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太阳城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七十六章 袁崇焕出场

    天启二年正月十九,一个三十多岁的黑瘦男子背着手,施施然地进了北京城。(www.k6uk.com)跟在他后面的小书僮背着个箱子,看到那热闹的街道,川流不息的人群,呆呆地问道:“老爷,京师怎么这么多人呀?比我们县城里的人多多了。”

    男子笑笑道:“首善之地,岂是我们邵武能比的,小福子,这次来了,我们就不走了!”

    “可是老爷不是来朝觐的吗?难道老爷要升官了?那可就好了,小福再也不想回邵武那破地方去了,老爷在京师当官,小福也可以呆在京师,真好!”

    男子只是自信地笑笑,主仆二人先找了个客栈,放好行李后,男子换了官服,来到詹事府,投帖子求见少詹事孙承宗。

    门子递帖子进去后,一会儿出来带他进去。袁崇焕一见到孙承宗,立即跪倒在地,边叩头边说:“崇焕拜见恩师!恩师身体康健,实乃国家之福。”

    孙承宗上前扶起他来,端详一番道:“元素还是这么瘦,看来福建的水也不大养人呀,呵呵,来坐来坐。”

    仆人送上茶来后,两人寒喧完毕,孙承宗问道:“元素这三年来在邵武做得不错,这次进京当可擢升,不知元素想进哪一部呀?”

    袁崇焕恭敬地欠身说道:“弟子在邵武常读兵书,且多与老兵交谈,自认粗通军事,如今建奴猖獗,愿于边关建功立业,为朝廷扫除建奴。”

    孙承宗点了点头道:“为师也想去边塞效力,元素能这样想太好了,晚上为师请几个人,一起吃顿饭吧。”

    晚上在春风楼,孙承宗请了山西道御史侯恂,右佥都御史王洽,左通政使刘宗周,五人见礼后坐下,孙承宗道:”这是在下弟子袁崇焕,表字元素,三年知县满了,考绩优良,这次回京师朝觐,承宗特意请各位师兄弟多多关照。“

    刘宗周笑道:”元素有些什么想法?吏部清吏司和考功司倒是都差一个主事。“

    吏部为六部之首,袁崇焕刚刚当过一任知县,刘宗周竟然想让他直接成为吏部第一司清吏司的主事,而且听他的语气竟然如掌上观纹般,让袁崇焕也不由得有几分心动。不过他毕竟是意志坚定的人,还是强忍住吏部清吏司的诱惑道:”崇焕想建功边塞,歼灭建奴,还辽东一个清静世界。“

    王洽道:”辽东现在形势不明,有王化贞在那里,元素去了也与事无补,辽东若是有变,都折在那里就不划算了,还是留在京师好一点。“

    侯恂见袁崇焕脸色不变,知道他心意已决,于是笑道:”辽东势危,不过既然元素有心,那不如先进兵部吧,等辽东形势明朗后再说不迟。“

    袁崇焕拜谢道:”侯公所言,正合学生心意,还请各位师长多多帮衬才是。“

    刘宗周哈哈大笑道:”都是东林一脉,元素说这话就见外了,既然元素喜欢兵事,那就进兵部吧。“

    孙承宗皱了皱眉头,很快又舒展开来。大家一起开始喝酒谈天。聊着朝中近日大事,刘宗周道:”本来就有了宝源局和宝泉局,现在又新立了个造币厂,不就是想将钱息都收入内库吗?这样与民争利,可真是强爷胜祖呀!“

    孙承宗又皱了下眉头道:”宝源局一年铸钱钱息不过两万两,而且钱越铸越小,越铸越烂,圣上上次就问过我,我都不好回答。起东兄还是劝一下宝源局的同僚,要深体圣上封账之意才好。“

    刘宗周一时变了脸色,便欲发怒,想了一想,又忍了下来道:”稚绳兄所言极是,下面一些人也是做得太过了,明日我会去信告诫他们老实一些才是。“

    王洽道:”我也会去信南直隶,交代我那不成器的弟弟,让他们将银账对齐,以备查验。“

    孙承宗点点头道:”今上聪慧无比,见微知著,不比先帝,那些想欺瞒圣上的人,可别到时掉了脑袋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才好。“

    刘宗周道:”圣上自然圣明,只是比起先帝只怕还有不如,想先帝上位,提拔我东林贤才,一时众正盈朝,今上继位,我东林有拥立之功,却连一方从哲,都竟然驱之不走,可恨可叹呀!“说罢一大口酒喝了进去,却不小心呛着了,袁崇焕立即上前,用手轻抚他的后背,才没让他将酒喷了出来。

    孙承宗微微摇了摇头,几人都转了话题,不谈国事,转谈风月,直到亥时大家才兴尽而散。

    孙承宗和袁崇焕送各位下楼后,前去会钞,袁崇焕道:”怎敢让老师破费,弟子已经会了。“

    孙承宗道:”既然已经说好是为师请客,哪有要你会钞的道理,你初到京师,可要知京师居,不大易呀,一起多少银,为师来出。“

    袁崇焕有些尴尬道:”老师是为弟子才请的客,当然应该是弟子出钱。“见孙承宗脸上变色,连忙改口:”一共是七两银。“

    孙承宗让仆人取出十四枚银币交与袁崇焕,吩咐仆人先下去,正色道:”元素有才,为师深知,不过如是进了兵部,当尽心尽力,少说大话,多做实事,切记切记!“言罢摆摆手,径自去了。

    袁崇焕脸一会红一会白,只是恭谨地答应着,小心地陪着老师下楼,看着老师上轿离去后,才舒了一口气,小声地嘟哝着:”老师你且看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