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太阳城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 1 章

    熙熙攘攘的地铁口,一个身着格子大衣的女人拎着包往前走,纤细又高挑的背影极具吸引力。(www.k6uk.com)但是地铁安检的警官却紧紧眯着双眼盯着这个怪异的女人。虽然这是冬天,但这十来度的天气也不必要用围巾将自己包成这样吧?再戴着大的墨镜,将整张脸完全遮住,连额头都不露出来,反常必有妖。

    “你好,请将墨镜摘下来。”这位警官虽然声音不大,但是十分威严,给人一种压迫的感觉。在他开口的同时,站在其他地方安检的地勤握紧手中的武器也向他们这边聚拢过来,仿佛这里有一个危险人物。

    这女人闻言似乎并不觉得惊讶,也没有恼怒或者惊慌逃窜,而是从口袋中伸出手来。敏锐的警官看到她手上疤痕交纵,仿佛是干枯的橘皮,随即看到半摘眼镜的她又是一愣,立刻摆手说:“哦,抱歉,没事了,请进去吧。”随即眼神示意其他围拢过来的警察散开。

    墨镜又放回去,不大的脸就被完全遮住,一点皮肤也露不出来。

    今天去的地方并不远,出地铁口的时候整个地铁出口都被某个著名的手机广告商包了,一个还算帅气的陌生男人占据了所有版面。时竟汐看着这满眼的广告一时有些愣神,就在去年,她哥刚得了影帝的时候,广告商简直像疯了一样杀到门口,签约之后承包了本城地铁所有的广告。那时候许多粉丝拍了照片发微博,说愿意沉浸在充满哥哥的怀抱里。这家手机广告商也对于他的广告效应十分满意,让众多其他品牌纷至沓来。而如今,早已经一代新人换旧人,时间是会让人遗忘很多美好的,但是伤痛却永远还在。

    终于到达了目的地。今天,她是来领钱的。

    她今天领到了巨额的保险金以及政府的慰问金和物业的赔偿金,全部加起来可能有六千多万,然而所有人都走了,钱对于她这个被哥哥用命换回来的人,这一切都不是那么重要了。

    她走出那个房间的时候,隐隐听见那刚刚对她客客气气的职员用她那尖细的嗓子和身边人八卦道:“她就是新晋影帝狄阅从火里救出来的妹妹呀?都烧得不成人形了还救出来有什么意义呀?白搭上自己的命了。”

    “嘘,你小点声,你看她都那样了,再听到你这话心里得有多难过啊,要是也跟狄阅他爸妈那样自杀了怎么办?又得赔钱。”有一个稍微粗哑的女声示意她放低声音,不要刺激这遭受了巨大厄运的年轻女子。

    “嗨,我只是替狄阅不值而已,一炮而红的高逼格高人气影帝,却为了救一个……嗯一个没有血缘关系的妹妹而葬身火海,你看他爸妈,在他死后的一百天双双自杀,这简直是失独老人的绝命信啊。而且这女的要是再自杀,她家就死绝了,没人再能来理赔了,你放心吧……”那个女人倒是丝毫没有放低声音,“六千多万呀,要是我就去做全身植皮手术,重新换一层皮。不过狄阅一家的人血馒头,不知道她吃不吃得下呢。”

    “我看资料上她全身百分之八十六的烧伤,而且她的脸在大火下全融了,这六千万估计也难让她恢复成正常人了……”

    时竟汐依旧蒙着脸,外人看不出她的表情,只有她自己知道,她感觉心里痛的要炸开,鼻子似乎也喘不过气来,嘴巴喘气的时候透出像是拉风箱那样粗糙的沉闷声。她快步离开那八卦的办公室,只想逃离。

    她坐在公园的长廊石凳上平静了许久,终于能从汹涌的眼泪中停止,她找到一个无人的角落,摘下满是泪水和雾气的墨镜,拨打那个许久没有联系的前男友俞逸飞。

    您拨打的号码暂时无人接听。

    在她打第三次的时候,对方终于接起来,却不是她熟悉的声音,而是一个阴阳怪气的女声:“喂,你是谁呀。”

    “你好,我找俞逸飞。”时竟汐由于在大火中呛进了烟火,如今的嗓子再也不复清亮,声音像是被砂纸在地上磨一样粗嘎难听。

    “呦,你找我男朋友能有什么事儿啊?”那个呦字拖得是意味深长,语气里满是嘲弄。

    时竟汐一噎,这是俞逸飞女朋友么?

    之前对自己仿佛非卿不娶的俞逸飞这么迅速就找到了下家吗?当时她重度烧伤,所有钱财洗劫一空,她要做手术,向他借钱,他只是犹犹豫豫地解释自己现在工资也不高,手上就有五千块钱闲钱。

    她永远都记得俞逸飞那时候躲躲闪闪的眼神,完全不敢看她,仿佛看一眼都会做噩梦。

    最后她没有向他借钱。

    但她还是收到了那聊胜于无的五千块。

    后来他就再也消失不见,曾经的情深不悔,曾经的甜言蜜语,曾经的海誓山盟,都是笑话。

    她现在只是想还钱而已,难道还以为她要缠上他?

    “你别误会,我只是想要还钱给他而已。”时竟汐冷言道。

    “还钱你转账就行了呗,还需要打电话来给我男朋友吗?银行短信会帮你提醒的。”那个女人却并不相信,一副笃定她要勾搭自己男朋友的模样,“行了,我挂了,以后别打电话来了,我也希望你注意一点分寸。”

    被挂了电话的时竟汐觉得可笑至极,俞逸飞把她当什么人了?他这么多天不出现的态度已经很明显要和她划清界限,难道她自己意识不到吗?非要找一个女人来阴阳怪气地刺自己,他一个重度手机患者,以前打电话从来秒接,现在却迟迟不接,推三阻四,深怕自己缠上他的态度!就算自己是一个人见人嫌的怪物了,也轮不到他来这么侮辱自己!

    她一气之下打开手机,用微信转账给了他五千块,发出转账消息后下一秒就被对方领取,一如俞逸飞手机重度患者的作风。然而他只是领取了转账,并不回应她只言片语。

    一瞬间心如死灰。

    很好,真的很好。

    在这一年里她的生活遭遇到沧桑巨变,这时候才真正的领会到世间人情冷暖。她一向厌烦的哥哥在她濒死之际冲进火场救了她,一向对她冷淡的养父养母倾尽家资帮她治疗,她曾经数次想要投奔的亲姑妈,只是装模作样哭泣了一通就对她不闻不问,而她视作真爱的初恋,却在见她毁容烧伤之后,无声无息,没有说过半点安慰她的话!

    她以前是瞎了吗?竟然认为俞逸飞潇洒恣意,寄人篱下的自己独爱他那份不羁与坦荡,甚至梦想像他一样自由!为了他不断地和哥哥狄阅吵架,冷战,甚至想要离家出走!

    结果就是这么个冷心冷肺的东西!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

    看到有人来了,时竟汐立刻又戴上那副墨镜,快步离开。回到新租的小区,刷卡进电梯,冬天的夜晚来得更早一些,暮色沉沉,看电梯里没人,她终于摘下来那阻挡别人异样眼光的墨镜。

    忽然一个攥着大棒棒糖的小女孩冲进来,□□相间的小棉服,帽子后面拖着长长的兔耳朵。她笑嘻嘻的十分莽撞,后面跟着她妈妈。

    “慢一点——妈妈让你慢一点听到没有?”她妈妈也跟着跑进了电梯。

    细软的头发扎成两个小辫儿,皮肤白皙得像是白雪公主,那双紫葡萄似的大眼睛滴溜溜转,真的是无敌机灵可爱了。

    看到这样的小天使时竟汐再冷硬的心都软下来,忍不住多瞧了她一眼。

    与此同时小女孩也仰头看了她一眼,结果就是这一眼,她像是被恶魔舔了眼睛一般,连续后退两步贴在她妈妈腿上,她妈妈刚要因为她手里的棒棒糖粘在自己衣服上而训斥她,却被她尖锐的哭声给叫停下来。

    孩子妈妈惊讶地看了她一眼,眼神也是掩饰不住的惊讶和恐惧,低下头对她连番道歉:“对不起,对不起,孩子小……”,随即又去哄孩子,“好了妞妞,别哭了妈妈在呢,别怕啊。”

    小小的电梯中,充斥着小女孩声嘶力竭的哭声。

    时竟汐耳膜被这种尖细的奶音哭声刺得有些痛,立刻又戴上墨镜,恢复了生人勿近的模样。

    可是小孩子她无法收敛自己的恐惧,只能放声大哭,像是遇见了世界上最恐怖的怪物。时竟汐的心仿佛被孩子的哭声掐住,发出阵阵痛楚。

    看了一眼显示器,这对母女住在十三楼,自己住十九楼,现在才到四楼。时竟汐立刻按了5楼按钮,在电梯开门的时候仓皇而出,像是一个被人追杀的逃犯。

    时竟汐没有再坐电梯,而是一个人,扶着栏杆爬上了十九楼。

    在墨镜之下外面的世界已然黑暗了许多,但她在这空无一人的楼道间,依旧没有摘下。她爬楼爬的其传奇气喘吁吁,沉重的呼吸从他的口腔传出来,难听得惊人,让人想要远远地逃离。

    待到登上十九楼,她打开自家的房门,终于摘下了闷热不透气的围巾和墨镜,里面汗如雨下。她倚在门上,听着自己发出那种苟延残喘的声音,厌恶至极。房间里已经没有任何镜子,可是,当她慢慢从门口挪到沙发前,她从电视机的屏幕中看见了自己。

    丑陋的伤疤遍布全身,而脸上更加触目惊心。整个脸已经不能再称之为脸,额头崎岖不平,深红色和黑色交错着的伤疤,嘴巴周边的皮肤都是紧紧揪着的,仿佛开口讲话就会将其撕裂似的。眉毛已经完全掉光了,以前让她一直骄傲的漂亮杏眼如今已经变成了巨大的两个洞,甚至有些怪异得像外星人。

    她像是刚刚电梯里那个小女孩一样惊叫了一声,然后痛苦地捂住自己的脸,怎么能这样呢。自己怎么会变成这副鬼样子!距离意外已经过去将近一年,她夜不能寐,可是还是接受不来这鬼样子。一闭眼就是哥哥和养父养母的音容相貌,怎么会这样!她总是疑心这是一场噩梦,可是她怎样挣扎,也无法从这种噩梦中醒来。

    哥哥,为什么要救我,我已经成了这副死样子,不如就死在那场大火中。

    可是哥哥,就是因为你用生命救了我,我才不敢轻易去死,像一个怪物一般苟延残喘地活在这世间角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