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太阳城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五十三章戴春风的春风

    不料这颗子弹正好打在石头上,却溅到旁边一个辽民的腿上,虽然威力不大,那辽民连打带吓地倒在了地上,这下辽民呼地散了开来,最近的都离石头至少十五步。(看啦又看♀手机版m.k6uk.com)

    这时戴春风让人拿来六条绳子,自己先顺着绳子滑了下去,其他人有样学样,很快就下到了城墙下。这时戴春风向上面喊了一声,绳子就收了上去。

    他转过身来,拿出自己的短铳,对着辽民挥舞了一下道:“乱哄哄的干什么?都给老子站好队,一个挨着一个,来,你们站在前面,分成五队,胡旗长,开始维持秩序,一队两个人,其它人端好火铳,有不听话的我指向谁就向谁开火。”

    十个士兵拿着火铳上前维持秩序,要辽民们一个个站好,却效果极差,老实些的辽民还好,有些辽民嘴里嘀咕着“干嘛还不开门”,对士兵的劝说要理不理。

    胡琴斋拿着火铳上前,一枪托将一个不听劝说的辽民打翻在地,然后一脚踢在他肚子上,连续不断地踢,那个辽民在地上不停翻滚,叫着:“军爷我听话,不要打了。”

    胡琴斋打累了才停了下来,用阴冷的目光看着辽民们,目光到处,辽民都站着一动也不敢动。戴春风暗赞一声:“这小个子硬是要得。”

    他走上前,扫了辽民一圈说道:“你们这么厉害,为什么不在建奴面前表现呀?现在在我们面前耍威风,以为老子不敢把你怎么样是吧,再有不听话的,直接杀掉。”

    他前面威胁过一次,辽民根本没有理会,但这次有胡琴斋的死命殴打在前,辽民们知道他不是说笑的了,于是队伍很快就排好了,而且整个队伍鸦雀无声。

    戴春风等队伍排好后道:“给老子听清楚,要你做什么就照做,现在老子提一个人出来,有人认识他的就跟着出来,如果有不认识的装作认识的,那就别怪老子不客气。”

    说罢他将第一排第一个拉了出来,站在丢下的石头边,然后看了队伍一眼,立时有五个人就跑了出来,戴春风问道:“还有吗?”队伍里没人作声,也没人出来。

    然后他将这六个人带到另一边,让他们各自分开到听不到声音,然后招手将胡琴斋叫来道:”你带五个机灵些的人,一个个问清楚他们的名字,住址和彼此之间的关系,然后再汇合看下有没有问题。“

    胡琴斋自和五个手下去盘问,过了一会几人一汇总,发现没有问题,戴春风将这五人拉到辽民前道:”认识这几个人的来到这边。“

    又有二十个人来到这里,戴春风首先问原来的五人道:”你们都认识这些人吗,仔细看好哟,错了要你好看。“

    五人仔细打量后都说认识,戴春风指着五人中的一个又问道:”你周围这几个你认识了多长时间?“

    那个人答道:”陈娃子是我邻居,张大伯是我邻居,刘三是我妹夫,邓小贤是我前不久被抓到后认识的。“

    戴春风点了点头,将他们四个拉到辽民前道:”有认识这几个的出来。“

    又有十多个人从队伍里面出来,戴春风叫道:”胡琴斋。“胡琴斋手一招,带着几个士兵大步上前,将火铳举在手里对准了邓小贤。

    戴春风欣赏地看了他一眼,然后笑着对邓小贤道:”好胆色,可惜碰到了老子我,你们是乖乖地束手就擒呢还是玩一出负隅顽抗呢?“

    邓小贤笑道:”军爷说什么呢,小的胆子很小,人又笨,不知道军爷说……“

    他竟然边说边动了手,他旁边的五个人也同时行动,六个人一人一把小插子,一起向戴春风扑了过去。几人当然知道戴春风是这里最高的官,想要胁持他来谋一条活路。

    戴春风手一举,短铳喷出火来,跃起来的邓小贤一下子倒在地上,大腿部位汩汩地冒着血。而这时胡琴斋的火铳也打倒了一个大汉,士兵们反应慢些,有三个火铳跟着开火,打伤了三个人,还有一个则一刀插向戴春风的头部。

    戴春风向后退了一步,那人刀子插了个空,戴春风一脚踢向他的面部,将他上下颌踢得错了位,胡琴斋举起手中的火铳,一刺刀将他的脖子刺穿。

    邓小贤一时不得就死,他看着戴春风道:”难道我们就装得这么差吗?你们两个都看穿了我们。“

    戴春风笑笑道:”其实老子不过是诈你一下罢了,想不到你这么急,一下子就露出了破绽。“

    邓小贤不相信地说道:”不可能,你叫一声那个人就把火铳对准了我,你们又没有交谈,说明他也怀疑我了。“

    戴春风冷下脸来道:”死都要死了,怎么废话这么多,胡琴斋。“

    胡琴斋上前,一刀将邓小贤刺死,另外几个士兵将中了火铳的几人都补了几刺刀,然后开始在他们身上搜查。

    结果除了每人身上搜出几块银子外,什么都没有了,戴春风骂道:”他妈的穷鬼,这些银子赏给你们了。“

    胡琴斋上前伸出手,士兵将银子交到他手中。胡琴斋笑笑道:”我们第一师有规定,缴获要归公,不准私分。“

    戴春风骂道:”知道你们第一师规矩多,我们参谋部也是一样的,我刚才不过是忘记了。胡琴斋你不错,你是怎么看出他是后金谍子的?“

    胡琴斋笑道:”我也只是怀疑,后来上尉叫我上前我才知道上尉已经看出他是谍子了。“

    戴春风哦了一声道:”就按刚才的办法查,后面会越来越快,只要是新认识的,必须报告给我,去吧。“看着去忙碌的胡琴斋,嘀咕道:”老子也只是怀疑,真的是诈的呀。“

    因为前面的人都是可信的,那后面只要找出他们认识的时间长久的人就行了,至于那些确实找不到认识的人的辽民,戴春风将他们集中在一起,暂时看管起来开始搜身,结果都没搜出东西来,只好作罢。

    即使这样,也快到晚上才把辽民甄别完毕,戴春风叫开了西城门,又累又饿的辽民在他的余威之下,都乖乖地排队进入城里。

    求点击推荐月票订阅,谢谢支持!在别的地方看的可不可以投一下票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