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太阳城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四章又遇见你

    万历四十七年四月二十九日,晴。(手机阅读请访问m.k6uk.com)

    早上,李进忠带着李朝钦进来了。行礼以后,李朝钦呈上条陈。朱啸启打开仔细看起来,开头一段骈四俪六,看得半懂不懂,勉强知道是拍马屁的意思。后面分组倒是按自己所说,三个老人每人带九个人成一组。然后奖励部分就有点意思了。最先制造出燧发火铳的组奖励五两银子,射程提高十步奖一两银子,击中比率提高一成,一刻时间内填装次数增加一次,减少一个零件都是奖五钱银子。这样的奖励力度,工匠能努力工作才是见了鬼,十个人几个月才有可能分一两或是五钱银子,每个人能有多少。

    “李都监,孤说两点,首先,分组时要选用心事机灵的小伙子,不要选太木讷而作事认真的,老工匠就叫做组长吧。然后是奖励太少。最先造出燧发火铳的奖五十两,其它的都奖十两,炮的改进方案你再仔细想想,比拟火铳,重新上个条陈。至于你,三个月内,造出了可用的燧发火铳,奖你一百两,每提前一天,多奖一两。注意哟,是可用的火铳,要比火绳枪好用的火铳,不是只有点火装置。三个月如果还不行,那我就只好另请高明了。”

    李朝钦连连点头,发誓一定在三个月内造出太孙殿下需要的火铳。然后信心满满地回兵仗局去督促了。

    吃过早饭,李选侍难得地来见朱啸启。这是一个面目姣好,姿色秀丽的女人。大约二十五六岁的样子。她先问客氏:“太孙晚上还做噩梦吗?”

    “回选侍,老天保佑,太孙殿下已经有六天没有再做噩梦了。”

    “那就好!天不假年,姐姐去得早,我要伺候太子,没有多少时间照顾他,辛苦你了。”

    “照顾太孙是奴婢的本分,当不得谢字。奴婢照顾太孙十多年,惟愿他无病无灾,平日里是不敢懈怠的。”

    然后她又问了朱啸启这些日子的情况,听说每次出去都是李进忠跟着的,就道:“李进忠一向跟着姐姐,忠心是没得说的。人又精干知事,确实是个好伴当,以后就专门跟着哥儿吧。李进忠,你跟着哥儿,须得护着哥儿周全,哥儿如是掉了一根头发,我可要唯你是问的。”

    李进忠跪下谢恩:“小的跟着太孙殿下,便是自己丢了这条命,也不敢让殿下受一点点惊吓,敬请选侍放心。”

    正说着话,门口出现了一个粉妆玉琢的小人儿,大约七八岁的样子,梳着双丫角,两只忽闪的大眼睛,怯怯地看着朱啸启。小声地哼着:“哥哥,你不理媞媞了吗?”

    这是李选侍的女儿朱徽媞,平时和朱由校的关系很好,经常在一起玩的。朱啸启还是第一次见到她。只是第一眼,她就已经征服了朱啸启,因为她的模样,象极了他的妹妹朱骤琴。还有那副怯怯的看人的神态,也是一模一样。只不过妹妹的柔弱姿态那都是假装的,总是在“哥哥,你不喜欢琴琴了吗?”后面跟着“哥哥,我要吃雪糕,你不买我就告诉大哥你欺负我。”“哥哥,我要你背着琴琴去买雪糕。”立即变身超级魔女,折磨得他哭笑不得,却也乐在其中。

    朱啸启从回忆中醒过神来,立刻露出笑脸,走上前去牵着她的手,“哥哥怎么会不理媞媞呢!哥哥这些天事有些多,没有和媞媞玩。今天哥哥带媞媞去外面玩好不好?”。

    小丫头听到要到外面玩,明亮的大眼睛睁得更大了。“真的,哥哥要带媞媞去外面玩吗?”外面两字咬得格外重。然后转头看着她的母亲。李选侍笑了笑:“哥儿带媞媞去玩也好,天天关在宫里,她也是闷得无聊。媞媞在外面要听话呀,不然下次就不让你跟哥哥出去玩了。”小丫头点头如捣蒜,脸上笑开了花。

    因为要带小家伙出去玩,所以除了李进忠,还带了春桃和春梅两个宫女,小李和小邓两个小太监。一行七人出了宫,依然是来到棋盘街。首先扫荡的是街边的小吃,什么芝麻酥糖,杏干,炸糕,焦圈,糖火烧……小丫头是看到一样要一样,小小的身子,却有吃货的潜质。朱啸启怕她吃多了不好,每样都只让她吃一个,如果觉得好吃的就买上一些带上回去吃。就算是这样,也尝吃了二三十种。

    小家伙这才满足地拍了拍微微鼓起的小肚子道:“真好吃呀!哥哥我们天天都来吃好不好?”刚说完就知道说错话了,连忙低下头道:“是媞媞不好,哥哥是有正经事的,媞媞错了。”可怜的样子让朱啸启一阵心痛,连忙说道:“天天都吃这么多是不行的,娘娘会说你的。对身体也会不好。不过你喜欢吃的东西,我每次出来都给你带一些回去,好不好?”

    小丫头大喜,又道:“只是每次都这样,会麻烦哥哥的吧!还是不要了吧。”边说边偷看朱啸启,朱啸启看在眼里,暗暗好笑。拍着胸脯保证说没有事,不麻烦,只要自己出来有时间,一定给她带几样最喜欢的东西。小丫头眉开眼笑:“我就知道哥哥最喜欢媞媞了,哥哥对媞媞最好了。”

    小家伙吃饱喝足了,想起要买一个香囊,于是众人带着大包小包,一起来到一个荷包店。一进门,冤家路窄,上次丢香囊的姑娘正好带着丫环在看丝线。朱啸启心里哀叹,连忙低头看地上,似乎想找几个蚂蚁玩玩。小丫头却直接上前,羡慕地对那姑娘说:“姐姐,你长得真漂亮!你的这个香囊也好漂亮哟!”原来那姑娘在用自己的香囊比对丝线。正是上次掉在朱啸启面前的那个绣有嫣字的香囊。

    那姑娘看到朱徽媞,心里先赞了一声,好一个美丽的瓷娃娃:“妹妹才是真的漂亮呢。我的这个香囊弄坏了,想重新再做一个呢。”眼睛扫过李进忠时已经认出他来了,然后看到了正在想如何在地上变出蚂蚁来的朱啸启。看到这个罪魁祸首,姑娘脸色虽未变,但眼色却已变了。哼了一声,哼声中的寒冷之意,让朱啸启心中一颤。

    无奈之下,朱啸启只好站直身子,对着那姑娘深深一揖,躬着身子道:“那日是小子太过孟浪,今日在这里给小娘子赔礼了。还请小娘子饶恕则个。”这话不过是那天对她哥哥说过的话的翻版,但他深深作揖,又是男子直接对女子道歉,在这世上可以说已经是很难得的了。那姑娘见他如此,心里倒是过意不去,急忙施了一礼说:“不知者不罪,是宝珠太过了,当不得兄长如此大礼。”小丫头被搞得莫名其妙,说道:“姐姐你和我哥哥拜来拜去干什么呀?”这句话把那宝珠弄了个大红脸。又胡乱施了一礼,丝线也不选了,带着丫环象逃一样地出去了。

    小丫头询问的眼神让朱啸启很不自在,只好胡乱找个理由搪塞过去。于是她的注意力很快就转向了香囊,大家挑选了一会,总算选了一个让小丫头满意的香囊。戴在身上后,大家就出门而去。

    门口不远,又见到了那个宝珠。不过她不是在等他们出来,是一个头戴软巾,腰系垂带,身着襕衫的书生拦住了她。书生正在对她说:“小娘子天生丽质,小生想吟诗一首,以表思慕之情。小娘子听好了。”小丫环冲上去,小手连摆:“不听不听,你个浪荡子,离我家小姐远点。”那书生一把将丫环推开,丫环踉跄后退,差点摔倒在地。

    朱啸启不由心里狂叫:“特么的真的是太阳底下没有新鲜事,这样刷声望的机会实在是太适合了。”于是上前两步,一脚向书生的腿踢去,口中义正辞严地大叫:“你这个淫贼,竟然在光天化日之下调戏良家妇女,还有王法吗!”

    他不是李进忠,踢倒是踢到了书生的腿,但却把自己的脚震得生痛,那个书生只是晃了两下,没倒,回过神来,一脚回踢过来。朱啸启大叫不妙,装13不成反被虐,闪躲不及,眼看就要出丑。书生的脚却碰上了另一只脚,那是李进忠的脚。

    书生嚎叫一声,倒在地上。抱住腿哭道:“啊啊啊啊,我的腿断了。”李进忠心急护主之下,出手极重,但也不致于到踢到脚震断腿的地步,所以也不担心,只是护在朱啸启身前。旁边两个家丁见主子受辱,一起冲了上来,小李和小邓接住他们,打在一起。宝珠行到朱啸启前,盈盈一礼:“多谢兄长相助,宝珠在此有礼了。”朱啸启化身谦谦君子,回礼道:“我最见不得这等轻浮儿,正好遇到,出手相助当然是义不容辞的。”丫环乜了他一眼,心想说得好象你不是轻浮儿似的。不过确实是朱啸启帮了她们,所以她也施礼致谢。

    李进忠见两个小太监收拾不了家丁,上前一人一脚,将两个家丁踢成了滚地葫芦,再退到朱啸启身边。书生可能脚没那么痛了,骂道:“你敢踢我,你知道我爷爷是谁吗?”朱啸启闻言不由冷笑,在这个世界上比爷爷,他倒是不相信谁能比得过自己。

    这时,长衫青年正好赶到,看到朱啸启和妹妹在一起,大怒:“又是你这小子,今天可不放过你了。”冲上来就是一拳,李进忠一搭手,架住拳头,然后用力往前一送,长衫连退三步,才稳住身形。

    宝珠连忙上前,拉住他的衣服,小声解释了一番,长衫才明白这次朱啸启倒是冤枉的了。于是向李进忠施礼道:“在下张诚,方才莽撞了,还请阁下大人不计小人过。张诚在此谢过对小妹的照顾。”李进忠连忙还礼,朱啸启终于扳回一城,得意洋洋地说道:“举手之劳,何足挂齿。这是我们应该做的。”因为妹妹说是这小子先动手帮忙的,所以张诚虽然心里腻歪他,还是对他拱手致谢。宝珠听他说得怪怪的,不觉展颜一笑。朱啸启看着那明媚有如春光的笑容,眼睛都直了,心里大叫:“她笑了,她笑了,这小娘子实在是太美了。”

    这时只听到了一声明显听得出来是装出来的咳嗽,接着是朱徽媞促狭的声音:“哥哥,小心眼珠子掉出来哟。”朱啸启也咳嗽一声,瞪了小丫头一眼。这时,书生恰到好处地讲话化解了尴尬:“我爷爷是定国公,你们敢打我,等着倒霉吧。”朱啸启正义凛然:“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你是定国公孙子怎么了。”书生鄙视地看着朱啸启:“小子,你嘴巴厉害有什么用,你等着,很快就知道厉害了。”李进忠微微一笑:“下次倒要问问徐希是怎么管教后辈的,竟然当街做出有伤风化的事来。”书生呆住了,敢当街叫他爷爷的名字的人,他当然知道自己惹不起。再看小李小邓的样子,于是腿也不敢再痛了,带着手下灰溜溜地走了,连狠话也不敢再放。

    朱啸启对张诚施礼道:“小子朱啸启,顺天府人氏,一向在家中闭门读书,近来和家仆出门历练世事,开开眼界。”暗中又为上次的失态解释了一次。小丫头看了哥哥一眼,眼睛闪了闪,没有做声。张诚没奈何,别人一再道歉,并两次帮助妹妹,虽然这少年有些不稳重。但年纪尚小,也就只好做罢。再次致谢以后带妹妹离开。

    等他们一走,小丫头不干了:“哥哥你骗人。你又不叫朱啸启。”

    “不是骗人,哥哥的名字有些人知道呀,说出来不大好。所以就重新取了个名字,这样在外面方便点。”

    “那我也要个新名字,在外面方便点呀”。小丫头立刻打蛇随棍上。

    朱啸启想了一下,笑道:“那好,你就叫朱骤琴吧。”把前世妹妹的名字安在现世妹妹身上,好象不大靠谱,但他就是喜欢,喜欢这个妹妹就象喜欢那个妹妹一样。

    “好呀好呀,我以后就叫朱骤琴了。哥哥有箫我有琴,人家一听就知道我们是一家人了。”得了新名字的小丫头兴奋不已,迫不及待要回去显摆,于是大家再逛了一会儿后就打道回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