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太阳城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六十九章 风陵旧事(四)

    这就有些意思了!

    传说早已失传的一本书,不但王介桓熟知能背,连邓芷吟手上都有手抄本。(手机阅读请访问m.k6uk.com)

    落儿想起曾在自己手中翻看的王介桓手抄本,心里有些不舒服,问道:“邓娘子的手抄本是哪来的?”

    知书摇了摇头,道:“不知!”

    林元却突然若有所悟地问转开了话题:“你知道《续香斋兰谱》是谁所著吗?”林元问的是落儿,目光却仍旧留在知书身上,知书的头又往下埋了几分,看不清神色。

    落儿摇了摇头,随口问道:“是谁?”她看了看林元,也将目光移向知书。

    她也知道知书似乎有所隐瞒,猜想着大约事涉旧主,知书不是那等碎嘴之人,自然有些保留,但说出口的话,必然不会作假,只是不知林元在怀疑知书什么。

    “是前原朝末帝!”林元缓缓地说,“末帝爱兰成痴,建续香斋以纳天下名兰,更经常微服民间寻访野兰,《续香斋兰谱》中记录了他毕生所知所得,可惜在原朝末年战乱时失传了!”

    落儿点头,心中不解,可这些同知书有什么关系呢?

    “末帝常年荒废朝政,幸有叔孙皇后与太子监国!”林元继续说,“然而皇后和太子却不慎遭了后宫嫔妃的算计,双双殒命——”说到这里,林元深深地看了知书一眼,意味深长地说道,“那名害了叔孙皇后和太子的嫔妃,正是出自邓氏!”

    这下,连一直低着头的知书也震惊得抬头看了过来。

    这段故事算得上秘史,毕竟叔孙皇后母子死后,大原朝就乱了,接着,叔孙族叛走,朱氏篡位,也就没什么人去关心叔孙皇后母子的死因了,落儿也只知道死于宫斗。

    如今也一百多年过去了,甚至都没什么人记得太和邓氏祖上也曾站在大原朝的朝堂之上。

    “当年邓氏贵妃在后宫的势力都能害死皇后和太子,偷藏一本书也不过是举手之便!”林元说。

    落儿眉间微蹙地看着知书,抿了抿嘴,道:“我要亲眼看一看邓氏手上那本《续香斋兰谱》!”

    言下之意是要去魏国太和郡华州城的邓家了。

    林元点了点头,刚要说什么,目光不经意地一掠,神色瞬变。

    “不好!”

    浓烟阵阵冲天,是那个方向!

    落儿等人赶到的时候,火还在烧,但是木头的楼房已经塌了下来,站在外面都能看得清屋内遭人打砸过。

    门口围了不少街坊,甚至还有衙役,救火的水都装了十几桶,却没人上前扑火,都呆呆地站着,或惋惜,或惊惧。

    莫期上前问衙役。

    衙役左右看了看,才小声地说:“这家人得罪了凤都来的贵人,是贵人使人放的火,城主让烧得差不多了才能救火,那贵人,我们城主都得罪不起呢!”

    林元闻言,看向落儿。

    落儿面对风陵旧居被毁,居然也没有什么激动的模样,就这么静静地看着,只是眼中似有火焰簇簇,燃得整张脸都耀眼起来。

    林元看着,忽然觉得有些欢喜,忍不住无声地弯了弯嘴角,转头问那衙役:“那位贵人还在风陵吗?”

    “在城主府!”

    赫连麒正在风陵城城主府的接风宴上。

    在风陵这样的不毛之地任城主的人,都是没什么背景地位的,平日里见到的最大的官身也就是郡守大人,像赫连麒这样的尊贵人物,他便是巴结都够不上资格。

    可如今这位大人物纡尊降贵到了小小的风陵城中,风陵城主除了惶恐还是惶恐。

    幸好福王只是要打砸一户破旧的民居,放一把小火,城主自然是无所不从,那户民居他也令人打探过了,已经荒废了足足两年,只要不闹出人命,回头最多私下贴补一些,也算是他为人父母官的心意了。

    如今最重要的是,把这位金尊玉贵的王爷开开心心地送走就好了。

    赫连麒扫了一眼风陵城主备下的宴席,尽管城主已经把自己的家底都翻出来了,可这一桌酒菜,对赫连麒来说,实在是无甚可入口。

    不过他也不是来吃吃喝喝的,在这百无聊赖地坐着,不过是等等看,看那个小女子会不会自投罗网。

    所以就算风陵城主找来的歌姬再寒碜,赫连麒也不是很介意,这世上的女子容色,原本都是些庸俗的颜色,除了他的鸾儿……

    想到这里,赫连麒手上一紧,眼中闪过一抹凌厉的杀气。

    就在此时,赫连麒身周陡然动作。

    歌姬正战战兢兢迎曲而唱,冷不防被突然闪现的刀光剑影打断,愣愣地不知反应,直至被城主嘶喊着令人拉开,才尖叫出声。

    “鸾儿那么喜欢你,你去陪她吧!”赫连麒执杯倚坐,似笑非笑,红唇如血,勾起一道残忍的弧度。

    上次失败之后,他已经将福王府的精锐都召了出来,他没有什么特别的计划,只是想要那个杀死鸾儿的凶手死!

    被二十几名高手包围的一男一女都有着一副好相貌,他的鸾儿最喜欢美丽的事物,却不喜欢那些事物不属于她,把这两人都给鸾儿送过去,她应该会很欢喜吧?

    落儿一边应付着侍卫们如狼似虎的进攻,一边忍不住冷笑道:“她那么喜欢你,你怎么不去陪她?”

    赫连麒轻叹道:“还差方宝、师琴北和玉琴没送过去,鸾儿定然还不满足,我又怎么能在此刻去见她呢?”

    他的语气温柔而多情,却听得落儿寒毛直立。

    城主的宴厅并不大,闲杂人等早已被城主令手下人清了出去,如今屋内都是赫连麒的侍卫,足足二十多人,而包围他们也不过用了十人左右,其余十几人还在虎视眈眈,别说突破包围攻向赫连麒,就是脱身也有些难度了。

    同落儿一道进来的张扬到了此时也心生退意,只是如今想退也不好退了。

    “怎么办?”张扬没主意地问,眉心紧蹙。

    落儿冷笑一声,随手一掌击在其中一人的手腕上,手顺势一滑,夺了他的兵器。

    若是碧幽尚在,这二十几人也困不住她。

    但如今她也不怕,她身边有张扬,外面还有林元。

    赫连麒含笑而望,在他眼中,那两人不过是作困兽之斗而已,凭她武功再高,也挡不住二十多人的车轮战。

    更何况,还有一条连他也不知藏在何处的毒蛇,用那双嗜血的眼睛盯着那个女子,躬身潜伏,伺机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