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太阳城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一百一十五章 绝望与希望(3)

    这时,魔法影像已经启动,乔治投出一张图片:“让我们先从一切的源头说起。(看啦又看♀手机版m.k6uk.com)还记得斯内尔港小巷的那个午后吗?我们最初遇到的时候。”

    怎么会不记得,正是从那以后,达克的人生轨迹悄悄地改变了。

    图片上,受了重伤的罗伊斯正吃惊地大张着嘴巴,被岩石傀儡吞下肚,泡在绿色的液体中。

    达克道:“记得。这是你创造的用史莱姆来治疗的完美治疗方法,只是治完了会‘掉级。’这跟伊莎贝拉有什么关系?”

    “别急。让我们慢慢接近真相——那次事件之后,我对罗伊斯进行了跟踪观察,收集了很多他的数据。我发现,他的战斗能力虽然下降了,但战斗意志、战斗经验和战场直觉没有受到丝毫影响。”

    “你的意思是,掉级仅仅是身体素质方面?”

    “不错,或许你会担心,如果身体素质下降了,即使知道怎么使用技能,也只能是心有余力而不足,对不对?”

    “那是当然的吧。用一个极端的例子来反证,如果一个人有剑神的经验和技能,却有一具婴儿的身体,那还能叫剑神吗?”

    “对,所以一般的炼金术师到了这一步就走进死胡同了,但我们不。”

    “怎么说?”

    “给他换一具剑神的躯体,不就没问题了?”

    “说的轻巧。”

    乔治投出第二张图片:“这不难。法鲁格地下图书馆,你一定记忆犹新吧?那里面,有一只很特别的脑子。”

    图片上,一只插满了金属探针与导线的、浸泡在液体中的大脑静静的悬浮在巨大的玻璃皿中。

    达克记得,这是法鲁格的邪恶研究,用史莱姆跟人类大脑融合,然后,把人类大脑的指令传输给发射器,以此来控制强大的岩甲史莱姆。让它兼有人类的智慧和岩甲史莱姆原本强大的战斗力。

    达克面色凝重:“是的,当初那只强悍得不像话的岩甲史莱姆差点把我们干掉,我们是靠作弊取胜的。”

    乔治拖过一只凳子坐下,也推给达克一只,达克默默地坐下。

    达克觉得,自己正在一步步走近地狱的大门。

    乔治双肘撑在桌上,十指交叉架在鼻梁下面,遮住嘴巴:“人脑和史莱姆身体毕竟不匹配,所以绝对不可能发挥全部潜能——无论是脑,还是史莱姆身体。你想过没有,如果,操纵的是自己的身体呢?”

    达克失笑:“你这研究是越做越回去了,我们现在不就是自己的脑操纵自己的身体……等等!你的意思是……”

    “对,把脑和身体分离开,把身体改造成无敌的傀儡——战无不胜。”

    “只要大脑不被摧毁,身体可以一千一万次复生。有点像传说中巫妖的命匣啊。但是,大脑如果不在身体上,又怎么能控制得了身体呢?”

    “很简单,身体上还有一个作为信号处理器和接收器的脑,我把它称为‘次脑’;真正的大脑,下达指令的大脑称为‘主脑’。这样就解决了。”

    达克笑道:“漏洞很大啊,只要张开魔能屏障,屏蔽所有魔能波动,大脑信号传导被阻断,这无敌的傀儡不就完蛋了吗?”

    乔治平静道:“那么,这一招,除了下过法鲁格图书馆的人,还有谁知道呢?”

    “嗯,这倒也是,接着说。”

    “这样做的好处是,所有伤害都只会作用于傀儡。魔能反噬、精神力透支这些法系职业最害怕的事,不会对主脑造成任何威胁。”

    “听上去你发明了一种疯狂的、完美的杀戮机器。”

    乔治没接这个茬,自顾道:“其实,残酷天使也是一种傀儡。”

    达克石化了。

    一瞬间,他觉得自己的灵魂被从躯壳里剥离开来,整个人都空了。

    残酷天使……是傀儡……

    伊莎贝拉,与残酷天使是一体的……

    乔治取出了她的脑,为她创造了一具无敌的身体。

    刚刚我抱过的,那具还有着与人类女孩子一模一样躯体的身体,只是一个信号接收器的容器!

    “或许,她不再是寻常意义上的人类呢?”

    乔治刚才的笑语,分明是恶魔的狞笑!

    原来如此。

    怪不得,你们一再说改造了残酷天使。

    怪不得,你们不担心她精神力透支而死。

    乔治继续微笑:“这是个巨大的成功,但是还有很多工作要做,她仍然处于实验阶段。”

    他没注意到达克额上暴突的青筋。

    “她是完全自愿的,又有操作残酷天使的经验,所以跟残酷天使的契合度非常高。或许不具备代表性,下一步实验应该尝试让新手参与。”

    原来如此。

    你这个罪无可赦的混蛋,利用了女孩愿意自我牺牲的心理,把她高尚的献身,变成了实现你野心的工具,变成了你摧毁伦-理道德的工具!

    “你这个……你这个……”

    乔治有些吃惊地抬起头来。

    一只巨大的拳头呼啸而来。

    “魔鬼!”

    乔治猝不及防,魔能护盾只张开一半,把拳头迟滞了一下,尽管如此,他还是被一拳轰得倒飞出去,重重地撞在墙上。

    他的半边脸像吹气球一样肿了起来。

    乔治怒吼:“你疯了?”

    达克咆哮:“疯了的是你!”

    他两步绕过魔能护盾,一把揪住乔治衣领,把他从地上拖起来,一拳打中他面门。

    拳头落下,鲜血飞溅,还伴随着鼻梁粉碎的咔嚓声。

    达克一脚把乔治踹飞,猛地转身,把桌子高举过头,朝另一侧墙角狠狠砸过去:“我让你幻象!”

    桌子在半空中停住,然后被强大的力量撕成木屑。

    被打断鼻梁骨的乔治扭曲了,然后消失不见。真正的乔治从墙边显现出身形:“达克,我理解你的心情,但事情不是你想象的那样,再来我还手了!”

    达克两只眼睛通红通红的,像是两洼燃烧的血池:“你毁了她,毁了她,我要宰了你,宰了你!”

    乔治也怒了:“给你惯出毛病来了,你还真以为自己是个英雄?找死!”

    就在两人要开始大战一番的时候,门口突然传来一个十分虚弱的女孩子的声音:“你们,在干什么?”

    背对门口的达克第二次石化了。

    这个声音,这个声音,这个声音是!

    最先恢复功能的是下颔。

    “拉……拉……拉……”

    他的脖子机械地扭动着,把脑袋转向门口。

    他看到了那魂牵梦绕的绛紫色长发和闪耀的小十字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