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太阳城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三十七章总参谋部的熊先生

    军衔条例也制定出来了,其中最重要的一点是,军衔低的必须无条件服从军衔高的,这样战斗中即使主官牺牲了,也不至于会没有指挥而乱做一团。(M.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至于军衔的调整规则是分两种情况,战时会以功劳为依据来晋升军衔。和平时则是士兵新入伍为新兵,达到刺杀标准后直接转为列兵或者上等兵,上等兵三年可晋升一级直到上士,四年可晋升一级直到上尉,五年可晋升一级可到上校,而上校以上则必有通过军功才能升上去。这样一个新兵,如果在和平年代,在不犯错误的情况下,可以经过三十六年晋升到上校,而这时,他显然已经不可能再呆在军队中了。这就给了大家一个信息,要升军衔,那就打仗立功吧。

    军功也有复杂的条例管着,每次战斗后,军法官会把你的功劳记录在案,然后折算成你可以晋升军衔的级数,所以以后军人升官是指升军衔,而军职则有另一套条例,根据你的战损率,任务完成度来衡量你的指挥效率,这才是你升职的依据。

    第一师下辖三个步兵旅,一个炮兵营,两个骑兵营,共一万五千多人。第二师辖两个步兵旅,两个炮兵营共一万一千多人,第三师辖三个步兵旅,三个骑兵营,共一万三千多人。独立旅共辖有三个步兵营,三个骑兵营,一个炮兵营,共一万多人。

    近卫军各部整肃完毕后,朱由校下令第一师带着白杆兵前往辽南,占领一处地方后力求控制整个辽南,第二师前往觉华岛,替换原来在觉华岛的守军。第三师和独立旅拱卫京师。

    鲁钦和周遇吉刚从西南回来倒是没有什么,满桂不高兴了,他也变聪明了,不直接去找朱由校,而是去找卢象升,要他去和皇帝说说,让自己去杀建奴。

    卢象升笑道:“谦益,你不要急,圣上说过了的,很快就会派你出战的,还是先练好兵吧。”

    满桂满脸不信:“卢学士可不要骗我,圣上真的这么说过吗?”

    卢象升道:“我可不敢假传圣旨,满旅长你就放心吧,圣上的心胸大着呢,你不用担心没有仗打,先把妻子娶了是正经。”

    满桂脸色变得通红:“这个事杨参谋长说包在他身上,他去找大长公主给属下作媒呢。”

    “那好,等着吃你的喜酒呢,最好我们在辽南得胜回来时可以喝满月酒就好了。”

    满桂红着脸期期艾艾说不出话来,卢象升也不再打趣他:“圣上要用你去打北虏呢,你熟悉那边,好好去练兵吧。”

    满桂这才高兴起来,他这么长时间都在和蒙古人作对,自然知道现在这个阶段和蒙古人不可能大打,但偶尔敲打他们一下还是必要的。虽然不能和打建奴相比,总比窝在京里好得多吧。

    熊廷弼与王化贞被判了斩刑,暂时关押在诏狱中,等待秋决。而这时毛文龙上奏,愿意用自己的功劳抵消王化贞的罪责,请皇帝恩准,而这时其他大臣也都趁机上奏,为两人求情。

    朱由校本来就要找个理由把这两人安排下,于是看到毛文龙的奏折后,发布了特赦令:赦免熊廷弼和王化贞死罪,但免去一切职务,改为充军蓟辽。

    熊廷弼被充军到辽南,而这时杨光夔已经带着总参谋部来到了觉华岛,熊廷弼被直接送到觉华岛,成为了总参谋部的一名老兵,哦,不是,是新兵。这位老新兵戴着一条杠的肩章,来到总参谋部报到。

    杨光夔带着所有的参谋们在大门口迎接熊廷弼,熊廷弼做势就在跪下,杨光夔急忙上前扶住了他道:“熊经略不必如此,小子怎么能当得了熊经略的大礼。”

    熊廷弼坚持要大礼参拜,他说道:“世上万事万物,都应该有规矩存在,廷弼既然被发配到此,早就不是经略了,现在就是杨参谋长手下的兵,哪能不行礼呢?”

    杨光夔拗不过这位老人,只好说道:“你既然是我近卫军中的兵,那就要按我近卫军的规矩来,军中见礼,不用跪拜,你行军礼就行了。”

    旁边一名参谋上前给熊廷弼示范军礼,熊廷弼就按照他的样子给杨光夔敬了军礼,杨光夔回了礼,然后肃手请熊廷弼入内,熊廷弼坚持要杨光夔先进,两人僵持了一会儿,最后一起携手而进。

    进了参谋部,杨光夔请熊廷弼坐了客座,熊廷弼倒是没有坚持,坐了下来。杨光夔道:“我等后学小子,盼熊经略,哦不,熊先生眼都盼直了。参谋部新设,圣上只说是总管全军,制定作战计划,小子是摸头不知脑,都等着您来主持的呢。”

    熊廷弼面有得色道:“败军之将,何敢言勇,杨参谋长这话廷弼可担当不起。”

    杨光夔向京师方向拱手道:“圣上说,参赞辽东军机,无人可以超过熊先生,要小子仔细地跟着您学呢!”

    熊廷弼面色更欢:“不敢当圣上谬赞,廷弼在辽东这么多年,一直……”说到这里,突然反应过来,这哪里是赞扬呀,皇帝的意思是说他参赞军机出出主意还是不错的,但自己领兵作战那就不行了。

    于是立即改口道:“一直都少有建树,年初更是遭遇广宁惨败,今日回想,固然有王化贞的原因在内,我自己又何尝不是多有错处呢。以后如能帮得杨参谋长一星半点,那也是廷弼的运气和福气。”

    杨光夔很奇怪他前后转折太快,不过也没有多在意,既然熊廷弼答应帮忙,那自然是求之不得,当下就开始向熊廷弼请教。

    熊廷弼明白了皇帝对自己的看法以后,心里懔然,自己已经不是辽东经略了,自己已是犯法当斩,皇帝法外开恩赦免才能苟活的,当日种种,尽数忘却了吧,尽心做好眼前的事,将建奴逐出边墙。

    当下肃容道:”杨参谋长,廷弼觉得,参谋部要参赞军机,首先要的就是庙算,天文地理,敌军调动,都要先搞清楚,谋定而后动方是正理。“

    各种求,谢谢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