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太阳城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 10 章

    时竟汐是狄阅妹妹这个消息不胫而走,许多人猜测时竟汐是随母姓,而且极为低调所以才没人怀疑。(wWw.k6uK.cOm)

    据可靠目击者证明,她曾经亲眼看过狄阅在学校大门口等她,也见过他去打篮球的时候把书包扔给时竟汐带走。

    还有知情者称,时竟汐不太喜欢将自己和狄阅牵连在一起,毕竟狄阅太优秀而自己十分普通,因为两者的差距父母一直偏心,导致时竟汐一直活在哥哥的阴影下。

    甚至还有特别不靠谱的谣言称时竟汐是狄阅父母收养来的,狄阅一直很喜欢时竟汐。最直观的一个细节就是狄阅在做课间操的时候会看向六班这边,而且有一次操场上喊时竟汐的名字,狄阅会朝声音传来的那个方向去看。

    校园八卦的眼睛,总是敏锐得吓人。

    不过总归,时竟汐的日子瞬间档次上了好几个。比如本来她是学校里最平凡的女生,顶多有人知道她是年级扛把子的女朋友,可是她成绩不上不下,性格绵软不极端,就算当了“大佬”的女人也没有搞出什么幺蛾子,也不是什么学生会模特队舞蹈队广播站的,所以她实在是淹没在普通学生洪流之中。她一战成名就是跑去狄阅那边大刷存在感。这会这狄阅妹妹的身份一出,瞬间一战成名。

    时竟汐俨然有一种要上升为话题中心的风云人物既视感。走在路上同班同学甚至是不知道是哪儿冒出来的同学校友会主动和她打招呼了,同学买零食发糖发零食总会送一份给她,还有一些忽然热情的女生。

    最让她感觉到神奇的就是一向是眼睛长在天上的班花,也会笑眯眯地过来和她搭话,送她刚编好的小手链甚至是从家里带来的时尚杂志。时竟汐忽然感觉,上辈子自己干嘛这么别扭,非要让狄阅在学校假装不认识自己啊,明明可以靠着大树好乘凉嘛。

    就在时竟汐享受着作为一个校草妹妹的福利的时候,她的手机里收到了一条求和短信。

    俞逸飞:“宝宝,是我误会你了,对不起。我们俩这星期都没好好在一起说说话,我真的挺想你的,我们和好吧。”

    时竟汐没想到一向拽的要命的俞逸飞竟然也能退让道歉?而且她还记得那天他从水里爬出来的时候满身的煞气,她还以为自己要挨揍呢!没想到就这么轻而易举放过自己了?

    她思索了一会,真的觉得跟俞逸飞不想再纠缠了,人的时间看起来真的很多,但是美好的青春一窜就过去了,她没空再和这人卿卿我我浪费感情。但是又觉得收到这条短信实在是不知道如何回复,那么就选择冷处理吧,就当没看见,他就知道自己是什么意思了。

    但是时竟汐不知道是低估了俞逸飞的执着,还是低估了他对她的感情。他竟然认认真真地写了一封信给她,封面上是“致我最亲爱的宝贝——汐汐”。

    我的天,不忍直视。怎么会有人把我的名字写得那么丑……这是她的第一想法。

    当时竟汐看到那粉红色带着劣质香味的信纸上狗爬一样的字的时候,真的好想好想买一副字帖给他去回炉重造去。

    这时候时竟汐的同桌姚立雯伸过头来,拖着调子,故作深情地念道:“我最亲爱的宝贝,我知道你现在可能还在生我的气,但是请允许我作为一个深爱你的男人,因为对你的爱而冲动了一回……”

    时竟汐听到姚立雯那声情并茂的语气,真的恶心得鸡皮疙瘩都起来了,连忙推着她往旁边:“去去去去,你好烦呀偷看别人的信!”

    但是姚立雯就像是粘牙糖一样又黏回到她的身上,后背贴在她的肩侧,黏黏糊糊地嘀咕道:“哎呀呀,我们高一年级的老大都写情书给你啦!”然后她忽然坐回自己的位置上,双手捧心,一脸严肃,压低了声音故意用粗嗓子说道,“我作为一个深爱你的男人,请允许我的情不自禁,我的悸动,我的冲动,我的……啊啊啊啊放手放手,别掐我脖子!”

    时竟汐本来还没觉得有多恶心,被她念得真是想要躲到课桌底下藏起来。

    信除了一些肉麻的话其他没有什么实质性的重要信息,唯一传达的只不过是俞逸飞现在不想分手,他现在还挺喜欢她的,喜欢到可以为了她忘记在网络上被人嘲讽“满头冒绿光”,忘记那天落水被围观的耻辱,为了她放下了他作为一个众人周知的“大佬的面子”,为了她放弃了“复仇”

    ……总之中二感突破天际,什么复仇什么大佬什么耻辱,这些词不知道他是怎么想出来,又怎么好意思写到纸上的。

    不过末尾他向她发出邀请,说让她在第一节晚自习下课之后到教学楼后面的紫藤长廊等他,当面聊一聊。

    其实时竟汐也不想去,上次小河边的聊一聊最后把他聊到河里去与鱼共舞,这次到紫藤长廊可没什么把他制住的东西了。但是她知道俞逸飞这种人,要是不把事情说清楚了,把自己的意思给表达明白了,肯定还是会纠缠不清的。

    如果说春天的紫藤长廊是春意盎然生机勃勃的,那么如今冬天的紫藤长廊就是萧索凄然,冷风过境。时竟汐站在这里,只觉得身上所有的热量都被那阵子寒风给带走了,她的碎头发在跟着风起舞,只能裹紧了身上的羽绒服。靠,大晚上的,非要在这么阴冷的地方聊感情,不得什么都聊凉了啊!

    “宝宝,你是不是很冷。”俞逸飞赶到的时候时竟汐已经在那候着了,他因为刚刚去厕所抽了一根烟所以出来得有些迟,没想到他的汐汐早早就在这里等他,很好,说明还是很在意他的。他伸手就去牵时竟汐的手,只觉得她的小手冰凉冰凉的,怜惜道,“我给你捂一捂。”

    时竟汐一把甩开他的手,顺便将手插进羽绒度的口袋中,捏着口袋里的钥匙有点紧张地戳了戳手指:“俞逸飞,我们不要再联系了吧。”

    “为什么?我不是给你道歉了吗?你到底还有哪里不满意?”俞逸飞一听她这话就怒了,他都把姿态放低到这种程度了,还想怎么样?女人适当哄一哄就算了,一直拿乔就不可爱了。“狄阅是你哥你早点说啊,我也不会生气,我生气还不是因为喜欢你!”

    “俞逸飞,我没有开玩笑也没有赌气,我是很认真地在和你说,我们以后就不要再做朋友了。你说你有多喜欢我,其实也没有吧,你就是无聊想要谈恋爱了就遇上我了。我想,真的喜欢应该是对方遇到困难不离不弃,对方有问题你会和她本人一样焦急,真的喜欢应该是时时刻刻都想念着对方……”

    “我有啊——”俞逸飞听到这里立刻打断她的话,“你什么时候遇到困难我没帮你了,我什么时候不想着你了?我跟你说了,那种韩剧都是假的,你天天看那个都中毒不浅,幻想这个那个的,那些都是不存在的,全是骗你们无知小女生的。”

    俞逸飞张口就是指责她沉浸在韩剧的幻想中,对他盲目提要求。这让本来对俞逸飞就没什么耐心的时竟汐忍耐度彻底告罄,她也不看俞逸飞了,只盯着他脖子上那个十字架项链,毫不留情地说道:“那我没有,行了吗?我不会想念你,你遇到困难我也没心情帮你,你真的,不是我喜欢的那种类型。”

    这一句话像是一只无形的手扼住了俞逸飞的咽喉,让他所有的话卡在了肚子里没法吐出来。憋得脸通红,像是要揍人,最后他狠狠踹了一脚紫藤,干枯的树枝发出沙沙的响声:“你他妈的给我再说一遍!”

    此刻,紫藤长廊的楼上,几个人正在围观楼下的大型恋爱撕逼现场。

    邹临嘉捣了捣狄阅的手臂:“喂,楼下那真是你妹啊?”

    狄阅脸色略沉,并不想理他,只是随意敷衍道:“嗯。”

    “你妹长得跟你一点儿都不像哎,不过还挺可爱的,是我喜欢的类型,我——”邹临嘉笑得一脸得意,仿佛马上就要看到脱单的曙光。

    “忍着。”狄阅没给他把话说完的机会。我都忍着了,你算个屁。

    眼看着俞逸飞在时竟汐面前逞凶,狄阅的眉头越皱越紧,最后他终于瞧见了一个老师要经过走廊,他顺手就将一支笔扔下去,恰巧落在他前面。那男老师正玩手机,结果冷不丁被高空坠物吓了一跳,怒道:“谁?!谁干的?!”

    在紫藤长廊里的二人被这怒吼声也是惊到了,时竟汐立马要走,俞逸飞要藏,于是两人意见不合又闹出来了动静成功让男老师转移了注意力:“谁在那边?干什么的!别给我装神弄鬼,给我滚出来!”

    时竟汐终于扯开俞逸飞的手,箭一般地飞奔出去。而俞逸飞也随即跟着冲出去,这番快速移动的活物迅速吸引了高度紧张的男老师,只见他像一只狗一样追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