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太阳城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三十八章 商业税(庆祝第一舵主“朕躬钦处军国事”诞生)

    朱由校舒服地坐在龙椅上,看着群臣一个个争得面红耳赤,心里乐开了花。(m.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以前大臣们一个声音,他只能起到一个橡皮图章的作用,而现在众臣有不同的看法,那他这个皇帝就是两方都要拉拢的对象了。

    内阁几个人倒是没有亲自上阵,方从哲面色如常,而刘一燝和韩爌则是紧张地看着争论的场面,自己人说出一句有力的话语,恨不得为他击掌叫好,别派的人摆出一条确凿的证据,则怒目而视,只想让他将话吞回去才好。

    因为李三才的原因,使得东林党最大的理由矿税是与民争利不再成立,而认为皇帝刚刚上台就改变他父亲的政策这一条也被官应震用“以彼之道还施彼身”的高招轻易化解,所以现在东林人都在声泪俱下地控诉矿税使的恶行,以求能够让这个复矿税之议不能成功。

    朱由校示意文书官,文书官清了清嗓子,大声叫道:“皇上有旨,朝堂喧哗,成何体统。”他应该是练过内功的,由丹田发气,声音洪亮,将前面的官员耳朵都震得乱响,众人反应过来,连忙按顺序站好。

    朱由校道:“朕见你们似乎有两种不同意见,那好,选两个人出来,给朕说说你们的理由。”

    左光斗先出列道:“陛下圣明,当年矿税监使动辄破家灭门,使得生灵涂炭,民不聊生,微臣等以为,为天下生民着想,不可复矿税。”

    吴亮嗣等他说完,也出列道:“天下商人得利甚多,却于国无益。而今国用局促,辽东军饷有断绝之虞,故请陛下重收矿税,以助国用。”

    朱由校深默半晌,众人都屏住呼吸等待。只见皇上面现纠结之色,说道:“两位爱卿说得都有道理,不收矿税,国用不足,收矿税却又会扰民,这让朕很是为难呀,真的是很为难呀!”

    这时,让皇帝不再为难的人出现了。户部尚书徐光启道:“陛下心忧天下,而臣等无法解君父之忧,实乃死罪也。”说罢跪倒在地,叩头不已。

    众臣一起跟着叩头,连称“臣等死罪。”

    朱由校不悦道:“朕不想听到尔等请罪,朕要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徐光启,尔为户部尚书,如果不能找到好办法,要尔何用!”说罢重重地在龙椅上拍了一下。

    徐光启继续道:“谨尊陛下谕旨。臣初到户部,见辽东事要银,西南事亦要银,各地有灾赈济更是要银,而我朝岁入有限,渐有入不敷出之象。而臣当年亦见矿税使叫嚣乎东西之张狂,民众呼号之惨境。两难之事,臣有一议,不可复矿税。”

    此言一出,满堂大惊,众人皆知徐光启乃今上心腹,潜邸时的老师,皇帝想复矿税已经在群臣中流传已久,不料他竟然会持相反的意见。

    东林众人大喜,如果连徐光启都反对复矿税,那皇帝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坚持自己的观点了。只是杨涟,孙承宗几人面色如常,知道事情绝对不可能如此简单。

    朱由校大怒,站了起来:“你都说是两难之事了,又说不可复矿税,那倒是解了一难,另一难呢?你让朕从哪里变钱来扫平辽东,澄清西南,抚救百姓,你当的好户部尚书,当得好呀!”

    徐光启也不慌乱请罪,只是接着说道:“请陛下息雷霆之怒!臣曰不可复矿税,却认为可以另收一税,名曰商业税,且此税不可再由中使收归内帑,而是由户部来收,收归国库,不知陛下以为如何?”

    方从哲恰到好处地接话:“陛下,徐尚书此策,既可收税以解国库之不足,亦可让商贾为国捐输,而又无扰民之虞,臣附议。”

    朱由校坐了下来,眼睛转向刘一燝的方向,刘一燝连忙道:“徐尚书之策,实乃解两难之妙策,臣心中只有欢喜赞叹,臣亦附议。”

    韩爌也知道今天是没办法扭转局势了,只好跟着说道:“臣附议。”

    大佬们都表明了态度,小弟们当然只有跟着的份,于是叩头之声群起,“臣附议”此起彼伏,或者有些是不情不愿的,但在这时候,都已无碍大局了。

    朱由校道:“诸位爱卿请起!”

    众人站起来后,他继续说道::“诸爱卿为国事操劳,却所得却常常不能奉养家人,朕深愧之,此次户部商业税收取之后,朕想要将全国官员俸禄提高一些,此事也要劳烦内阁及各部议一议,以安官员之心。”

    明朝官员的俸禄是很低的,比如一个正七品官,象杨涟的都给事中就是,一年的俸禄是九十石米,明代一石是一百二十斤,一斤相当于五百九十克,那总共就是六千三百七十二公斤米,一天一个人就算只吃半公斤,那也只能供三十五个人食用,还要菜呀,总不能吃白饭,而这九十石只是理论值,实际拿到的一般都只有五十四石(六成),其余的四成发下来的实际上是布呀甚至是宝钞什么的。

    而后来用银来折米,那就变成了一年十二石米,二十七两多银,三百六十贯钞,而钞法早就大坏,宝钞根本没有什么购买力。所以杨涟的俸禄,只养活家中几个人都很窘迫。

    洪武年间,宏文馆学士罗复仁过得很清廉,因为没钱租不起房子因此只能住在郊外一座破房子里,朱元璋有次跑到他家里去看,看见两间破瓦房外一个民工正在提着桶刷墙,他就问道,罗复仁在哪里?没想到这位民工一见皇帝大惊失色,跪下来说道:“臣就是罗复仁!”这令朱元璋也感觉到尴尬和惊讶。但是也没有因此而增加官员俸禄。

    著名的海瑞老先生,在浙江淳安当知县的时候,穷得要靠自己种菜自给,当然更舍不得吃肉。有一次海瑞的母亲过生日,海瑞买了二斤肉,这条消息居然传到了总督胡宗宪耳朵里。

    后世认为明朝贪官多,与俸禄低是有很大关系的。朱由校是上次与徐光启闲谈时,问起他的俸禄才知道官员工资竟如此之低。想到后世的公仆们在高薪养廉的政策下都前赴后继地贪污,那明朝的官员俸禄如此低,那玩一些手段贴补一下家用是完全可能的。所以决定要将官员俸禄大幅度地提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