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太阳城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四十五章 苏州抗税(一)

    上有天堂,下有苏杭。(m.k6uk.com手机阅读)南直隶苏州府东厂分社。

    这天晚上,曹化淳和方正化正在喝酒,曹化淳本来是王安心腹,在王安倒台后,他又凭借昔日老兄弟魏忠贤的关系进了东厂,主管东厂在南直隶的各项事宜,而方正化则是苏州东厂的掌班。两人虽是上下级,但也是师兄弟,平日关系极好,有事没事就会在一起喝几杯。

    方正化喝了一口酒后满意地咂了咂嘴道:“师兄,你说圣上让我们东厂在各地监视税收事宜,难道竟然有人敢于抗税吗?”

    曹化淳吃了一粒花生米,放下筷子笑道:“师弟年纪轻,你不知道当年万历爷的时候,将监税使打死的情况都是有的,小心一点总不是坏事呀。”

    方正化不服气地反驳道:“这个师兄以前和我说过,但那时是中使收税,税金归于内帑,中使胡乱收税,抗税还有个理由,现今可是户部收税入国库的,我不相信他们有那么大的胆子。”

    曹化淳端起酒杯道:“来,我们哥俩喝一个。”两人一起喝了一杯,方正化连忙拿起酒壶,先给师兄斟满,眼睛却看着曹化淳。

    曹化淳笑着指着他说道:“你这性子可太急了,以后要注意一些。你当然听过财帛动人心这句话,我还听说一句话,叫做断人财路,有如杀人父母。这世上人,大多视财如命。圣上如今要收商业税,不就是断了一些人的财路吗?你说他们会甘心地交税吗?即使明着他们不敢,你敢说他们不会在暗地里使阴招?厂督特意吩咐过,南直隶是最容易出现这种情况的,南直隶又以苏州最有可能,你要知道,苏州人一直都不是很喜欢朝廷的,有人一怂恿,说不定就会出现不可收拾的局面。”

    这话果然让方正化转移了注意力,他问道:“师兄,为什么苏州人不喜欢朝廷呀?”

    曹化淳得意地一笑:“其实说苏州人不喜欢朝廷,现在也只是一说,年代太久远了,当年太祖爷起兵时,苏州是张士诚的地盘,对抗太祖为时长而且烈,所以我大明建国后,收苏州重税,当然就让苏州人不喜欢朝廷了。”

    方正化又找到了漏洞:“可是苏州物产多而且价高,多收税不是理所应当的吗?圣上说收税就是要损有余而补不足的,不收他们重税,难道去收陕西的苦哈哈?”

    曹化淳苦笑道:“话是这么个话,理也是这么个理,但是你觉得会有人喜欢比别人多交税吗?如果要你多交别人少交,你也会不愿意的。”

    方正化仔细想了一想说道:“如果我钱比别人多,要我多交税我也会愿意呀,朝廷总是要用钱的,贫家本来就没有钱,收税多了说不定就会饿死,富家多有余财,多收点税并不会让财产减少多少呀。”

    曹化淳正好在喝酒,听到这话时呛得连声咳嗽,咳完了指着方正化说道:“你这个方楞子,果然是个楞子。不是每个人都有你这样明白事理的,要知道善财难舍呀。”

    这时外面有人叫道:“二位爷,陈档头有事禀报。”

    方正化立即起身道:“让他进来。”

    一个三十多岁的剽悍男子走了进来,行礼过后,小声说道:“小的手下番子查探到有人秘密集会,好象是对着税务局来的。”

    方正化立时变色道:“什么是好象,圣上说过,不要用模棱两可的词语,我们干这种事的,消息一定要准确。”

    曹化淳连忙打圆场:“陈档头,你们是进不了会场所以才打探不到确切的消息吗?”

    陈档头感激地说道:“正是如此,他们查得很严格,必须要是本地人才能进去,小的就是凭这个才判断出应该与税务局有关的。”

    方正化道:“那错怪你了,继续查吧,一有进展要随时报告,不用管我在干什么。另处要李一兵做好准备,免得到时仓促。”

    同一时间,在苏州最有名的太白居,聚焦着苏州最富有的一群商人。大家都笑着互相打着招呼,神态平和,就象是一场普通的聚会。

    等人都到齐以后,掌柜的将门锁上,进了大厅,对着沈萃礼点了点头。沈萃礼轻轻咳嗽一下,人声嘈杂的大厅立时寂静无声。

    众人都看向沈萃礼,沈萃礼先做了个罗圈揖,然后开口道:”今日召集各位,是因为朝廷想要收什么商业税,大家都是商人,当知经商之不易,三更起,五更眠,货物可能被官差拦截,货款可能被别人拖欠,说实话,大家赚的可都是一点点辛苦钱呀。“

    ”是呀是呀,沈三爷说得正是这个理。想我林胖子,每天忙里忙外,人都瘦了一圈,勉强能够糊个口,如果真的收什么商业税,那我就只能去要饭去了。“说话的是一个高大的胖子,看他的样子至少有两百斤,正是苏州最大的盐商林新城。

    众人闻言都笑了起来,连沈萃礼也笑骂道:”好你个林胖子,你都要去要饭那我们怎么办呀。“

    然后面色一肃道:”笑话别多说了,我们的钱不是天上掉下来的,要收我们的税,办不到!今天大家一起来想个招,如何对付这个商业税。“

    林新城小心地开口问道:”三爷,为何这次上面会突然收什么商业税呢?朝廷里那么多的大臣,怎么就没有人反对这个缺德带冒烟的主意呀。“

    ”都怪那个周报,将李尚书当年行事都翻了出来,还有杨涟这家伙太不地道,竟然不顾大局,让李尚书家产尽曝于国人眼前,最后让浙齐楚三党占了先手,我东林却因有李尚书之事无法辩驳,最后只得答应了收商业税之事。“他言语之间,对杨涟直呼其名,殊无尊敬之意。

    ”杨涟这人终究是养不熟的楚狗,混在我东林,只怕本来就是要做不利于东林之事,如此之人,可杀!“说话的是苏州富商张正焕。

    沈萃礼连忙制止道:”张兄不可如此说,想我东林,并不以地域为界,以为国为民为宗旨者,均可为东林人。只是杨涟这事做得确实不怎么样。好了,这事我想总会有人给个交代的,现在大家先想个主意,看如何对付什么税务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