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太阳城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十章 练新军(二)

    对于军队来说,士兵还是要有一定的文化知识才好,特别是军官,不然地图看不懂,上级的命令不能领会,到时可就会闹出大问题了,不过现在军队中识字的人都少。(m.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他又叹了口气,对王体乾道:“内书堂里识字的太监给朕找两百个,然后分到京营中去,教那些士兵认字。不要学那些复杂的文章呀什么的,只需要简单地知道常用的一些字就行了,三个月内,至少要认到一百个字,这个有难度吗?”

    王体乾想,三个月认一百个字,大概相当于一天认一个字,蠢猪才学不会吧。于是信心满满地说:“圣上,绝对没有难度。”

    几天后,锦衣卫的材料又有了变化,张嫣似乎心情平复一些了,常常和小倩窃窃私语,朱由校指示加强监视。

    今天无事可作,于是叫人去兵仗局拿些新式燧发枪,又让魏忠贤喊来王体乾一起来到京营。一到门口,杨光夔带人跪在门前迎接。等他们起来后,朱由校道:“朕早就有一个想法,军中不可行跪礼,先在京营中试行,然后推行至全国,你们觉得如何?”

    众人都是武将,即使见到低级的文官都要行跪拜礼,皇上如此说,他们当然是愿意的。鲁钦和周遇吉原来就听他说过,现在见终于可以实现,心里也是分外激动。

    众人来到大堂,朱由校演示了一遍翻手礼,前世他就喜欢看港剧,对里面出现的翻手礼很是喜欢。

    “就是这个样子,下级见上级是这个样子,平级也是一样,周遇吉,你先搞一个军礼条例,然后下发全军,下次朕来的时候,全部行军礼,不准跪拜。”

    众人又是一起下跪:“谨遵皇上谕旨。”

    “你看你看,刚才说了的,不准跪拜,下次违反,军法伺候,现在去看朕的京营兵是如何练的。”

    于是一起出了大堂,杨光夔直领的一队兵卒演示了短枪刺法,仔细看来,那短枪和平常的短枪完全不同,倒是和燧发火铳差不多,不过是前面加了一个一尺多长的枪头而已。心里倒是暗暗赞扬了孙元化和李朝钦一番,两人知道这些短枪是用来干什么的,所以尽量按带刺刀的燧发火铳的样子制造的短枪,以便于士兵换武器后不会感觉到有太多的差异。

    兵卒穿得倒是齐整,只是出枪参差不齐,还有人在队中窃窃私语,杨光夔满面愧色,朱由校道:“这不关你的事,才三天这样很正常的,你总不指望一口吃成个胖子吧,不过军纪太差,将那几个讲话的拉出来,抽五十下。”

    杨光夔面有不忍之色,却也只能让亲兵将四个讲小话的兵卒拉了出来,每人五十鞭子抽得哭爹喊娘,然后其它的兵卒又开始操练,明显看出比刚才出枪要齐整得多了,步伐也有力多了。

    朱由校看了他一眼:“慈不掌兵,你现在这种心态其实是害了他们,现在不练好本领,战场上失去的是他们的命。”杨光夔低头称是。

    接着是周遇吉带领的一队演示,只见士兵精神抖擞,脚步有力,出枪整齐,刺出时并伴有“杀”的一声大叫。朱由校不由鼓掌叫好,众人看着皇帝,不知所以,他觉察到了,不由有几分尴尬,道:“拍手表示赞赏,这队士兵表现不错,朕想赞扬他们,所以用拍手来赞扬。”众人一听,一起拍起手来,倒是把兵卒们搞糊涂了。

    又检阅了两队士兵以后,众人又回到了大堂中。

    杨光夔问道:“陛下,为何不按戚帅成法,练各种兵器,只练短枪呢?而且这种短枪奇形怪状,士兵反映不大习惯。”

    “兵仗局在火枪上装了一把刺刀,这样火枪兵就不再需要长枪兵的保护,朕要将京营练成一支纯火器军,这样进攻能力会强很多,但防守能力会下降,如果用了刺刀,就会补上这个短板了。”

    这时太监从兵仗局拿来了几支带刺刀的燧发枪,孙元化也跟了过来。朱由校拿着枪给将领们看:“因为现在钢的品质问题,所以带刺刀的燧发枪数量不足,只能先用短枪代替,你看短枪长短正好和加了刺刀的燧发枪一样长,样子也是差不多的。孙郎中你来得正好,你全程参与了制作过程,可以协助他们制订出火枪兵操典来。”

    孙元化已经被封为工部郎中,不过他一直在兵仗局,工部的门向哪边开应该都不知道。他回答道:“陛下,钢铁品质问题现在已经差不多了,是陛下提醒臣用焦炭来冶炼才解决的,现在主要是新炉刚刚开始生产,产量不足,应该可以在年前造出刺刀五千柄,年后每月可产两千柄。微臣在兵仗局写了一个制作保养方法,应该对制定操典有用。”

    “很好,朕要徐卿从澳门买的火炮应该快要到了,孙郎中你看下,如何铸造,如何改进,如何使用,都要有条例可依,使用和修理条例到时可以给炮兵操典做参考。”

    朱由校对晦明道:“大师你任总教头,负责短枪训练,短枪要练到什么样子呢?你们用木头人或者草人当靶子,要让士兵做到喊哪刺哪,不能有偏差,这样才算勉强合格。”

    杨光皋奇道:“我们难道不应该是主要练火器的准头吗?刺杀要练到这个样子吗?喊哪刺哪竟然只能算勉强合格?”

    朱由校很奇怪,杨光皋这个古人竟然比自己这个现代人更迷信火器的威力。他笑笑说道:“这个问题的意思是表兄认为火器对刀枪应该有优势吧。朕倒不这样认为,火铳的准头本来就不高,这个问题还要慢慢才能改进。而且在燧发枪没有大幅度提高射速之前,火器有很大的局限性,在战场上,起决定作用的还是近身搏杀,所以一定要练好短枪,朕有时间就会来看你们操练的,朕要亲手打造出一只钢铁军队,望诸君能协助朕练成。”

    众将一起敬礼:“敢不为陛下效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