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太阳城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0065 女人那点事儿

    大排档随便忽悠一下,白酒卖上六十一斤都不叫事儿。(M.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矮个子老板也不差这点钱,张豪礼貌的收起了。

    离开的时候,矮个子老板还给张豪整了一斤麻辣小龙虾。

    “哥,你这太客气了吧。”张豪不好意思的说。

    “拿着,老弟,冉会长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自己兄弟,别客气。”矮个子老板说。

    “那行,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张豪接过小龙虾上了车。

    回村还要两三个小时,手里没事儿,孔支书直接驾驶着拖拉机赶路了。

    路上,张豪从两个胀鼓鼓的兜里把钱掏了出来。

    重新点了一下,小兵烧烤的3800加上天龙大排档的8000块,一共11800块。

    没去在意真假,这年头儿国家在人民币方面管控很严,市面上的假钱少之又少。

    何况还经过了两个老板的手,不至于来坑自己吧。

    张豪这样想的。

    “小张,你这一趟厉害了。”孔支书笑着说。

    “是啊,要是乡亲们知道这个消息,估计得乐死。”

    张豪想象着王大爷开怀大笑,刘大妈兴奋的样子,心里满足了。

    回到村里,时辰尚早,离太阳下山还有个把钟头。

    张豪回到村委会把11800块钱好好的放了起来。

    然后出了门,去了一趟酒厂。

    杨老五对酒厂的事儿很上心,每天除了照顾自家四姐以外,都待在酒厂里。

    张豪进去一看,又多了几坛酒。

    才离开两天,杨老五该不会没日没夜的都在酿酒吧?

    炉子旁的杨老五头发脏乱,满脸柴灰,黑不溜秋的,都不像个人样了。

    这可要不得,等着酒厂生意起来了,张豪还准备请人给杨老五说个媳妇儿。

    整天这幅模样,谁家姑娘看得上。

    张豪见杨老五认真的样子,轻轻的走上前问道:“杨哥,这一蒸酒还有多久出?”

    杨老五一下反应过来,都不知道张豪何时来的?

    “半个小时吧。”杨老五说。

    “杨哥,酒出了,你回去好好休息吧。”张豪关心的说。

    “张主任,我没事,年轻时候煮酒也常在灶火前睡。”杨老五说。

    “杨哥,你得注意身体啊,我想着等忙完了这阵儿,让龙梅嫂子给你说个姑娘,冬天来了给你暖身子,给你生个娃。”

    张豪想也没想,这些话顺口就来了,可能是在农村待久了,耳熟能详了。

    杨老五拍了拍灰站了起来,提起女人,他怎能不想?

    只是这几年活的太窝囊了,心里自卑。

    “张主任,我都快满四十了,哪家女人还能看上我?”

    杨老五嘴上是这么说,心里偷着乐。

    他早就渴望着还能有女人的一天。

    “怎么不可能?男人会升值,现在城里的姑娘就喜欢大叔,稳重,有爱心,有经验。”张豪笑着说。

    “张主任,城里的女人我可不敢要,我没那福分。”杨老五老实的说。

    “你以后是成功人士,别说城里的姑娘,模特明星都有可能。”张豪打趣道。

    “不不不,我还是喜欢农村的,好管。”

    两个单身狗一提到女人,有聊不完的话题。

    “行,让龙梅嫂子给你说个屁股大,中不中?”张豪冒出一句荷兰话。

    杨老五口水都快流出来了,傻了吧唧的点头应道:“中!,给老子生个男娃。”

    聊着,聊着时间过得很快。

    “诶,该出酒了。”杨老五回过神说。

    张豪上去帮忙。

    等酒坛子装满后,用白布封住,在压一块石头在上面,避免挥发。

    忙完事情,张豪让杨老五明天上午来村委会开会,谈谈有关苞谷酒的事情。

    月色朦胧,张豪掏出手机打着手电去赵小倩家。

    大黑还在那里等着。

    隔着十来米远,大黑汪汪叫了起来。

    虽然晚上看不清主人的脸,但主人的味道,它是记得清清楚楚。

    “大黑,来。”张豪唤了一声。

    大黑四肢飞快跑到了张豪面前,一跃而起,两只前蹄搭在张豪肩上,摇着尾巴,用舌头舔着张豪的脸。

    眼里有些委屈。

    “行了,大黑,我回来了。”

    “张叔,你给我买吃的没有?”王童跑上来问。

    “对不起啊,王童,叔忘了,来,叔给你一块钱,自己去买哈。”张豪说。

    王童立马兴奋得跳了起来。

    农村的娃一天能有一块零用钱对他们来说已经很奢侈了。

    地里的红苕洋芋花生就是他们的零食。

    什么泡椒凤爪啊,可乐汽水,臭干子,牛板筋见都没见过。

    万灵村的小卖部也没这些买,都是面条洗衣粉,冰糖一块钱的有色饮料。

    大人们都不让孩子喝,不干净。

    “哟,张主任进城回来了?咋样?城里的姑娘好看不?”赵小倩嘴里念着。

    张豪感觉此话怎么一阵醋味?

    “人家张主任干正事儿去的,别乱说。”得亏王大爷出来教育了两句儿媳妇儿。

    不然又不知道赵小倩能说出什么大尺度的话来?

    “大爷,正好你在,明天上午来村委会开会,是关于酒的事情。”张豪通知说。

    “行,你吃了没?小张。”王大爷热情的问。

    “我回去随便弄点就行。”张豪说。

    “我让赵小倩给你热一下冷饭怎样?”王大爷问。

    “人家城里的吃舒服了,不吃我这村里的。”赵小倩嘴里念道,没给张豪和王大爷好脸色看。

    “你这女人,真是……”

    “算了,算了,王大爷,不用麻烦小倩了。”

    说完,张豪带着大黑回了村委会。

    打开门到了厨房,张豪捧着大黑毛茸茸的头说:“大黑,我给你带了好东西回来。”

    大黑没有多大表情变化,只要不是面条就行。

    张豪将矮个子老板送的麻辣小龙虾热了一下。

    带上一次性手套开吃。

    汁水浓郁,肉质鲜嫩。

    大黑吃起来倒是简单,一口一个,嚼的噶碰儿响。

    感觉还不错,只是有点辣,吃了几个之后就跑到水龙头哪里喝水去了。

    一斤小龙虾几分钟就整完了。

    “汪汪~”大黑盯着桌上的盘子,好像没吃够。

    “没了,大黑,下次进城再给你买。”

    吃完饭回到了寝室,张豪给孔支书去了一条微信,将给苞谷酒取名的想法告知,让孔支书通知酒厂出资的村民们明天开会,一起商讨。

    一会儿,孔支书来了回复,全部通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