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太阳城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九章 练新军(一)

    魏忠贤和孙传庭一起退出,出了门口魏忠贤道:“孙钦差辛苦了,关于京营的事要怎么做,还要请钦差示下。(m.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孙传庭吓了一跳,以为自己得罪了他,但看他样子又不象呀?连忙行礼道:“厂督言重了,都是为陛下效劳,不敢道辛苦,倒是厂督既要提督东厂,又要照顾皇上,才是真的辛苦。”

    魏忠贤笑得眉毛都跳了起来:“本督是皇上家奴,忠心皇上那是本分。请钦差和本督一起来详细说说吧。”心想,这人不错,以后可以好好交往。于是权阉和屠夫的第一次合作在谈笑风生中开始了。

    五天后,各处退回京营兵卒共三万三千人。魏忠贤共抓了五个大太监,王涛以下共二十三个将领打入大牢,要他们将历年贪污的空饷全部交出来,公候倒是没有抓,但是他把张有功,张有德,张有业给阉了。孙传庭和鲁钦将所有兵将筛选一遍,不合格的老弱全部给清退出去,共得到青壮两万三千人,可见各处私用的大都是青壮兵卒。

    二人将结果报告上去,朱由校问道:“为什么要将三个张家的人阉掉?”魏忠贤想,不是皇上自己说的要让他们变成张没有呀,难道自己理解错了?于是答道:“这三个人目无军纪,自由散漫之极,不如此严惩,不足以警示后面的人呀。”

    “哦,那这次就算了,以后不准随便行腐刑。那清退的老弱每个给了多少钱呀?”

    孙传庭回答:“宣皇上厚恩,每人二两银子。”

    朱由校笑了:“二两银子还是厚恩?这些人辛苦多年,二两银子就打发了,不显得朕太薄情了吗!传朕旨意,从军官缴还的军饷中拿钱,每人二十两,要广为宣传,发到每一个军士手中,东厂给我监督,如果有人伸手,就断了他的手。”

    “至于选出来的青壮两万三千人,就由鲁游击和周把总先领着,对了,鲁钦升为参将,周遇吉升为游击,先给朕淘汰掉一部分油滑的,身体素质不合要求的,然后再来练兵。”

    “陛下,臣刚升为参将,只怕不能带如此多的兵将,请陛下另择贤能,微臣愿协助练兵。”

    鲁钦才由游击升参将,要他带这么多兵,确实难以让人听命,那要找谁呢?又要有能力又要值得信任,这个人不好找,想了一想,却想起了两个人。

    “传旨,驸马都尉之子杨光夔着升为京营提督,总理京营练兵事宜,杨光皋,鲁钦为京营协理,周遇吉为军法协理,共同协助提督练兵。”

    将杨光夔兄弟俩传了进来,吩咐道:“你们只是练兵,按照《纪效新书》练兵是没有问题的,杨光皋你协助的是军纪方面,首先要让兵卒都能背会并理解军纪,然后还要让他们明白,他们是为什么而战。这些《纪效新书》中都有详细记载,先照着里面的做吧。鲁钦你协助的是军队战力方面,你们现在让士兵先都只练短枪,就是原来的神机营也只练短枪,朕已经让兵仗局准备好了,至于枪法朕有一个手下很精通,他会成为军营教官。如果他告诉你们兵卒短枪都练得差不多了,那就再练火铳,每个人都要练好两种武器。周遇吉你负责制定操典条例,每个人应该如何做,如何行军,如何操练,遇到问题如何应对,包括如何吃饭,上茅房,都要有操典可依,这事很重要,你一定要用心。朕会在一段时间后来检阅,希望你们不会让朕失望。”

    四人一起拜倒,朱由校叫来晦明:“大师说过你的枪法只适合于战阵,朕任命大师为京营总教头,只需要教授枪中刺法,其它不用。并请大师去信少林寺中,邀请寺中精于技击的大师来京营同为教官。”

    晦明合手行礼,回去修书召人。然后随杨提督一起来到了军营。

    至于孙传庭的安排,《大明劫》里面的故事好象是发生在陕西,李自成他们好象也是在陕西举事的,这个地方需要好好注意下,朱由校又问了徐光启,知道陕西最穷的地方是延安府。于是皇帝下旨:孙传庭升任延安府知府。因为孙传庭当过钦差,且任过兵部员外郎,所以这个任命倒是没有任何问题。

    孙传庭辞陛时,朱由校对他面授机宜:“孙卿,这次派你去陕西,主要任务是清理军屯,推广高产作物,你在三年之内如果能让延安府各地都种上红薯和马铃薯,那陕西各地的粮食问题就解决了,朕不管你用什么方法,总之要得到可用之兵,并能产出供应军队的粮食。朕会要司苑局给你配上一些老农,还有司苑局的栽种资料。一个人不可能什么都懂,所以你要用好这些人和东西,给他们便利条件,不要干涉他们的具体事务,朕期待一个富足的延安府,更期待一个富足的陕西,希望孙卿不会让朕失望。”

    这话孙传庭当然听得懂,他跪在地上,向皇帝保证会在三年内将延安府变成陕西最富足的府治,以报皇上重恩。

    朱由校让王体乾带孙传庭去司苑局挑选带去的技术人员。孙传庭仔细看了司苑局的规章条例和红薯马铃薯的具体产量后,让王体乾帮忙挑选了一些老农,还要求将制定规章的小太监也要挑几个,老农倒是没有问题,但太监的事王体乾不能作主,又回来请示皇帝。

    朱由校听了笑道:“看来这个孙传庭倒是个做实事的人,这样朕就放心了,你就挑几个小太监,以监察的名义驻在延安府吧,要孙传庭另派人仔细学习好后再送回来。你派人去做吧,朕还有事找你。”

    朱由校拿起桌上的奏章又叹了口气,这是徐光启的奏章,他倒是很有分寸,要他推荐人才,只推荐了李之藻和杨廷筠两个,而这两个人是全才,唯有不通军事。人才难得呀,特别是军事人才,总不能老是让文官带兵,这样自己想要改变文贵武贱的局面就不容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