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太阳城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四十二章刘兴祚

    进到房里时,才发现杨三已经将一人打倒在地,而且绑了起来,封住了哑穴。(m.k6uk.com手机阅读)众人仔细检查了邻近各房,发现都没有人,才回到这间房里。

    张召云将地上的人拎了起来,将他按在椅子上,用匕首抵住他的喉咙,轻声说道:“只要你敢喊,我就直接割断它,你听明白了吗?”

    那人连连点头,杨三上前将哑穴解开,手指却不收回,那人道:“我不会喊的,再说我这府中一共就这三个人,喊也不会有人听到的,您放心,我自己的命,我会珍惜的。”

    杨三倒是有些欣赏他了,不过现在顾不了这么多,他小声问道:“你就是王游击吗?”

    王丙大喜道:“正是在下,不知是哪路英雄,王丙有失远迎,得罪莫怪。”

    杨三说道:“我们是深井墩的,手头不宽裕了想找王游击借点钱来用用。”

    王丙道:“这个没问题,我叫王义去给你们拿,五百两可以了吗?我只有这么多现银,其它的都是珠宝什么的,好汉如果愿意都可以拿走。”他没有听到惨叫,以为另两个人也和他一样只是被抓住了。

    杨三笑了笑道:“可是刚才听到王游击说的事,突然发现并不需要找王游击要这点小钱了,如果把刘爱塔要反的事报给了大金国,那至少可以得个参将吧!”

    王丙心里暗骂,还想得参将,大金不给你个斩首就不错了,不过他当然要鼓励这种行为:“原来好汉是想抢这份功劳,小弟绝对不敢和好汉争功,请好汉放了小弟,我们一起来细细谋划,请放心,谋划好了好汉去领功,小弟先在此恭贺好汉爷高升!”

    杨三继续笑道:“不急,我怎么知道你说的是真是假,如果是个假的,那可是砍头的生意,你给我说说,这个什么刘爱塔为什么要逃走呀?”

    王丙只好说道:“好汉爷,这刘爱塔本来叫刘兴祚,虽然早就归了大金,但他贼心不死,总想着逃回关内,他弟弟刘兴仁鼓动辽民,却被我兄弟发现了,本来准备报上去了升个官的,现在我愿意拱手让于好汉,日后大家就是同僚了。”

    他心里想,大家都要是同僚了,怎么还不把自己松开?只见杨三点了点头,心里一喜,喉头一凉,却是张召云一刀割开了他的喉咙,他指着杨三,血不断地从喉咙涌出,却到死也没有想明白为什么这些人要杀了他,大家一起领功劳不好吗?自己如此低声下气都不能让他们稍微相信一下自己吗?

    杨三看着死不瞑目的王丙道:“计划有变,我们先要找个机会和这个刘爱塔接触试下,如果能够策反此人,当可为近卫军的行动增添极大助力,能少牺牲那就是大善。”

    几人从墙头翻过,迅速消失在夜色中。而在同一时间,刘爱塔则看着面前绑着的生员金应魁,神色复杂。他在万历三十三年时,因为觉得秀才的样子很威风,于是在还没有取得秀才功名时用了秀才的装束,被开原道将领鞭挞了一顿。当时年轻气盛,一怒之下便带着六兄弟一起投了努尔哈赤。

    当时少年,只觉得不能受了委屈,但年岁渐长后,后金残酷的民族压迫和奴役,汉人的惨遭蹂躏,深深震动了他未泯的良知,激起强烈的民族大义感,而开始采取对抗行动,后金想要杀辽南汉人以节约粮食,他在努尔哈赤面前力陈保留汉民的好处,认为汉民除了保障自己的生存外,还可以提供一部分军粮,使得辽南汉民得以暂时保全。后金一些首领想把辽民都变成包衣,也被他阻拦,这就使得后金一些人看他不顺眼,他也知道最后后金还是会在粮食不足的情况下屠杀汉人,所以就想组织汉人逃到关内以躲过这迟早要来的杀身之祸。

    他让他的兄弟们去联络辽民,准备组织大家南逃,不想他的手下却把正在串联辽民的金应魁给抓住了,送到了他这里来。

    金应魁大声道:“你本是汉人,剃发易服可有面目去见祖宗?”

    刘兴祚冷笑道:“你还是先考虑你自己吧,我很快就要将你送到辽阳,真是多谢你,我又能升官了。”

    金应魁也回笑道:“送给建奴,最多不过是个死,人生自古谁无死,我死了都要比你这个认贼作父的不孝子要强。”

    刘兴祚道:“你嘴巴挺硬的呀,那个和你一起的小子叫什么,你快快招来,免受皮肉之苦。”

    金应魁呸了一声,不再理他。刘兴祚叫道:“来人呀,把他拉出去狠狠地打,一定要他招出逃走的那小子来。”

    两人应声而入,将金应魁拖到旁边一个屋子里,刘兴仁恶狠狠地拿着一个鞭子道:“小子,你招还是不招。”

    金应魁根本不理他,刘兴仁大怒道:“看你嘴硬还是老子的鞭子硬。”一鞭子就抽向他的臀部。

    “啪”的一声响,金应魁的眼泪就出来了,刘兴仁的鞭子用得很熟练,鞭尾还回弹了一下,让已经破皮的地方又挨了一下轻的,但这轻的比重的更痛,可怜金应魁细皮嫩肉的,直接就叫了出来。

    刘兴仁得意地道:“原来就是这种货色,我还以为遇到哪里来的英雄好汉了呢,招了吧小子。”

    金应魁觉得屁股上的肉已经不是自己的了,这时候剧烈的疼痛使得他只想直接讲出刘进庆的名字地址,然后就可以免受这种痛苦了,他哼了两下,觉得痛得弱一些了,于是叫道:“我不会讲的。”

    刘兴祚在外面听到后摇了摇头,这人挨不过五下就会什么都说了。后金应该不会找这样的人来试探自己,看来是自己想多了。

    刘兴仁也明白金应魁只是靠着一口气硬撑着,于是又是两鞭,金应魁杀猪一样地开始叫:“别打了,我说我说。”

    刘兴祚发现自己还高看了他,无奈地笑了笑,这人应该是个楞头青,一时热血就想来煽动辽民一起南逃,还是再打几下,再找个由头把他放了吧。

    各种求,谢谢支持!历史上刘兴祚就是被王丙出卖,结果导致刘兴仁死,大批辽民被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