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太阳城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 3 章

    “时竟汐!你给我站起来!”在一个中气十足的男中音的怒喝下,时竟汐感觉到手肘有些痛。(看啦又看小说)模模糊糊醒过来,看到眼前的一切,却愣住了。

    这熟悉的格局熟悉的视角,这不是自己高中时候的班级吗?

    看着英语老师周宁那标志性的“光明顶”,他正怒视着自己,似乎下一秒就要下来将她揪她耳朵。

    “我让你站起来,你没有听到是不是?!”光明顶眯了眯眼睛,将手里的书朝讲台上一掼,发出巨大的声响,眼中露出危险的光芒。

    “快快快快,赶紧站起来,别挑战光明顶了,他刚刚向你扔了三个粉笔头你都没醒,现在估计要气死了。”同桌女孩又开始用自己的手肘疯狂地捣她的手臂,小动作频率堪比那在笼子里奔跑的小仓鼠。

    时竟汐一瞧她,竟是多年的闺蜜兼同桌姚立雯,此刻的她竟然还幼稚地扎两个辫子,皮筋还是用的粉色。

    这怎么回事儿?是做梦吗?

    她刚刚不是被人贩子捅了一刀要死了?她猛地低头去看自己的腰腹,校服外套包裹住了安然无恙的身体。她动静有点大,课桌的桌肚里竟然调出来一袋拆了包装的巧克力曲奇饼干。

    她伸出手想要掀起衣服的时候忽然愣住,看见自己光洁干净的手,没有丑陋的伤疤,细细长长,白嫩无双,甚至中指指侧还有用笔磨出来的硬茧子。

    她的内心开始震颤,一个没有奢想过的念头终于涌了上来,她重生了吗?回到了悲剧没有发生的学生时代?

    她猛地站起来,近乎迷恋地瞧着自己洁净漂亮的双手,以前她从未觉得自己无暇的皮肤是多么弥足珍贵。她环顾四周,看到前桌的女生书架后面放着一个小镜子,她忽然伸手去够,整个身子往前倾,板凳摩擦着地面发出刺耳的声音。抓住镜子的时竟汐终于看到了自己,面容姣好,皮肤白皙,就连头上冒出的那颗青春痘都显得真实得可爱。

    被偷袭的女生发出惊叫,一脸惊恐地瞧着时竟汐,仿佛她发了失心疯。

    同学们也开始议论纷纷:“我靠这是中了什么邪?”

    “睡觉睡迷糊了吧,不知今夕是何年了都。”

    “我的妈,我真是服了这丫了。为了不让光明顶惩罚她,装疯卖傻鬼上身,这演技都绝了。”

    后面的男生目睹了一切之后甚至还吹了声口哨:“这乡下妞还挺自恋,眼睛都要陷镜子里去了。”

    “安静!”一看课堂纪律要完,周宁立刻用教鞭狠狠拍了一下讲台,“都想要造反不是?”

    然后又仔细盯着时竟汐看了几眼,她刚刚的举动实在是太不正常了,不像是装出来的。

    青春期的女孩子敏感得要命,脸皮也薄,因为被老师当众训斥之后自杀的都比比皆是,算了算,自己也不敢去刺激她了,于是装模作样训她两句准备重重拿起轻轻放下:“时竟汐,上课就要打起精神来听课你明白吗?不能因为自己底子差,就对自己放弃!现在才高一,还有大把的时间来让你改变命运,好了,今天我在课堂上就不多说了,说你一分钟,浪费的是全班五十四位同学的一分钟,这一分钟,能多背一个单词,多讲一道题,在高考上就能多考一分!嗯……你现在就坐……你先把镜子给我放下听到没有!”

    老师的讲话时竟汐是一句话都听不见,她脑子嗡嗡作响,像是被巨大的惊喜冲的有些耳鸣。拿着镜子的她知道自己的内心在颤抖!上辈子活成了怪物的自己,终于有了一次重新来过的机会!

    感谢上苍!

    她忽然想到了什么,扔掉了镜子,就在迅雷不及道儿响叮当之势,冲出了教室,留下了五十五张懵逼的脸。

    原来记忆中总是乌压压吵吵闹闹的校园原来在上课的时候是这样安静美好,她记得狄阅是在斜对面那幢育华楼四楼。她心如擂鼓,不管不顾地冲下楼去,到育华楼底楼的时候下课铃声打响,同学们鱼贯而出,下楼的他们不断擦过逆行的时竟汐的肩膀,但是她还是一股劲儿冲到了四楼。

    四楼的走廊上站着追逐打闹的男同学,成群结队牵手上厕所的女同学,还有收拾好教案走回办公楼的各科老师们。可是都没有狄阅,他在哪个班?

    时竟汐绞尽脑汁地去回忆,但是脑海中怎么也想不起来。是了,上辈子的时竟汐对狄阅是避之唯恐不及,连来育华楼的次数都屈指可数,从未主动去找过他,不记得狄阅在哪个班很正常。

    “同学,请问狄阅在哪个班?”时竟汐拉住一个正要越过她的女生,直奔主题。其实不记得也没有关系,因为狄阅走哪儿都是风云人物,自然有其他女生记得。

    “呃……”那个女生以及她的朋友似乎很诧异她这样直白地询问,有些愣住,然后干干地回答道,“在8班,就前面尽头的那个就是。”

    得到了消息的时竟汐丝毫没有犹豫,立刻冲过去。她站在门口,一眼就瞧见了狄阅,此刻的他正坐在座位上,双手合拢,神情认真,不知道在做什么。有几个男生聚在他身后,大家聚精会神地看着某处。

    这个少年时期的狄阅,显现出独一无二的干净气质,像是春天疯长的青草。这和那个广告画上完美得无懈可击的狄阅是不一样的,这是一个原生态的,没有经过包装或者矫饰的他。他明明穿着和其他人一样的校服,但却无法与别人雷同。看到他的那一刻,刚刚一直心脏狂跳而且忐忑的她终于定下了心,是了,她真的重新回到了原点,有还没有失去一切的自己,和狄阅。

    “狄阅!”时竟汐忍不住喊一声。

    狄阅就在下意识地抬头看的时候,就被迅速奔跑过来冲进自己的怀里的人吓了一大跳。

    时竟汐扑进了她的怀里,不知道要说些什么。仿佛有千言万语,似乎又无从说起。

    狄阅似乎没有想到有这样的变故,手上玩的psp瞬间掉到地上,本来胜利在望的游戏就这样直接game over。同样没有预料到的是狄阅的同班同学,但是在他们反应过来之后开始疯狂地起哄。

    狄阅在一瞬间的懵逼之后就回过神来了,汐汐么?就因为上周末没让她和那个见了鬼的男同学出去约会,一直对自己爱理不理的。今早吃饭的时候还小小地发了脾气,嘴巴撅得能挂油**子就出门了。现在是怎么了?

    汐汐从来没有对他这么靠近过,狄阅表面上纵然再淡定,他状似淡定地凝视着时竟汐,也避免不了要跳出胸膛的心脏。

    本来站在狄阅后面观战的项冠和邹临嘉亲眼目睹了这一切,项冠瞪大眼睛,一拍大腿,抱拳道:“玩个游戏都有妹子投怀送抱?靠!简直是把我的自尊心踩在地上摩擦!告辞!”

    邹临嘉倒是强行冷静,先是观察了下时竟汐,然后从面无表情秒变目光柔和,声音温柔:“同学你哪个班的?狄阅这个人太危险了,你会受到伤害的,快到哥哥这边来。”

    时竟汐听了这话忽然感觉什么离愁别绪都散了,正想抬头却被狄阅的手按着脑袋再次回到他的怀里。

    当面挖墙脚这种事情也就邹临嘉这蠢驴能干得出来了,狄阅眼朝他一瞥,psp朝项冠那踢过去。

    “卧槽不是说好下面给我玩的吗?”邹临嘉也不装逼了,着急地跟项冠抢起来。

    然而班上的同学都疯了,男生使劲地拍桌子,发出喜闻乐见或者是羡慕嫉妒恨的怒吼声,女生也惊讶地差点掉了下巴,有人捂住嘴巴,小声惊呼“天啊天啊”

    “这也太疯狂了”

    “这是谁啊”

    “果然高中的世界很复杂啊,我还是个宝宝!”

    他们班的巨大动静立刻引来了别班同学的围观,八卦的同学们冲到他们班门外,敲敲窗户问里面的同学:什么情况呀?到底发生了什么?

    “又有疯狂的女生向狄阅表白了!”

    “狄阅被熊抱你看!”

    “你们认识这个女生不?哪个班的?”

    “强势表白,我很欣赏她!”

    但是当他感觉到汐汐的眼泪滴到他的后颈的时候心里一哽,一股子暴躁的气息忍不住涌了上来。他搂住她哭得一颤一颤的身体,手捏住她的下巴,沉下脸来:“谁欺负你了?”

    时竟汐摇头,没有谁欺负自己,她真的抑制不住自己的感情。天知道他走的那些天她有多痛苦,而爸爸妈妈在百日自杀更是让她绝望透顶。她以为自己注定要被所有人抛弃,结果却峰回路转,命运给她重新来一次的机会,她再也不要过那种一塌糊涂的人生了!

    “我问你谁欺负你了?”狄阅将她剥离自己的怀抱,紧紧盯着她满是泪水的小脸,眉头紧锁,“说话!”

    “就是觉得还能再见到你我太幸运太开心了。”时竟汐瞧着狄阅,这时候的他还没有成为影帝时候的意气风发,但是却自有一种少年的恣意洒脱,现在他眉头紧锁一副要为自己出头的模样,一反他的风度翩翩好学生模样。以前的自己是不是脑子进水了,一直和他闹矛盾!

    狄阅没想到一向冷眼相对的汐汐会说出这么动听的话,也算见过世面的他还是红了耳朵。

    “在一起在一起!”耳尖的同学又听到他们之间的对话,于是看热闹不嫌事儿大地开始起哄。

    大家口号一致,声音洪亮,比跑操的时候都要用心。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一个严厉的女声传进来,“整个楼层就听到你们班在嚎,嚎什么嚎?这次月考考得好了是吧?你们班有十四位同学掉出年级前一百,一个个的,每天脑子都在想什么东西了”

    教导主任闻风赶来,一拍桌子就对大家一通训斥,但是说着说着发现一些不对劲了,班上怎么有男同学女同学抱在一起了,这岂不是公然挑战她的权威:“你,你俩,干什么?造反啊?!”

    狄阅一看战火要烧到他们头上了,立刻从课桌里掏出自己棒球帽,朝她脑袋上一卡,就拽起她往外走。

    “狄……狄阅?”鉴于是学校招生进来的重点尖子生,教导主任没有不认识的道理,她一瞧是狄阅就放软了语气,“怎么了这是?”

    “我妹肚子疼,我带她去看医生。”狄阅路过教导主任身边的时候停了停,向老师笑了笑,真诚地解释道。

    “哦哦,是这样啊,那快去,”教导主任疑惑地低了低头想要瞧瞧棒球帽下面的脸,但是帽子被狄阅顺势又压了下,她只得放弃,“快去吧,要快点回来,马上就上课了,别耽误学习。”

    于是狄阅牵着时竟汐的手大摇大摆地走出了教室门。

    “哦——”目睹了这一切的王同学们开始拖长了声音。

    “哦什么哦,那是人家妹妹!收起你们肮脏的小心思,都要上课了还不赶紧回座位!”教导主任丝毫没有觉得自己的偏袒有任何的问题,理直气壮地训学生。

    大家意犹未尽地回到座位上,调皮的学生歪七扭八哼唱着,“你到底有几个好妹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