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太阳城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一百零七章 立誓

    木神龙听他说到有两具尸骨,心里一跳,立即追问:“那两具尸骨,是怎生情形?尸骨旁可有......可有什么不寻常的事物?”

    李龙烟道:“尸骨就是尸骨,光秃秃的躺在那里,身旁什么都没有。(Www.K6uk.Com)不过可以看出,两具尸骨是一男一女。”

    玄铁牌既然被木神龙拿到,李龙烟知道没指望讨回,将与之相关的部分事实如实相告,不过,那两柄宝剑和融骨凝髓法要秘笈却隐瞒了未说。这还是瞧在木神龙救了自己一命的份上,否则胡乱说个地方,压根不提这两具尸骨,谅他也无从探知真假。

    至于庄百龄的尸骨和息之道秘笈,与魔教毫无干系,更没必要告之。

    木神龙沉吟半晌,说道:“那两具尸骨之上,可有什么伤痕?周围可有打斗痕迹?“

    李龙烟道:“不知道。尸骨那么吓人,我们都没敢走得太近;至于打斗痕迹,我们也没留意。”

    木神龙哼了一声,想想也是,小孩子怕死人,多半不敢近前细瞧,至于打斗痕迹,别说他们不懂,就算懂得门道,上百年过去,什么痕迹都被侵蚀得无影无踪,要看也无从看起。

    圣血门有三大至宝,一是融骨凝髓法要秘笈,二是冰火双剑,三是玄铁令牌。这三样宝物,均在八十年前宗门巨变中遗失。

    少了这三样宝物,圣血门气运不在,逐渐衰落。数十年来,教中主事之人,无不以寻回宗门圣物为己任,盼能籍此将圣血门重振雄风。

    然而八十年过去,寻找圣物,不啻大海捞针。随着年月渐远,教中人早已不做此想,他们把精力都放在改善宗门功法之上。木神龙虽然武功卓绝,对宗门功法的修改却也苦无善策,只能退而求其次,已药物缓解功法缺陷。望云谷的丹阳草,便是遏制寒毒的灵药之一。

    江南有奇花名为“金焰”,亦是纯阳灵药,对克制寒毒甚有效用。木神龙此番来到江南,便是要查探此灵药所在。

    金焰虽不如丹阳草那么珍贵,却也颇为罕见,江南出产此药的所在,大都被几个药业巨头掌控,李家堂和夏氏神龙轩自然也在其中。

    这两大家族定时采集金焰花制作各种药物,其中也有温补驱寒的。倘若圣血门以正常渠道在市面上购买,也是一法,但一来价格昂贵,二来终究受制于人,不如自己寻得产地,栽培种植,可保长久供用。

    木神龙来到江南已有数月之久,遍访各处名山大川,终于在杭州城外西南四十里一处山岭中找到了金焰花。那地方甚为隐秘,金焰花约有两百多株;虽然不多,但若请教中药植大师悉心养护,或有衍生繁茂之望。

    灵药既已寻到,木神龙自是心下喜慰,倘能由此解得教中弟子练功困厄,不再吸食人血,则一来可以免遭武林中人攻讦,二来教中弟子练功信心大增,一批天赋杰出的弟子可以顺利突破难关,进阶高手之列。

    高手既多而声名渐善,圣血门将有望在一代人的时间里,逐步走向繁盛。

    今者无意中又得到教中祖传圣物玄铁牌,木神龙将此物抚摩半响,抬头望天,心下感慨,寻思:“难道说,我圣教果然气数未尽,今番得蒙天意眷顾,既得灵药,复得圣物,如若老天真有让我圣教复兴之意,木某自当殚精竭虑,为圣教大大出力。”

    他将玄铁牌放在一块大石之上,屈膝跪地,恭恭敬敬磕了三个头,心下虔诚祷祝。

    礼毕起身,将玄铁牌收入怀中藏好。他扫了一眼李龙烟和小菲,心想:“这两个小鬼,却怎生处置才好?”

    依他性子,对这两个小家伙,一杖一个杀了最是干净,但圣血门向有教规,对寻到宗门圣物者,不但不能加害,还须尽力满足此人一个心愿。木神龙皱起眉头,心道:“他奶奶的!这姓李的小子虽和我们无甚纠葛,但他老爹却和本教作对,上次助飞雪帮抢夺丹阳草,像狗皮膏药一般缠住老子,致使我教中弟子损失惨重,若非泉妹现身,我圣教只怕连一枚丹阳草也抢不到。李家堂的人如此可恶,须不能轻饶。”

    既不能杀,又不想轻易放过,木神龙侧目斜睨,见李龙烟正搂着小菲,用手指按压她人中,意图救醒。他嗤地一笑,说道:“小子,没用的。这丫头中了醉花间迷药,虽非致命,但若无解药,乃须两日之后方能醒转;醒来之后,心肝大脑,皆受损伤。你掐她人中,有个屁用!”

    李龙烟按压小菲人中半响,果然不见起色,又听木神龙如此说,心下惶急,当即对他行了一个大礼,说道:“木前辈,您本事很大,我想求您救她一救。若能救得她醒转,不留后患,您有何吩咐,小子一概遵从。”

    木神龙心中一动,说道:“是么?我若救得她醒转,你当真听我吩咐?”

    李龙烟道:“是......呃,只要不叫我害人杀人,晚辈一切听凭前辈吩咐。”

    木神龙哼了一声道:“罢了,你既如此说,对天立下重誓!”

    李龙烟叹了口气,依言跪下,望天道:“我李龙烟今番对天立誓,若木前辈救得陆姑娘性命,令她一切安好,我自当听从木前辈的话,他叫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如若违誓,天打雷劈!”

    木神龙见他立誓甚诚,嘿嘿冷笑:“看不出你这小子,倒是个有情义之人,对这小姑娘挺不错啊!”

    李龙烟道:“只求木前辈出手相救,晚辈终生感念大德!”

    木神龙点点头,袍袖一拂,细铁杖伸出,嗤嗤数声,点了小菲身上几处大穴,随即将她身子一挑,令背心朝上,杖头点住她背上大椎穴,潜运内力。片刻之后,小菲喉头发出咕咕声响,跟着哇哇两声,吐出两口秽物。木神龙铁杖并不离开,仍旧按住她大椎穴,又过片刻,小菲第三口吐出,木神龙这才撤杖收手,从怀里掏出一个小布包,取出一枚丸药,对李龙烟道:“这是清心驱毒的丸药,你去给她服下,一个时辰后,她便会醒转。她体内残毒被我用内力逼出,服药之后,不会再遗留后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