨真道:“大人,草民所提条件,只是为了更好的工作。(看啦又看手机版m.k6uk.com)不是借机要好处。大人不如先听听。”

    杨真瞪他一眼,却没有说话,显然是默认了。

    钱宇道:“想要我参与督造,首先,制作火药的工匠必须毫无条件的听我指挥。我这可不是给你们要权利,火药制作极其危险,稍不注意就是粉身碎骨,草民尚未娶妻,不想英年早逝。”

    包希仁点点头:“理当如此,不过火药乃国之重器,不容有失,我们必须派人跟在你旁边。放心,此人只会旁观,绝不干扰你做事,而且他还可以保护你的安全。”

    钱宇同意,这本是题中应有之意,不然谁能放心将如此一个重要部门,全权委托一个外人,就算包希仁放心,将来在朝中也会遭弹劾。

    钱宇继续道:“其次,庆丰县因为地势,必是胡人叩关的要冲,所以火药我得拿走一些,留给自己和韵溪村民防身用。放心,这部分无论是数量,还是用途,我都会详细记录,等胡人离开,就把剩下的全部归还。”

    杨真刚要反对,但想起这东西本就是钱宇弄出来的,给他一些也没什么,反而有助于抗胡。不过,他还是警告:“可以,不过它只能用在胡人身上,要让我知道你用来为非作歹,定不轻饶。”

    这不废话吗,别说是我,谁拿来干坏事,都不能饶恕啊!钱宇没好气的翻翻白眼,觉得杨真堂堂一品大员,做起事来实在太小家子气。

    “第三,我可以监督火药制作,但只是帮忙啊,我人依旧是自由的,也就是说,在保证火药不出问题的前提下,我还能兼顾韵溪那边的事。”

    在钱宇看来,这条应该是他们最难接受的,毕竟庆丰县和韵溪村有半天路程,来来回回很容易耽误事。

    没想到包希仁却很直接:“没问题,其实火药作坊还可以搬到韵溪附近,钱小哥不仅能两头兼顾,还能省去回奔波之苦。”

    不仅包希仁,连最不好说话的杨真也没反对。

    见钱宇表情怪异,包希仁苦笑解释:“不瞒钱小哥,昨日那场爆炸之严重,方圆百丈全被波及,庆丰县百姓因此直接死亡者就有二十余人,上百人受伤。

    这些人不仅受伤严重,更是无家可归,如果不是火药太过重要,老夫现在应该忙着帮他们治伤、安家。

    这件事我想了很久,最终认定一个道理,火药的选地必须远离城镇,韵溪村附近地势空旷,还有小哥你坐镇指挥,应该是理想之选。”

    看来火药对这几位来说,不仅是救星,还是个烫手的山芋,稍微出点岔子,就是一大堆麻烦。

    其实真要让钱宇选,他也想离这玩意远点,火药威力虽大,但更加危险,特别是实验前期,要知道诺贝尔那么牛叉的一个人,弟弟也被炸死了。

    钱宇在韵溪村的事业已经起步,想要赚钱,不管是烧砖,还是晒盐,都能给他带来不少收入,为这个冒险并不值。

    哎,算了,走一步算一步吧,大不了小心点,危险的地方能不去就不去。

    事情说完,包希仁便带着钱宇到他们的临时火药作坊查看。

    其实火药作坊就在隔壁,包希仁拉开门,里面有三四十人在不停的忙碌,房间有些昏暗,等他看清楚,才明白原来为了保密,这里所有窗户都用厚厚的牛皮钉死,只有中央放着一根巨大火把照明。

    等等,火把?

    钱宇背上的冷汗唰唰唰的往外流,在火药作坊用火把照明?这和发现家里燃气漏了,抽根烟冷静一下有什么区别?

    啊啊啊!!!找死也不是这么找的吧?

    顾不得包希仁介绍,钱宇直接大吼一声:“停,都给老子停下来,全都别动,此地现在是谁负责?站出来!”

    这些人像看傻子似的看向钱宇,他们都是一品带刀侍卫的编外人员,虽比不上真正的一品带刀侍卫位高权重,却不是一般人惹得起的。

    这次被柳诗君强行拉来干活,已经够郁闷了,现在又被一个小家伙呵斥,这张脸都不知往哪搁。

    所有人都瞅向角落里一个大汉,大汉正用一块大磨盘粉碎硝石,钱宇出声的第一时间,他就停下手中的活。

    慢慢站起身,大汉眼神全是轻蔑:“我是江峰,这里的管事,刚才是你在大喊大叫?”

    此人个头极高,用后世的计量方法足对有一米九,而且身体极其雄壮,满身腱子肉从衣服里透出来,给人一种霸气十足的味道。

    见老大说话,其余人员纷纷露出幸灾乐祸的神色,众所周知,江老大的脾气可不怎么好。

    如果以前,钱宇还可能被此人的强健体魄吓住,但认识大熊后就不算啥了,比起江峰,大熊更像超级赛亚人:“对,是我。怎么,不服?告诉你,老子专治各种不服!”

    一边说,他还一边轻蔑的拍拍江峰碗口粗的胳膊:“别以为长得五大三粗,有把子力气就了不起,不知道动脑子,就算你力能开山又有什么用?还不是一辈子受苦受累?”

    江老大脑子不好?一群属下脸上表情极其古怪。不过也不能怪钱宇,任谁看到这样一个大块头,都会联想到四肢发达头脑简单。

    可老大真不是这样的啊,他四肢发达,头脑更发达,不然柳大人也不会将督造火药的事交给他。

    江峰气的差点笑起来:“好,我长这么大,你是第一个说我没脑子的,今天要不给江某说出个子丑寅卯,哼哼……”

    “哟呵,还不服气?”钱宇一脸看二傻子的表情,“行,我就让你明白自己是怎么死的。我先问你,这个作坊是谁督建的?”

    江峰却不说话,只是一脸冷笑的看着钱宇,仿佛和他说话会脏了自己的嘴。

    一旁一个年轻人见机开口:“还能是谁?当然是我们江大人,自从北边那个作坊出事后,江大人不眠不休,四十个兄弟只用三天两夜,就将这里建成了。”

    江峰依旧不说话,但脸上的傲然还是告诉众人他的能力。

    钱宇随意打量四周,不屑道:“这么简陋的东西,竟然用了三天,你们是干一天歇半天吗?”

    “你……”这次不仅江峰,所有人都愤怒的盯着钱宇,这间作坊是他们一起努力完成的,一直是他们的骄傲,现在却被质疑,任谁都忍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