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太阳城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343章 被认出?

    进来的是客厅的那三个人,刚才听楚连长说,这三个人是田家的,其中一个年级较大的,应该是田鹤鸣那一辈的人,还有两个应该是田鹤鸣下一辈的人。(m.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说话的是一个四十多岁的男子,这人长得清俊儒雅,虽然年纪大了,可是气质却更有些超然的味道。

    贝思甜不动声色地打量着三人,见他的样子似是有些熟悉,仔细一想,好像和田俊的容貌有些相似。

    虽然只见过田俊一面,不过田俊长得高大帅气,并不是那种仍在人堆里找不到的人,自然会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

    田青辉看着屋里的小女兵直皱眉头,他刚才看到这小女兵是跟着那位老首长进来的,既然是那老首长的人,应该不会有问题才对,可是他却看到这小女兵正围着周必武转,这才让他警惕起来。

    “各位大夫好!”贝思甜微微一笑,“我是老首长的勤务兵,也是个卫生员。”

    三人恍然,原来是个卫生员,哪一行没有职业病,这小女兵既然是个卫生员,自然会对周必武感到好奇。

    “出来吧,你们首长要是知道你这么大胆,肯定会责怪你的。”田青辉说道。

    这个房间不留人,但是头顶上光是摄像头就有七八个,真正的做到了无死角。

    贝思甜讪笑了一下,跟着他们出去了。

    “随便坐吧。”田青辉说道。

    田青辉是田家的长子,也是深得田鹤鸣传承的人,另外一个是田青耀,是田家第五子,说起来,一个是大舅,一个是五舅。

    另外一个年纪大的,是田鹤鸣的堂弟,在用药上极为拿手。

    “小姑娘是学护理的?”田青辉笑着问道。

    “学过一些。”贝思甜回应,她倒是没有说谎,哪个玄医不会护理,只不过有些自持身份的,都让药童或是徒弟来护理。

    田青耀眼睛转了转,问道:“那位老首长是什么人?”

    贝思甜看了他眼,露出警惕的神色,“老首长就是老首长,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

    田青耀见贝思甜紧张的样子,顿时失笑,他不过是好奇随口一问而已,要是不能说,他还能逼迫她不成。

    “别紧张,不说就不说。”田青耀笑道。

    田鹤真可没有这些年轻人的心态,还有心情和小丫头说笑,他叹了口气说道:“用人参吊着也不是办法,你们父亲有没有什么打算?”

    说起打算,田青辉和田青耀的笑容也敛干净,眉头隐隐约约皱了起来。

    “不知道,我父亲他说再去求求魏元乃。”田青耀摇头说道。

    田鹤真皱眉,“你怎么能直呼魏老的名讳,让人听见了以为我田家多没规矩。”

    田青耀哼了一声,“他们这些……这些大夫各个眼高于顶,姓陶的是这样,姓魏的也是这样,这些人空有一身本事,却实在让人尊敬不起来。”

    他顾忌到贝思甜在这里,因此没有说明这些大夫的身份。

    不过既然提到了姓陶的,贝思甜自然猜出来这魏元乃应该也是玄医,至于什么派系的,她不知道,也懒得去问。

    不多会,吴岳凯去而复返,楚博中脸上皱着眉头,似乎刚才说了什么事情让他忧心。

    吴岳凯进了卧室又看了周必武一眼,叹了口气,带着贝思甜离开了。

    贝思甜临走的时候回头看了田青辉三人一眼,田青辉和田青耀都对她露出一抹笑容。

    贝思甜点头示意,跟着吴岳凯出了房间,谁想到刚出房间,迎面就看到田鹤鸣走了过来。

    贝思甜一惊,忙将帽檐拉低一些,低着头跟在吴岳凯身后,向楼道另一侧稍稍靠了靠,和田鹤鸣保持一定距离,免得被认出来。

    田鹤鸣和吴岳凯在楼道里打着招呼,互相说了几句便走了,没有注意到吴岳凯身后的贝思甜。

    她因为低着头,没有看到对面又走过来一个熟人,和吴岳凯打了招呼,目送他离开,不经意之间扫了贝思甜一眼,只看到半张侧颜,神情一怔。

    刚刚那个小女兵,看着好眼熟……

    杜凯博仔细想了想,便想起来,看着似乎像那个神秘的年轻玄医,不过因为没有看清楚,他摇摇头,应该是看错了,那个人至今都没有任何消息,好像人间蒸发一样,怎么可能出现在这里!

    杜凯博摇摇头转身进了房间。

    吴岳凯带着贝思甜离开干休所,回到红漆大门里,才算松口气,他也担心贝思甜被认出来,尤其是和田鹤鸣说话的时候,身体有意遮挡在贝思甜前边,才没有让他看到。

    还有杜凯博,应该也没有发现丫头才对,真是太险了!

    “丫头,怎么样?”吴岳凯将李学军支出去,屋里就剩下他们两个人。

    贝思甜将自己的发现大致解释了一下。

    吴岳凯挑眉,“这么说,应该是还有另外一个派系的玄医干的?”

    另外一个派系?

    “到底有几个派系?”贝思甜不禁问道,权当了解一下好了。

    “现在最大的是左右两派,左派现在比较活跃的是陶怀林,右派较为活跃的叫魏元乃,两个人半斤八两,谁也不服谁,听说已经斗了好几十年了,也没分出个胜负,除此之外老头子就不知道了,似乎民间也有一些零零散散的玄医,听说都不成气候。”

    “那您刚才说另外一个派系!”

    “是啊,魏元乃来看过了,陶怀林也来看过来,一个个脸色都不好看,都说治不了,肯定是除了这两个派系之外,又出现了第三个呗。”吴岳凯三言两句就分析出来。

    贝思甜一想便明白,应该和老爷子说的一样,而且这第三个派系,说不定还让左右两系有些忌惮。

    “周老哥还有救吗?”这是吴岳凯关心的问题,他和周必武的关系一直都很好,周必武是他的入党推荐人,他自然不希望他出事。

    “不好说,我没办法留在跟前,若是能够知道那毒符的种类,制出克制的玄符,人就能救过来,不然就算靠着千年人参,怕也拖不过三个月。”贝思甜说道。

    吴岳凯虽然对贝思甜有信心,可是贝思甜不能在跟前观察,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就算有本事也无计可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