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太阳城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六十三章 李旦

    终于两船靠在了一起,张千方手持长刀,直接跳了过去,后面跟着第一队的长刀队。(看啦又看手机版m.k6uk.com)张千方刀光一闪,将前面一个海盗直接斩成两段,震慑住了其它海盗,而自己这一方士气大振,一起向前冲杀而去。

    张千方在京营里精挑细选的同伴,都是精于水性,武艺高强之人。而且衣服下面都穿着精制的铠甲,长刀也是兵仗局的高级货,火铳也是孙元化研制的燧发火铳,装备比别人强得多,武艺纪律都强于海盗,唯一差一点的只是不熟悉海战罢了,所以战斗很快就结束了。

    杨大力竟然没有死,他下令清点各船,第一船死了十个,伤了七个,第二船死了八个,伤了五个,张千方的船上只伤了两个,还是轻伤。杨大力恼怒之下,将敌船上的人杀得干干净净。张千方不好阻拦,只好任他发泄。

    这时后船已经跟了上来,又重新进行了船员调配,最后要将死者安葬,在水上只能进行海葬,京营中人看着木板上裹着白布慢慢地飘远,听着那难明其意的哀伤的歌,心中满是伤心和惶恐。

    张千方大喝一声:”男儿大丈夫,做什么悲春伤秋的女儿状,死于大海,亦是我辈的光荣。“

    沈从京也说道:”我们将会得到更厉害的武器装备,只要大家努力,在海上我们也能闯出一番新天地,海盗不过是土鸡瓦狗罢了。“

    众人不过是初次在海上作战,心理有点不适应罢了,然后就是怕死了不能葬于土中。现在一想,其实也没有什么事,自己船上不是也只有两个轻伤吗?于是大家倒是精神了一些。

    杨大力对张千方的船上战力大为赞叹,命他们走在第四位,前面加上了刚缴获的海盗船,一行七船向长崎而去。

    杨天生在长崎有专门接收货物的人,所以船一到港,就有人接待,杨大力问张千方道:”你们船是装什么回去的?“

    ”铜条,我们只要铜条就行了。“张千方回道。

    ”铜条利润不是很高,你们不带些别的东西回去吗?象倭刀就很不错。“

    ”谢过大力兄了,这些我们自己逛的时候去买几把玩玩,货物还是只要铜条就行了。“太孙说好了的,运铜条回去卖给兵仗局,其它的东西没什么用就算了。

    杨大力道:”那好吧,在上面去玩的时候注意下,尽量不要惹上面的明人,至于日本人倒是没什么问题。“

    张千方奇怪地问道:”大力兄,为什么日本人倒没有什么问题?明人倒不能惹?“

    杨大力得意地笑笑道:”表少爷第一次来,不知道是理所应当的,明人你不知道他后台是谁,惹了恐怕有麻烦,而惹了日本人,你最多给点钱就行了。“

    张千方带着张利杰和一半的船员上了岸,大家先去逛倭刀店,因为想看下倭刀比自己的长刀到底如何。在店里每个人都试了一次,有些觉得比长刀顺手,有的则觉得不大喜欢,于是张千方给那些觉得好的都买了一把,买好后大家从店里出来,一个倭人上前问道:”上国之人,可愿意欣赏小处的歌舞?“

    杨大力说过,这其实是日本的妓女,价钱不贵而且很听话,张千方对大家说道:”哪些人有兴趣尝试一下倭国的野味的,自己报名,老子给你们出钱。“

    众人都是军人,倒是没有想到竟然可以公款嫖娼,有些人眼中便有些跃跃欲试的意思,而有些人则毫无兴趣的样子,但没有一个人报名。

    张千方知道在外面跑海,想让他们不沾女人是不可能的,但第一次可能脸皮有些薄,那就不要怪自己,于是再逛了一会儿,吃了一顿饭后就回去替换沈从京他们。

    这一趟虽然不顺利,但张千方倒是没有损失,回来以后,杨天生听了杨大力的汇报后,对他们的装备武器大感兴趣,想要张千方给他也弄几十杆新火铳。

    张千方做不了主,于是通过泉州的联系人向太孙汇报,朱由校批准可以将燧发火铳卖一百杆给杨天生,但火药和子弹则只能提供每铳五十次之用,这样即使出了问题,没有定装弹药也不会造成大害。

    这次交易虽然杨天生付出了大量的银钱,却极大地提升了他的船的战斗力,也让他对太孙殿下高看了一眼,进而对张千方也更加重视,张千方跑了几趟后,他决定由张千方负责他的船队,杨大力给张千方打下手。

    而不久国生大变,太孙即位成为皇帝,这让杨天生对外甥的运气赞叹不已,这也让他对张千方更加重视。这一天,他对张千方说,他要带他去日本一次,把他介绍给自己的两个朋友。

    这一趟一共是十条船,杨天生得到燧发火铳后,实力大增,不但别人抢不了他,他还常常抢别人,而张千方也因为抢劫分赃买了一条船,所以现在他已经有两条船了。

    到了长崎后,杨天生带着张千方去拜访了李旦,李旦是著名的大船主,也是泉州人。张千方记得太孙,哦,现在是皇上曾经说过这个名字,所以杨天生给他介绍李旦时,他立即跪在地上叩头道:”久闻大名,今日相见,实在是三生有幸呀。“

    他作为杨天生的晚辈,行大礼倒是说得过去,但李旦听到久闻大名这几个字,看了眼杨天生,疑惑地问道:”张家小哥在哪里听到过我的名字吗?“

    张千方回道:”晚辈曾经在京营当过军官,曾经遇到一位大人物,和晚辈说过李前辈的事迹,并说如果有机会,要我多向前辈请教。“

    李旦又看向杨天生,杨天生近前小声说道:”我这外甥似乎在京师里有些关系,具体的我也不是很清楚。“

    李旦亲自扶起张千方道:”我与令舅是至交,你即与我外甥一样,不要生分。日后如果有什么事,直接找我就行了。“

    张千方乖乖答应,众人扯了会闲话,杨天生带着张千方告辞而去。路上叮嘱张千方道:”你的官方后台,不必要让他知道,模模糊糊的正好,他会有时候求到你面前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