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太阳城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八十二章若非同道,即为仇敌

    四月,朝廷决定由刑部尚书王纪、左都御史邹元标、大理寺卿周应秋组成三法司,会审熊廷弼和王化贞案。(Www.K6uk.Com)初审这天晚上,魏忠贤将审案过程记录呈给了朱由校,这是东厂听审的监察员记录的。

    首先提审的是熊廷弼,熊廷弼先跪了三法司,然后就立刻站起来:“我起自田间,复任经略,原议是让我驻山海关,并无驻广宁的片字决定。广宁失守,罪在王化贞!”

    左都御史邹元标厉声驳斥:“早就说过,失地丧城,功罪一体,你还想要推卸责任吗?”因这是皇帝所说,所以熊廷弼没办法反驳。

    接着熊廷弼又对“提审”他提出异议。邹元标接着说:“本职屡奉明旨,内云‘提审’,又有‘确审’字样,你竟然不理!今日必须进刑部下狱,是非自明,你不可抗旨。”

    熊廷弼不服,辩解说:“我奉明旨‘听问’,不是‘送问’,写得明明白白,怎能将我下狱?”

    两人争论多时,刑部尚书王纪接过来说:“你不肯进刑部,就叫锦衣卫旗尉陪你暂到天仙庵住一日,我们上奏皇上,请旨裁决。”

    熊廷弼无法,于是只好自请皇帝下诏逮捕他。

    审完熊廷弼,邹元标、王纪都带着客气的口吻说:“请王巡抚过来。”

    王化贞一进大堂,就长跪痛哭,说道:“我的苦唯有自己知道,一言难尽!”说着,从袖里取出一封信送上。

    邹元标、王纪都说:“你必须承认自己的罪过,将来一定还有重回朝班之日!”安慰了一阵,也没细审,就都站了起来,与王化贞“一躬而散”。

    朱由校问道:“这个邹元标、王纪对两人态度为什么大不相同,周应秋为什么没有说话。”

    魏忠贤小心回答:“回皇上话,邹元标、王纪都是东林党人,熊廷弼是楚党,王化贞也是东林党人,还是叶学士的弟子。周应秋不是东林党人,说话也不管用呀。”

    朱由校笑了起来,原来如此。看来自己上世的信息有误呀,这东林党人并不都是忠心耿耿的,明显的党同伐异,于是说道:“东林党人竟然敢如此肆无忌惮偏袒自己人,打击别党的人士吗?”

    “小的曾听人说,东林党的左光斗曾经说过一句话:若非同道,即为仇敌。”

    “呵呵,有意思,若非同道,即为仇敌。看来东林党是想一家独大,任何时候,一党独裁都是要不得的。你给我仔细查一下,朝中每个大臣是属于哪一个党的,我要搞多党合作,绝对不能让你一党独裁。”

    魏忠贤虽然听不懂皇上在说些什么,但至少自己要干什么还是听明白了的,所以行礼退出后,立即让人清理朝中大臣的党派归属,以便报于皇上。

    朱由校听了左光斗这句名言后,心里又犯了些思量,于是他召来王体乾,问道:”你查一下徐光启和孙承宗谁先中的进士。“

    王体乾躬身道:”圣上,奴婢记得两人都是万历三十二年中的进士。“

    朱由校奇道:”你每个人中进士的时间都记得清楚?这么厉害?“

    王体乾连连摇头:”奴婢只是对四品以上官员的资料做了一个统计,以备皇上随时查询。“

    朱由校道:”两人是同一年中进士,朕记得徐光启比孙承宗的官阶一直都高,为什么我要升徐光启当尚书内阁和大臣们都要反对,而孙承宗入阁反而没人反对呢?“

    王体乾低着头道:”奴婢不敢说。“

    ”恕你无罪,你说吧。“

    ”奴婢认为,内阁中大多是东林中人,朝中大臣特别是言官也是东林居多,而徐先生并不是东林人。“

    朱由校想来也应该是这样,他笑了笑道:”王体乾,你家里还有些什么人呀?“

    王体乾跪倒在地:”奴婢父母早亡,如今家中尚有一兄一弟,并侄子侄女等人。“

    ”有没有想过从侄子里选一个过继你的香火呀?“

    王体乾连连叩头:”皇上,奴婢做梦都想呀。“太监因为不能生育,所以很多大监都会过继一个儿子继承自己的香火,而明代太监想要收继子,必须要皇帝赐才行,当然偷偷摸摸的有,但那是得不到别人承认的。

    ”好吧,你办事确实不错,朕赐你选一个侄子过继到你名下,承了你的香火。“

    王体乾激动得全身颤抖,为免君前失仪,他一直等到走出御书房很远以后,才开始放声大哭,那哭声中却偏偏有着那压抑不住的欢喜之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