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太阳城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四章 租房子

    <co>

    张扬讲完他的经历之后久久没有人接话,大家都在思考。(wwW.K6uk.coM)

    生活像这样意味不明的故事太多,有时候想得多些别人会嘲笑说你太过封建迷信,想得少些,又总觉得在不知不觉自己已经陷入了危险之。

    总之,气氛突然变得有些沉重了起来。

    这时这堆人里面,唯一一个不是年轻人模样的肥头大耳的年男人突然打了个哈哈道:“天也不早了来,你们听我说完这个故事去睡吧。”

    这男人叫做张飞,没错,是桃园三结义里的那个张飞,只不过除了同名同姓以外,两个人没有任何的相似之处。

    张飞年轻的时候在广州打工,当时的工作还不流行包食宿,因此他都是自己在外租房。

    可后来广州发展了些,他原来租的房子要涨租,所以没办法张飞只能出门去找新房子。

    广州的房价不断涨,租金也涨了不少,张飞找了一段时间还没有找到合适的,加这边的房东一直在催促,他心里开始有点急了。

    有一天,张飞下班照常地先去市场买点菜(当时张飞还是单身青年)。

    张飞那天心情不错,于是跟老板多聊了几句。

    老板听到他想租房子,告诉他说她的一个邻居前不久才跟他说有位老人家要出租一套一房一厅地房子,而且价格不贵。

    张飞听了,没想到找了那么多天都没找到的房子,居然在卖菜佬身找到了,二话不说再买两斤菜。

    张飞第二天去看房子,房子规矩,可是不向阳,没什么阳光能照进来。

    不过这里离班的地方近,而且租金适宜,所以张飞想了没多久还是租下来了。

    因为房子不向阳,张飞总感觉有点阴冷,所以平时他都尽量开点灯,让房子不那么阴暗,这样张飞相安无事地住了一个月。

    一天晚,张飞坐在客厅看电视,忽然听到几声敲门声。

    他看看墙的钟表,都已经1 0点多了,想不通谁会这么晚来找又不事先说一声。

    可他还是整理了一下衣服去开门。

    那种较老旧的小区里的门都是两层的,里面是一层木门,外面是一层铁门。

    张飞把内门打开,从外铁门看出去,却看不到任何人。

    难道是听错了?张飞心里想着。

    他神经一向较大条,所以也没多想又坐回去看电视了。

    第二晚,张飞因为要跟同事应酬,回到家都已经11点多了,累了一整天想洗个澡睡。

    可是他洗着洗着,隐隐约约听到外面好像有敲门声。

    张飞立刻擦身穿衣去开门,但是和昨天一样,人影都没有。

    这神经大条的老搬觉得自己喝了酒,有点晃神听错了,也没理会去睡觉了。

    第三晚,虽说张飞神经大条,可是心里还是会有跟刺。

    他坐在客厅看电视,但还会留意门那里的动静,看今晚会不会有人敲门。

    差不多10点了,张飞更留意门那里的动静了。

    可时间慢慢地过去,已经差不多10点半了,张飞站起来准备倒杯水喝,这时门那边又传来了敲门声。

    可是张飞这次不太想过去应门了。

    因为他听到的是有人敲在木门的声音。

    木门是内门,外铁门的缝是不够宽让别人伸手进来敲木门的。

    敲木门的唯一方法是在屋内敲。

    这时张飞也回想起了,前两晚敲的好像也是木门。

    算神经像水管那么粗也察觉到不对了,张飞霎时间呆在那里不知如何是好。

    过了一会儿挣扎,张飞还是决定去看看,让自己安心一点。

    果然门外还是空无一人,张飞心里凉了半截。

    这大半夜没理由到处跑,他只能硬着头皮关门,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的速度回到自己的房间关门,客厅连灯都没关。

    张飞心里安慰自己平时又没做什么亏心事,顶多有时打打飞机。

    正所谓平生不做亏心事,半夜不怕鬼敲门。

    虽然是这话,不过张飞心里还是会怕的。

    他在床盖着被子,玩手机好让自己分散注意力。

    不过整个房间除了他自己玩手机的声音,安静得有点令人毛骨悚然。

    因为任何细微的声音都能听得清清楚楚。

    张飞心里隐约感到不安,总感觉门外有声音。

    大厅的灯光透过门下的缝透了进来,他瞪着眼,余光扫到了门缝下好像有个黑影。

    张飞定睛一看,却什么也没有,他松了口气,原来只是自己疑心重而已。

    张飞自己也尴尬地笑了一下,不过心里舒坦了一些。

    正在他心里自嘲时,门缝的射进来光突然出现阴影。

    感觉好像有人走过来站到门前一样。

    张飞瞬间屏住了呼吸,心里蹦蹦直跳。

    他望着那阴影,不知如何是好。

    “敌不动,我不动。”他心里想着,还是先看看再决定。

    时间这样停滞了,张飞等了又等,可是完全没有动静。

    过了很久很久,张飞都觉得累了,决定既然这样的话还不如先下手为强。

    他慢慢地一步一步摸过去,低下头想从门缝看看外面有什么人。

    可是当他从门缝下看过去时,什么都没有看到,可是偏偏阴影还在。

    正当张飞纳闷时,突然又响起了敲门声。

    一下子吓得张飞立即滚回了床。

    他拿起他之前在普陀山求回来的护身符,被子盖头,戴耳机啥都不管了。

    张飞睡不着,又走不了,只能听着音乐,刷手机寻找安慰。

    菲菲打了个哈欠,问道:“你明知道有东西了,为什么不直接跑?”

    张飞笑了笑,说:“怕出去直接撞,也不敢找人来帮,毕竟已经深夜了。”

    于是他好不容易熬到早,张飞立刻找到老人家退租。

    老人家也没问什么给他退了。

    从这一点,他更加认定了这房子是有问题的。

    后来她开始费尽心力的赚钱,再也不想因为贪图便宜而住进有问题的房子了。

    现在张飞的口头禅已经变成了:“钱不是万能的,可是没钱又万万不能。”</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