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太阳城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二十九迁安铁矿

    永平府迁安县朱家沟,这里正在进行热火朝天的建设。(手机阅读请访问m.k6uk.com)一群大汉光着膀子,抬着大筐向计量处走去,在微寒的风中却满身大汗,领头的汉子叫道:“大家再加把劲,今天我们组一定可以拿第一,十块钱奖金是我们的了。”众人齐声称诺。

    这时另一群大汉也抬着筐从他们旁边跑了过去,留下一阵笑声:“刘四海,今天的奖金是我们的了,你们等下次吧,哈哈哈。”

    刘四海大怒叫道:“王五,你拿到了再说,现在还只到下午三点,急什么。”然后对同伴说道:“不要管他们,他们跑着走不能持久的,我们不要跑,老人有话,不怕慢,就怕站,我们均匀用力,可以赢过他们的。”

    大家将大筐放在磅秤上,管事叫道:“去皮一百八十斤,去皮一百七十斤……十筐总计一千七百五十五斤,计在甲六组名下,你们现在居于第二名,加把劲就可能到第一哟。”

    刘四海问道:“丙三组比我们多多少?”

    管事看了一下本子回道:“多了一千九百五十斤,一趟的量,他们也比你们多跑了两趟。”

    刘四海回头看了看远处高塔上的时钟,正好是下午三点一刻,距离下工还有两个钟头又三刻,应该可以赶上王五他们,他挥挥手道:“看着吧,我们一定可以赢丙三组的,迁安铁矿最快采矿班组那可不是靠吹牛皮来的,今天的十块钱奖金又是我们的了。”

    迁安铁矿现在是大明最大的铁矿,朱由校前世正好听说过这个铁矿,之所以把辽民安置在迁安,也是想给铁矿提供足够的劳力。所以他找来工部尚书姚思仁,要他组织人去迁安进行勘探。

    姚思仁却道:“陛下,臣不知迁安有铁,不知陛下从何处知迁安有铁事,臣想请来询问查证。”

    看着这白发苍苍的老臣,朱由校只能叹息:“姚卿,有没有铁,你派人去勘探一下不就知道了吗?何必管它是谁说的呢?”

    “陛下,工部行事,皆应有章可循,如无确实证据,请恕臣不敢派人前去勘探,以免浪费人力和钱财。”

    朱由校气得七窍生烟,却又不能把这老头子如何,只好转身去找魏忠贤。魏忠贤一听有铁两眼放光,急不可待地说道:”圣上,不用找工部,我们内廷有专门采矿的人才。“

    朱由校道:”哪个监是会采矿的?“

    魏忠贤回道:”圣上,银作局虽然是打造金银器饰的,但里面有人知道如何开采银矿呀,银矿都会开采,难道铁矿不会开吗?“

    朱由校怒笑道:”这两个是一样的吗?你会栽玉米,难道你就一定会栽萝卜?等等,这个真的差不多呢,你去问下,看有没有懂开铁矿的,我们不是有很多太监没事干吗?你上次还说要在宫内开内操的,现在好了,给我派到铁矿里去干活吧。“

    魏忠贤大惊,如果真的此事成行,大家知道是自己出的主意,那在内廷自己就不用做人了,大家都要恨死自己了,于是急忙道:”圣上,内官您让他去采矿只怕有些难度,一来不熟悉,二来内官身体一般都偏弱,采得几天矿只怕命都要丢掉,请圣上开恩呀。“

    朱由校想了想,内官们确实大多数身体不大好,不知道是不是内分泌的问题,于是改口道:”不要他们去采矿,但是监督记账什么的总可以吧,你先去问,有采矿人才了就好办事了。“

    魏忠贤连忙跑去银作局,掌印太监将他接了进去,魏忠贤将他敬上的茶推开道:”你们这里有没有会采矿的人呀。“

    掌印太监笑道:”厂公,当然有呀,银作局自己在京西有一座小银矿,都是我们自己采的。“

    ”不是开采银矿,是铁矿,只需要开采出来,冶炼不关我们的事,兵器局负责的。“

    掌印太监笑得更灿烂了:”厂公,这个倒是真的有,我们银作局有一个掌班,以前家里就是开铁厂的,他一直管铁厂里的矿石开采,后来家里犯了事,他一咬牙才进了宫,这事找他准没有错。“

    魏忠贤大喜:”将他叫来,洒家要问问,可不能出错的,不然圣上怪罪下来可担当不起。“

    掌印将掌班叫了进来,魏忠贤见是一个二十来岁的年轻太监,就怒道:”李经明,你胆子大了呀,竟然敢欺骗你爷爷我了。“

    李经明一下子跪在地上叫道:”厂公,我的亲爷爷,小的怎么敢欺骗您老人家呀。“

    ”你说这人在家里管开矿,他现在不过二十岁左右,能有什么开铁矿的经验。“

    李经明这才放下心来,继续跪在地上道:”厂公息怒,这陈修只是看着面嫩,其实都有三十多岁了,进宫前孩子都有十岁了。“

    那陈修也跪倒道:”厂公,奴婢是一年多以前进的宫,奴婢今年三十五了,在家里管理铁矿共有十二年,请厂公明查。“

    魏忠贤再确认一次:”你真的有三十五了?“

    陈修道:”确实是三十五。“

    魏忠贤这才露出笑脸道:”都起来,跪着做什么。是洒家错怪你们两个了,陈修是吧,现在如果要你去开采一个铁矿,各个方面的事你都懂吗?“

    陈修露出自信的笑容道:”别人不好说,开采铁矿之事,奴婢干了这么长时间,还是可以说略懂一些的。“

    魏忠贤笑道:”那就好,你找几个懂这行的人,做好准备,我禀告圣上后,就去给我采矿。“

    陈修道:”厂公,是原来的矿井吗?“

    魏忠贤想了一下道:”听圣上说,应该是新的,工部不愿意去勘探,所以交给我们来做。“

    陈修急了,赶紧说道:”厂公,新矿要先勘探的,不然到时没有矿或者矿石太少就不好了。“

    魏忠贤笑了:”你放心,只要圣上说那里有铁矿,那就一定有铁矿,千万不要怀疑圣上的判断,我做事的原则就是皇上说铁可以在水面上不沉,那就一定可以不沉,如果沉了,那是我们没有做好,没有做对,但圣上说的话是绝对不会错的,洒家跟着圣上这几年,从来没有看到圣上说过一句错话,所以,我们只要去到那里,找对地方开始采矿就可以了。“

    各种求,谢谢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