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太阳城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七章朱徐再会

    万历四十七年六月初四,天空万里无云。(看啦又看♀手机版m.k6uk.com)

    朱啸启带着李进忠,周遇吉,张千方并二十个护卫一行二十四人向通州出发。李进忠驾车,护卫都骑着马,十个在前面开路,十个跟在车后,周张二人分别在车的两侧保护。只坐了一会儿,朱啸启就吃够了苦头。马车坐着颠得太厉害,他坐的是两轮马车,虽然拉货两轮马车不比四轮马车差,但在舒适性上确实大大不如,于是向周遇吉提出要骑马。

    周遇吉马术极好,一行人反正带有多余的马,于是周遇吉选了一匹最温驯的马,再告诉朱啸启一些基本的控制方法,朱啸启战战兢兢地骑上了马,按照周遇吉教的办法控制马向前走。慢慢地他适应了马,马也慢慢地适应了他,整个马队以龟速慢慢前进,京师到通州短短几十里路,用了一个多时辰,而朱啸启在这一个多时辰基本学会了骑马。这让李进忠和张千方又拍了大量的马屁,“殿下英明神武”说得朱啸启都差点相信了。不过自知英明神武算不上,但至少接受能力还是要算不错的。

    徐光启带着手下在军营门口迎接太孙殿下一行,大家行礼过后,拥着朱啸启一起进了军营。军营里面正在操练,只见士兵精神昂扬,步履矫健,动作铿锵有力,喊声惊天动地。让人忍不住赞叹一声:“真威武雄壮之士也!”可是看他们身上,只有少半人着布棉甲,只有半数人手里拿着长矛,其它人拿的是木棒。他疑惑地看向徐光启,徐光启低下头:“上次回京师,去兵部和户部催要军饷和器械,结果饷倒是发了七成,但兵甲却无法供应,上月的饷都只有五成。”

    要朱由校拿出几十上百两银子出来赏人,那倒不是难事,因为他有常例,母亲也给他留下了一些钱,再不够也可以找李选侍要。但是拿钱出来帮徐光启,一来他没有那个能力,二来他只是个太孙,有能力也不敢,于是只能摇头叹息。想着只有一年了,到时候自己当了皇帝,再来整顿这旧山河吧。

    众人进了屋,待卫奉上茶后,朱啸启挥挥手,李进忠带着护卫和周张二人退了出去。徐光启见状,也让手下退出。朱啸启开口道:“徐大人如此急迫练兵,可是因为萨尔浒之事?”

    去年,也就是万历四十六年,努尔哈赤以所谓的“七大恨”起兵,带着后金军袭占抚顺、清河,万历帝以兵部左侍郎杨镐为辽东经略,主持辽东防务。并决定出兵辽东,大举进攻后金。于万历四十七年也就是今年二月以十一万兵力分四路进军,三月初一与后金兵交战,被各个击破,到三月初五,四路兵共损失五万余人,战死将领三百余人包括两路主将,丧失骡马三万余匹,损失枪炮火铳两万余支,此战使得大明与后金战略形势发生了变化。后世认为,明亡清兴,此战意义极其重大。

    徐光启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建奴虐我边民,攻我边城,凡我国人,当思灭此大逆。光启因而多次上疏请求练兵,今上圣明,准许臣于通州训练新兵。然臣下所思新兵,应以火器为主,辅以刀枪。而今连刀枪都不得齐全,遑论火器。”

    “神机营不是有火铳吗?为何兵部不拨给你火铳?”

    “兵部认为火铳给辽东都不够,如何会拨给我们这所练新军呢?”

    朱啸启爱莫能助,于是转移话题:“不知徐大人是否听说过不用火绳的火铳?”

    “听倒是听说过有种自生火铳,是不用火绳的。只是还没有见过,我已经要人去澳门询问去了。不知殿下从何处得知?”

    “你派人到澳门去问谁?佛郎机人吗?他们会告诉你吗?”压抑住炫耀的,朱啸启好奇地问道。

    “下官于万历三十一年受洗加入了天主教会,所以有些外国教友,常常一起习讨泰西之学。如有疑难,常会致信求教。”

    和澳门的葡萄牙人都有勾结,哦,是有联系。这是好事呀。自己正担心科技树的事,竟然听到这样的好消息,真正是天助我也!朱啸启心中暗喜。于是缓缓道:“至于自生火铳之事,孤倒是知道一些,不用火绳,以钢铁击打燧石点燃火药,即为自生火铳,我们称之为燧发火铳。兵仗局工匠已经制作出了打火装置,现在正在改进,提高打火率。昨日来报,打火成功率已经达到百分之三十二了。”

    徐光启目瞪口呆,满脸不信的样子严重打击了朱啸启,他不满地说:“徐大人如是不信,明日孤叫人送来给你看。”徐光启回过神来,连忙解释:“殿下恕罪!非是下官不信,而是乍听到这样的好消息,心中激荡,不能自已。”他一生浸淫于此道,只听朱啸启一说原理,立刻明白不是信口开河,而是言之成理。只是奇怪殿下小小年纪,不但关心农事,而且关心兵事,且不是空言关心,而是言之有物。难道大明要出一个圣君了吗?

    “殿下天纵之才,幼冲之龄即有不测之智,且天性仁厚。臣在此为皇上贺,为大明贺!”看来明朝的科学家拍马屁也是有一套的呀,朱啸启得意地想。

    “知其然,亦应知其所以然,然后方可触类旁通。徐大人学究天人,当知此理。如能得徐大人指点,则可收事半功倍之效,今日便是来请大人指点的。”

    “不敢当殿下谬赞。殿下才是天生睿智之人,下官指点是谈不上的,不过一起参详,倒是可以为殿下效力一二。下官有一学生,名孙元化,于火器之事,有一得之愚。与臣在此练兵,不得尽展其才,当可为殿下所用。”

    朱啸启现在没有资格也没有办法用徐光启,这个孙元化能得徐光启推荐,又是他的学生,应该是不差的。用理论指导实践,才是科学道理。他现在只有一些粗浅的后世知识,虽然是远远领先于这个世代的,但是要变成实物,还是要靠这个世代的聪明人才行。

    “既然能得徐大人青眼,孤相信从孙先生处当可获益良多。大人既与西人相熟,可否助孤找得几样事物。”

    “谢过殿下的提携!不知殿下要何物事,下官当尽力寻求。”

    “我朝之币制混乱,铸币之法老旧,银子使用多有不便。听闻泰西有造币之机械,谓之为造币机,另有一种叫做车床或者别的名字的东西,亦可做造币及制物之用。大人可询问友人,可否运来我朝,或是持其制法并通晓制法使用之人来我朝建造之。”他也不知道造金币的机器叫什么名字,但想来叫造币机应该没有什么问题,至于车床,也不知道现在有没有,但只要能用来做东西,就应该有用。

    “据闻西人有远望之镜,可视远物如眼前。如能将制造之法传于我朝,当不吝厚赏。”望远镜现在应该有了吧,这东西应该在军事上有作用,说不定还可用在天文研究上。

    “殿下所说,下官前所未闻。但有此等物事,当尽力献于殿下。”

    “另外我朝计时之法,虽然简便易用,但准确度不高,泰西之钟表虽然已传入我朝,但孤欲得大量制造之法,还请徐卿留意。”

    “西人之火炮,有重逾千斤者,炮弹所及可达一里甚至里半,澳门即有,日后可多购买此炮,及造炮操炮之人。西人所求,金银之外,不过传教之事。你可告之西人,皇长孙不仅对其实学,对其传教之事,亦多有兴趣。”红夷大炮他倒是听说过,从名字就知道是外国人造的东西,澳门应该会有吧。西方人好象很喜欢传教,用这个诱惑说不定会有效哟。

    徐光启大喜过望,当时的西方传教士为了传教,翻译科技书箱,修订历书,想要在中国扩大影响,如果现在皇太孙对他们的传教事业有兴趣,那只怕都会乐得找不到北。未来的太子,未来的皇帝都支持他们的话,那传教不要太简单哟。象万历四十四年的南京教案也永远不会再出现了。皇太孙要他这样告诉传教士,那叫他们做什么,只怕他们会抢着去做,找到殿下要的东西应该是指日可待的了。

    又具体商量了一些细节问题后,徐光启把孙元化叫了进来。孙元化三十多岁,浓眉大眼,是个举人。跟着徐光启学习火器和数学知识。历史上曾任登莱巡抚,因为孔有德的叛乱而被朝廷处死。现在徐光启将他直接推荐给皇太孙,彻底改变了他的命运,当然,朱啸启从来没听过他的名字。

    朱啸启志得意满,差点忘记了正事。还是李进忠提醒,才想起询问马铃薯的事。徐光启告诉他,派去的人还没有回来。一旦回来,会立刻送到太孙殿下处,请他不要担心。于是,多了一个人的队伍就施施然地回到了京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