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太阳城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六十四章 颜思齐

    张千方自然是唯唯称诺,心里却奇怪李旦会有什么事求自己。(www.k6uk.com)然后见舅舅竟然带自己前去到平户的公事房,心里更是奇怪。

    杨天生才到门口,一个三十来岁的大汉大踏步地走了出来,一把抱住杨天生道:”杨兄,想煞小弟了。“杨天生无奈地笑笑:”先放我下来,总是来这一套。“

    那人放下杨天生道:”今日杨兄如何舍得到这里来看我呀。“

    杨天生也不理他,对张千方道:”大礼见过甲螺。“甲螺是日本的官,意思是头目。张千方又是推金山倒玉柱地大礼拜了下来,那大汉也不阻拦,对杨天生道:”小哥儿是你什么人。“

    杨天生道:”是我嫡亲的外甥。“

    大汉大笑,扶起张千方道:”这个礼我倒是受得起,来吧,里面请。“

    进了房间,杨天生笑语道:”千方呀,甲螺是漳州海澄县人,可是这一块的土皇帝,以后有什么事,找他准没错的。“

    那大汉也笑道:”我颜思齐虽然被平户的日本人封了个什么甲螺,可不一样被他们歧视,我给你一块牌子,他们多多少少会给我些面子,不然要是惹怒了我,反了他娘的再说。“

    张千方大喜,接过牌子,小心地揣在身上,又向颜思齐道谢。颜思齐挥挥手道:”谢个什么,可能饮酒,陪你舅舅来个一醉方休。“

    颜思齐果然说话算话,说一醉方休,就三个一起醉倒,第二天早上杨天生张千方的头还在剧痛,而颜思齐却象没事人一样。他带着张千方在几个公事房里走了一路,把各个日本管事介绍了一遍,每到一地都说道:”这是我嫡亲的外甥,有什么事可不能看冷呀。“那些日本人对他都极为恭敬,一个个点头”哈依“不止。

    颜思齐在此地颇有些威信,他关照之后,张千方再也没有在日本这一边受到过刁难,购买铜条时的价格都比原来低了一成。张千方将这些情形都让人汇报给朱由校,朱由校大为高兴,命令将兵仗局新制成的短柄火铳拿了两支,让张千方送给李颜两人。

    李旦接到张千方的礼物之后,仔细把玩,发现这竟然是从来没有过的新品种,于是问道:”张小哥,你这短铳与日本常见的短铳不同,是哪里产的呀?“

    张千方道:”前辈,这是大内秘制的新火铳。“

    李旦奇道:”大内秘制的新火铳,小哥竟然能拿到手,不知小哥在京师里有些什么路子呀?“

    张千方说道:”晚辈是帮京师里的贵人在跑船,如果前辈有什么事需要用到京师中的路子,晚辈倒是可以帮忙疏通一二。“

    李旦见他这么大的口气,倒是不敢相信,于是试探道:”锦衣卫小哥也能疏通吗?“

    张千方想,现在泉州的联系人就是东厂的人,东厂有监督锦衣卫之权,这事应该不难。于是回道:”应该可以疏通一二。“

    原来李旦有一个亲兄弟,因为犯事被关在锦衣卫的诏狱里,眼看秋天就要问斩,他到处找门路,却一直不能找到有力的人,现在听到这样的回答,自然是喜出望外。

    于是李旦将事情讲了一遍,然后拿出一摞银票递了过来,张千方将银票推开道:”前辈,晚辈先去问询一下,成与不成还在两可,怎么能先收钱呢?“

    李旦板下脸来道:”你要疏通,哪个地方不要钱,你不用钱,如何可以救出我兄弟,莫非是在调笑吗?“

    张千方无法,只好先把银票收下。回到泉州后,他把这事让联系人报了上去,报到魏忠贤这里后,魏忠贤去禀告朱由校。

    朱由校问道:”这个李通是犯了什么事被抓到锦衣卫的?“

    魏忠贤回道:”李通是因为路见不平,愤起而杀人,可是终究是杀了人,所以要请示圣上……“

    朱由校沉吟一会说道:”既然如此,先把他弄出诏狱吧,看李旦有什么要求再说吧。“

    李旦得知弟弟已经由诏狱移到顺天府监牢中,先就松了一口气,对张千方的能力更是信了几分。当张千方把银票还给他时,他怒道:”你这分明是看不起我,我是这样的人吗?此事休要再提,张小哥可否再帮忙把李通弄出来,我愿意出这个数。“说着将五指张开,在他面前翻了一翻。张千方心里一震,竟然是十万两白银,这手笔够大的呀。

    张千方沉吟了一下道:”前辈,实不相瞒,晚辈上面的贵人要把令弟弄出诏狱倒不是太难,如果要给他脱罪,那就要再去求别人,费很多力气才行了。“

    李旦急忙应声:”没问题,十五万两白银,以后你们船上挂我的旗号,成也不成?“

    船上挂李旦的旗号,没有人敢抢,而到时要抢别人,只要把旗号降下来就行了,这是一个好事。张千方也不完全答应,只是说要与主家联系才能再给回音,也不要李旦的钱,李旦强迫他收下,才放心让他走。

    不久,京营改成了近卫军,朱由校派了五百名经历战阵的老兵来到泉州,由张千方统领成为水营。并升了张千方为近卫军指挥佥事(正四品),沈从京为近卫军镇抚(正五品),张利杰为近卫军经历(从七品),准许张千方等自报水营将士战功。当然,这些只是内部任命,是不能发明旨的。

    随着水营官兵来的还有兵仗局新制的六斤新炮,这是朱由校让兵仗局仿照红夷炮进行小型化后的成果,用的是实心弹或者是链弹,准备在海战上试下效果。

    张千方一下子多了这么多人,又有了新武器,于是组成了一支十二艘船的大船队,杨天生把自己的船都交给他带着出海,这样一次出海就有三十多条船。在颜思齐的照顾下,他现在连日本的进货都不用多操心了,每天都在用心操练手下,出海抢抢货,练练兵,很快就成为泉州往日本长崎的贸易航路上的最大一方势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