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太阳城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七十章 “八大皇商”

    这时手下们将人犯一起押了过来。(m.k6uk.com手机阅读)许显纯命人将已经裹好伤的范永斗提了出来,指着黄花梨桌椅说道:“范永斗你的这些黄花梨桌椅从何而来呀。”

    范永斗笑道:“这是小的从广东运来,不知道大人为何有如此一问。”

    许显纯笑了,将椅子反转过来,指着内侧的字问道:“这上面的辽东都指挥使司是什么意思呀?”

    范永斗继续笑着说道:“这个椅子本来是辽东都指挥使司先定了的,然后刚刚做好,辽沈已失,所以小的就低价买了过来,放在店中出售,不知这可有违国法么?”

    许显纯的笑容凝结在嘴角,他大怒道:“他妈的,给老子打,看你嘴硬还是老子的鞭子硬。”

    范永斗笑道:“三木之下,何求不得,只是到时如果有大臣不相信锦衣卫拷打得出的结论,可就对佥事不大有利哟。”

    许显纯听着他淡淡的威胁,再想到厂公的警告,不由得犯了踌躇,如果真的是冤枉了,那时可就不好收场了。

    这时吴孟明却上前道:“范永斗,任你巧舌如簧,也斗不过锦衣卫的。”

    范永斗笑道:“小的是守法良民,没想过要和锦衣卫斗,我早说过,锦衣卫惯于入人于罪,你说是什么当然就是什么。”

    吴孟明也笑了:“你刚才说是今年做好的桌椅,只是刚做好辽沈就失守了,这话可是真的?”

    许显纯急了,在旁边连忙向吴孟明使眼色,吴孟明却不理他,看着范永斗一动不动。

    范永斗道:“正是如此,请大人明查。”

    吴孟明紧接着问:“那你家中的黄花梨可也是这一批沈辽定好的桌椅?”

    范永斗答道:“不是,小人家中的是十四年前家父购买而来的。”

    吴孟明笑得越发开心了,他拿出刀来,一刀劈开了这把椅子,然后又拿了范家原有的椅子,又是一刀劈开,将两把烂椅子摆在范永斗的面前道:“范永斗,你仔细看一看,两者可有区别。”

    许显纯还是没有明白,而范永斗已经脸色微变:“大人,两者没有区别。大人这是想说什么呢?”

    吴孟明大笑道:“两年的椅子和十四年的椅子里面的颜色竟然一样,你骗谁呢?”

    范永斗犹在嘴硬:“黄花梨不都是一样的颜色吗,难道还会有什么不同。”

    吴孟明道:“老子就让你心服口服。”他提过一把椅子道:“这是我刚才从李员外家拿来的椅子,不是从你们店买的,是从广东进的新椅子,你看一下它里面的颜色再说吧。”

    说罢一刀将这椅子劈开,然后放在一起,许显纯上前仔细看了一会,高兴地大叫:“新椅子明显不同,初看是差不多的,细细看来就有区别,这下你的谎话被破了吧。”

    范永斗说道:“也许卖家本来是用的陈旧黄花梨做的,所以颜色会和旧的一样呀。”

    连满桂都听出有问题了,说道:“我都听说这东西供不应求,谁会陈个十几年再去做桌椅呢?”

    吴孟明嘿嘿一笑问道:“范永斗,你是想先就说呢,还是想打得熬不住了再说呢?”

    范永斗倒也硬气,说道:“反正不过是个死,说与不说有什么区别呢?”

    许显纯说道:“区别可大了,你儿子才八岁,你想让他一起被斩首呢还是想让他能平安地活下去,这可全在你一念之间。圣上说过,坦白从宽,抗拒从严,你自己思量着吧。”

    范永斗眼中一亮,深思良久道:“如果大人能给小儿一条活路,那小人会让大人省掉许多力气,只是大人准备如何让小的相信呢?”

    许显纯道:“我在此发誓,如果范永斗能老实交待,并能检举他人的犯法事实,我保证让范永斗的儿子能象平常人一样生活,绝对不牵连到这案子当中。如违此誓,我许显纯不得好死”

    范永斗立即说道:“谢谢大人,小的愿招。”这时候的人发誓不是随便敢发的,所以许显纯一发誓他就相信了。

    许显纯说道:“那你就说吧,一件件事交代清楚,吴孟明,你拿支笔给我仔细记着。”

    然后转身对满桂道:“百户请。”

    满桂知道他不能在这里听,于是拉着许显纯的手要一起出去。许显纯甩开他的手道:“你个大老爷们,牵老子的手干嘛。”

    满桂招手,让他出来,他只好出了门问道:”有话快说,有屁快放,老子还有事呢。“

    满桂小声问道:”大人说赦免他的儿子,那可是能算得了数的吗?“

    许显纯不耐烦地说道:”老子誓都发了,还有什么问题,老子可不想不得好死。“

    满桂继续问道:”大人虽然位高权重,但范家这事可是形同造反,可是要诛三族的。“

    许显纯笑了:”原来是这个事呀,皇上说过,夷族这事如果能不干就不干,特别是小孩子,那是无辜的,这范永斗即使暗通建奴,也不会牵连到他的儿子的。“

    满桂僵在那里一动不动,许显纯奇怪地看着他,见他还是不动,又推了他一下,满桂这才回过神来。他盯着许显纯说:”我不要钱了,我要功劳行不行。“说罢拿出钱袋递给许显纯。

    ”哎哟,你终于想清楚了,不枉我一番苦口婆心呀,这就对了,当官比要钱好多了,你当了官,俸禄不也是会多一些吗?“

    满桂苦笑着说:”不是因为这个……“这时吴孟明跑了出来道:”大人,来远堡有建奴,张家口堡还有一些人和范永斗做的一样的生意。“

    许显纯精神一振,对满桂道:”等会再和我说,现在立功的机会来了,去点你的人,我问清楚了就来。“说罢与吴孟明一起进了里面。

    原来范永斗不是一个人私通后金,张家口有八家商人,都和后金有勾结。他们将后金急需货物如铁器等运到辽东,然后将后金抢劫所得的贵重物品运回到国内销赃,而且他们还掩护后金的探子进入关内,甚至是自己取得情报后交给后金。

    前几日就有三个后金谍子跟着范永斗的商队来到了来远堡,准备从宣府前往京师,范永斗这人也是厉害,不说则已,一说就全说,希望锦衣卫能看在立功的面上给他的儿子一个较好的待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