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太阳城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三十八章杨嗣昌的后勤策略

    杨光夔赞道:”果然熊先生所讲甚合圣上心意。(看啦又看♀手机版m.k6uk.com)圣上说,作战前要进行大量的推演,要考虑到各个方面的影响,每种情况都应该要先有预案,这样才能化解敌方的阴谋,那么我们就拥有更大的赢的可能性。“

    说罢示意旁边的参谋,那参谋站起来,将中间案上铺的布轻轻揭开,露出了案桌上的沙盘模型。

    熊廷弼一看到沙盘,眼睛再也挪不开,平日里见到的地图简陋粗糙,而这沙盘连山的高低,河的宽窄都可以详细地表示出来,实在是研究军事行动时的无上妙器呀。

    杨光夔道:”圣上把这个称为沙盘,我们进行推演就是在这上面进行,但我们情报不足,熊先生久在辽东,不知可有补充的地方。“

    熊廷弼站起来仔细看了起来,边看边回忆起来,真的让他找到了一处错误:“这里还有一条小路可以通往辽阳,可以加上。我就只能看出这个问题。”

    杨光夔让参谋在沙盘上标出,然后问道:“圣上要我们先在辽南扎下一枚钉子,熊先生看来是先攻哪里为好?”

    熊廷弼仔细地看了看沙盘道:“就不知道参谋长的心大不大?”

    杨光夔道:“熊先生此话怎么讲?”

    熊廷弼笑道:“皇上是要在辽南扎钉子,钉子的位置是大有商榷的余地的,如果你心小,想扎一根安稳的钉子,那当然可以先打金州。如果打下金州卫,占据南关,那整个金州可以说是固若金汤,这个钉子就可以扎得很牢靠。”

    杨光夔看了看金州卫又道:“如果我心大又应该如何呢?”

    熊廷弼道:“如果心大,那就直接打盖州,这里一打下,然后向南打下复州,金州,向北威胁耀州和海州,这个钉子周围的地方就大了,辽民逃过来会更容易一些,建奴要防备我们随时攻打耀州海州甚至鞍山。”

    杨光夔又问道:“那熊先生觉得打哪里好一些呢?”

    熊廷弼笑道:“如果是我带兵,我当然会进攻盖州甚至耀州,这样离建奴近,随时可以攻击他们,只是我军野战能力还是和建奴有些差异,只怕攻击时不能取得很好战绩。”

    杨光夔道:“我近卫军野战不会比建奴差,这样吧,我们先准备几套方案,参谋们进行推演,等第一师来了以后由卢师长选择进攻的方向。白健森,你带你们组推演攻打金州,李德林,你们组推演攻打盖州,多想几种可能,多准备一些,我们的将士战斗就会顺利一些,牺牲就会少一些。戴春风,你负责与骆同知联络,将锦衣卫的情报及时通报给参谋部。”

    几天后第一师也来到了觉华岛。觉华岛将会成为明军出兵辽西的桥头堡和整个辽东的物资基地。觉华岛离岸二十多里,有一主岛和三小岛,主岛呈两头宽,中间狭,不规则的葫芦状,海岸线长约五十多里,总面积大约五十多平方里(十三点五平方公里),岛上储存有近卫军所需要的粮草火药等,其中粮食约十二万石,可供近卫军两师及水师三万多人一年的需要。

    原觉华岛守将金冠,姚与贤等人都带着士兵坐船去了山海关,只留下千余艘船和水军四千多人及商人约两千人,水军统领是原登州卫指挥佥事戚祚国,戚继光的长子,他现在是水军参将,暂时划入近卫军系列,负责运输兵员粮草。

    商人们则是来卖粮食给觉华岛守军换盐引的,本来也是应该与金冠他们一起走的,但被杨嗣昌留了下来,说是感谢义商们的帮助,一定要一起喝杯酒以后才能走。

    宴会在原来的觉华岛卫所衙门举行,商人共有五十余家,一共坐了八桌。杨嗣昌在主桌举起酒杯道:“诸位义商,首先让我们一起祝圣上龙体安康,请饮了此杯。”说罢和刘伯泽把杯中酒一口喝完,将杯底亮了一下。

    众商人被留住了,心中一直在打鼓,不知道新来的什么后勤部长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只好惴惴地干了杯中酒。

    杨嗣昌道:“今日把各位留下,实在是有要事相商,先给各位透一个底,皇上有意修改开中法。”

    开中法是明代鼓励商人输运粮食到边塞换取盐引﹐给予贩盐专利的制度,大致分为报中﹑守支﹑市易三步。报中是盐商按照大明朝廷的招商榜文所要求的,把粮食(或其它物品,如丝绢甚至马匹)运到指定的边防地区粮仓﹐向政府换取盐引﹔守支是盐商换取盐引后﹐凭盐引到指定的盐场守候支盐﹔市易是盐商把得到的盐运到指定的地区销售。

    开中法从洪武年间开始运行,两百多年来,已经出现很多弊端,皇室﹑宦官﹑贵族﹑官僚们见持有盐引有利可图﹐纷纷奏讨盐引﹐转卖于盐商﹐从中牟利。这一现象被称为“占窝”。这种现象愈演愈烈﹐破坏了开中制度﹐也严重影响了政府的财政收入﹐改革盐法以弥补国家的财政收入已势在必行。

    朱由校想要改革盐法,那首先影响到的就是这些商人,所以杨嗣昌一开口,商人们就面色大变。贩盐之利极大,中国著名的晋商浙商最早都是贩盐起家。运粮到觉华岛的主要是京师商人和山东商人,他们从京师或者山东买粮,用船运来觉华岛,只为了取得盐引,好在长芦盐场去支盐。现在皇帝要改革盐法,谁知道最后会改成什么样子,也不知道他们还能不能继续进行卖盐的好生意。

    杨嗣昌也不作声,只是端着酒杯看着慌乱的商人们。终于有商人忍不住了,站起来问道:“部长大人,不知道开中法会如何改?”

    杨嗣昌笑道:“我只知道开中法要改革,至于如何改,这个还不知道,今天留各位在此,却不是要讨论开中法如何改的问题,而是有一大注财货,想要送与各位义商,不知道各位有没有兴趣呀?”

    大家新年快乐!各种求:收藏推荐月票,谢谢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