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太阳城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十六章救兵来也

    早上起来后,赵率教请袁崇焕去做战前动员,袁崇焕灰着脸摇了摇头道:“算了,不想做了,必败无疑,有何益处。(m.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赵率教只好亲自上阵,他对士兵们说道:“三天前我已经派人去山海关搬援军,很快就会有人前来支援,只要今天打退建奴的进攻,大家都可以回山海关了。”李承先鲁之甲等人也信誓旦旦地保证确实会有援军,只要打退建奴的第一波进攻就可以了,杨三和刘伯泽带着的青壮倒是不用动员,在十三山上打了这么长时间,在他们看来,建奴亦不过如此罢了。

    后金军吃过早饭后,终于开始进攻了。明军两边被围,已经没有出路,所以抵抗得倒是很坚决,虽然不停地有人中箭倒地,但也给后金军以一定的杀伤。岳托命令白甲兵加入战斗后,明军渐渐抵挡得有些吃力,如果不是赵率教和李承先及杨三挡在前面杀了几个白甲兵,早就崩溃了。

    后金是两边进攻,袁崇焕一直紧张地注视着西边的敌军动向,他发现西边的敌军分成了两个部分,而中间的空隙足有两百多步。他大喜过望,骑上马,带着几个亲兵就向那个空隙奔了过去。

    赵率教几人想要阻拦却已经来不及了,眼睁睁地看着他一头向前冲去,而明军见主帅先逃,顿时就泄了气,白甲兵终于冲进了城墙内,开始大肆屠杀四处逃散的明军,赵率教长叹一声,挥舞着武器又冲了上去。

    袁崇焕才逃出一里不到,前面突然响起隆隆的马蹄声,他吓得魂飞天外,急忙策马转身又向城中逃去。而后金军已经堵住了那个空隙,和他的亲兵打了起来。

    岳托这时也听到了马蹄声,他寻思不好,绝对不是自己人,立即命令鸣金收兵,赵率教这才明白是援军来了,大喜叫道:“援军来了,杀建奴呀。”一枪刺死前面一个甲兵,带着家丁冲了上去。

    这时马队已经可以看到了,一面近卫军的大旗下亮闪闪的盔甲晃得人眼花。马队冲到建奴阵前三百步才停了下来,指挥官一声令下,大家齐齐下马,端着燧发火铳排好了队伍。

    岳托大惊,看这武器盔甲的样子,和杜度说的京营倒是差不多,为何旗子上是近卫军呢?他急忙收拢部队,也不进攻,严阵以待。

    杜度说过,京营防守力量太强,但进攻倒是不大厉害,所以与京营作战,没有绝对把握最好不要进攻。

    明军指挥官整好队伍后,开始带人向前进攻,他们走得很慢,但再慢也能到达后金军面前,岳托犹豫一会,最后还是决定先试一下水再说,于是后金军也不后退,等着明军接近。

    明军距离约一百步时,岳托命令弓箭开始射击。箭射在明军身上,除了响起叮叮当当的声音,竟然一个也没有射倒。岳托仔细看去,才发现明军的盔甲与以前的铁鳞甲完全不同,上身整个就是一块铁板,而且头盔下面竟然有面甲,现在放了下来,整个脸部只有眼睛部位有两个孔,而箭射在铁甲上,竟然连白点都没有一个。

    岳托大惊,这样的盔甲面前,大金引以为自豪的重箭将会完全无用,如果明军都装备这样的盔甲,那这仗可就真的不用打了。他命令停止射击,拿出长兵器等待明军接近。

    明军距离约五十步时,指挥官一声令下,明军停止前进,第一排士军举起手中的火铳,对准前方。信号兵敲响了大鼓,火铳声响起,白烟弥漫在阵前,约十秒钟后鼓声再起,又是一阵枪声,再起再响,如是者三,后金军前排的士兵倒下了一片。

    岳托知道今日是讨不了好了,京营看起来比上次杜度遇到的时候又强了一些,至少这装备就和杜度所说的不同,虽然明军援兵只有一千来人,但旁边还有七千多明军,在援军未来之时,这些明军确实没有威胁,但有了援军,这些明军就会很难缠了。

    他命令部队慢慢后退,与明军脱离接触,然后汉军迅速后撤,后金军上马,徐徐跟随掩护汉军撤退。明军援军也不追赶,先与明军汇合。

    援军指挥官上前拱手道:“在下卢象升,请问赵将军可在。”

    赵率教尚未作答,袁崇焕已经迈步上前说道:“本官宁前道兵备佥事袁崇焕,可是王经略让你来的。”

    卢象升脾气极好,也不生气答道:“本官侍读学士卢象升,现为近卫军监军,见过袁佥事。”

    兵备佥事不过是正六品,而侍读学士是从五品,袁崇焕连忙对卢象升行礼道:“不敢,见过卢学士。下官奉旨前住十三山接应义民,本来已经接应了十余万人,在觉华岛去掉妇嬬后尚有三万青壮,建奴紧跟我等而来,将青壮驱散,幸亏学士赶来,救了我等,在此谢过学士的大恩。”

    卢象升道:“我等是遇到赵将军的家丁才知道这里的情况的,现今请袁大人收拢部下,搜寻逃散的青壮,先往山海关行去,赵将军可带领我近卫军前去追赶建奴。”

    赵率教上前拱手领命,卢象升带着近卫军骑上了战马,开始追击后金军,很快就追上了岳托的后卫部队,岳托命令下马准备战斗,赵率教大吼一声,就要带着家丁向前冲,卢象升连忙制止道:“赵将军请不要着急,我们商量一下然后再动手好吗?”

    赵率教见他如此客气有礼,连忙于马上行礼道:“是小的鲁莽了,请学士吩咐。”

    卢象升笑笑道:“请赵将军不要客气,我近卫军有火铳,而且火铳能及远,所以我认为我们不用冲阵,只需要用火铳攻击,然后后退,等他们再走的时候再攻击,这样主动权握于我手,用蚕食之法应该可以给敌人最大杀伤,而又能减少我方损失,不知赵将军以为如何?”

    赵率教听后拱手道:“学士之策,可伤敌而不会损己,率教受教了,请学士吩咐我等行止。”

    各种求,谢谢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