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太阳城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六十一章 征途是大海

    银行开到南北直隶以后就暂时停止了扩张的脚步,因为没有足够的人了。(M.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李之藻求得圣旨,开了一个会计学校,专门培养银行伙计,朱由校发现阿拉伯数字已经传到了中国,只是用得不广,于是他宣布银行全部使用阿拉伯数字,代替原来的码子,并将简单的加减乘除符号都拿了出来,规定记账必须要汉字数字和阿拉伯数字两种方式都有,而且总账和分账必须清楚,每半月清一次账,以防备日后银行业务增加后有人做弊贪污。

    造币厂用了水力机械,所以产量很高,但朱由校要求必须有足够的白银应付挤兑才能在各处推行,虽然现在挤兑的情况没有在南北直隶发生,但在别的地方会不会发生可不一定,所以有备无患总是好的。

    从十二月份开始,辽东军饷全用银币支付,银行在山海关设一支行,而辽东其它地方的分行还没有成立。所以只能在山海关来兑换,不过据山海关支行的统计,一个月里,来兑换白银的极少,倒是有些人来将白银兑换成银币。

    天启二年正月,皇帝下旨:南北直隶的铜钱和宝钞,按成色在银行可以兑换新币,到天启三年,将停止在南北直隶使用旧铜钱和宝钞。到天启四年,全国停止使用旧铜钱和宝钞。至于银子,倒没有规定不能使用,不过他相信银两和银币两者的便利性差别太大,应该渐渐会使银币将银两逐出市场。

    李之藻来请示收上来的铜钱和宝钞如何处理,朱由校要求宝钞全部销毁,铜钱可以重新融化后制铜币。不过魏忠贤倒是出了个主意,可以将铜钱销到其它国家,比如日本。

    日本一直没有自己的货币,其实大明周边很多国家都是用的大明的铜钱作货币的。当然魏公公并不知道,但是张千方开始进行海贸后,一直是用的大明的生丝和瓷器换来日本的铜,而负责与张千方联系的就是魏忠贤的手下。等朱由校登基任命魏忠贤为东厂提督后,张千方的联系人就成了东厂。因为朱由校很看重海事,所以魏忠贤也很关心张千方的情况,前些天张千方的联系人偶尔说了一句话“用铜钱买铜其实更划得来,几乎有五倍的利,可惜没有那么多铜钱。”却让魏公公记在了心里,现在既然有那么多铜钱回收了来,那直接运到日本不是更划算吗?

    朱由校作为一个现代人,当然明白控制一个国家的货币的好处,听说有这样的好事,立即指示,将所有回收的铜钱运到泉州,交给张千方运到日本换铜。并要求东厂在泉州设立一个办事处,专门配合张千方处理铜钱海运事宜。

    万历四十七年十月,张千方带着手下,驾驶一艘半新不旧的船,从天津出发,终于回到了老家泉州。因为是第一次在海上长期航行,大家到了泉州,上岸以后都站立不稳了。

    张千方原来上过海船,所以表现得稍微强一些。他带着手下先去找到泉州的联系人,把他们的住所安排好后,才交代了副手沈从京一声后向自己家走去。

    越接近自己的家,心里越是激动,刚走到门口,家人张良材跳了出来,一把抱住他叫道:”是千方少爷,老天爷,小少爷回来了。“然后仔细打量着他,说道:”小少爷在外面受苦了,瘦多了,老夫人要心痛坏了。“

    张良材是家里的老家人,可以说是看着他们哥俩长大的,张千方也很激动地说道:”阿叔还是老样子,千方在外面,一直想着阿叔和小杰呢,小杰呢,还在跟着王掌柜吗?“

    张良材变了脸色说道:”先不要说他了,快去见老夫人和小姐吧。“说罢拉着张千方就往里面走,一边叫道:”老夫人,小少爷回来了。“

    张千方进到父母房中,母亲杨氏正坐在中间的椅子,抱着一个三四岁的小女孩,后面一个清秀的女子站在后面。张千方跪倒在地开始叩头,口里叫道:”不孝子千方见过母亲大人,祝母亲大人身体安康。“

    杨氏看着眼前的儿子,眼泪不由地流了出来,将身上的女孩子抱了下来,推着她说:”快,喊你阿爸,可怜的孩子,两年没见过阿爸了。“

    小女孩扭着身子,不敢上前,张千方擦了擦眼泪,伸出手来对着女儿说道:”囡囡,我是阿爸呀,来让阿爸抱一下。“

    小女孩犹豫着,这时后面的清秀女子从旁边轻轻推了她一下,小女孩终于走上前去,让张千方抱在怀里。

    中午吃饭时,小女孩张婷终于和父亲混熟了,于是吃饭时不停地给父亲布菜,说道:”阿爸在外面没有吃饭吧,都这么瘦了。“惹得大家一起笑了起来。

    下午张千方的父亲和哥哥张千树回来后,三人一起来到书房。张思有说道:”为什么又回来了?“

    张千方回答道:”禀告父亲大人,孩儿本来在京营里,一直没有机会上升,而这时皇太孙想要学武,于是孩儿被选中去陪伴皇太孙习武。皇太孙对海运之事颇有兴趣,所以派孩儿来泉州开拓海路。“

    张思有还没有说话,张千树开口道:”父亲大人,当今皇上身体算得上康健,太子正当盛年,这皇太孙……“

    张思有想了一下问道:”皇太孙年龄幼小,竟然会对海运之事感兴趣?“

    张千方道:”孩儿陪伴太孙日久,太孙年龄虽然不大,但见识卓越,且待人以诚,孩儿觉得实为明主,愿追随之。“

    张思有点头道:”既然你已经认定了太孙,那就要一直忠于太孙,无论最后如何,都不可有其它想法,你明白了吗?“

    张千方道:”父亲大人常常教诲孩儿要忠心,孩儿不会辜负父亲大人的教诲的。“

    张思有笑道:”说得好,你既然是为太孙殿下主持海运,那明天去见你大舅时,可以和他说说。“

    晚上张千方才能和妻子刘莉独处,刘莉摸着他瘦削的脸,怜爱地说道:”人都瘦成这个样子了,怪不得囡囡都不认得你了。“

    张千方握住妻子的手说道:”这两年可怜你了,以后就好了,我应该会常驻在泉州,如果真要回京师,一定要把你和囡囡带到京师去,家里有哥嫂照顾,也可以放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