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太阳城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 11 章

    时竟汐总算是发现了,和俞逸飞在一起的时候总不会发生好事。(www.k6uk.com)

    上一次被全民围观了,这一次被老师狂追,简直每一次都狼狈得要命。时竟汐再次告诫自己,一定要和他保持距离。

    今天周末,爸妈都没有在家里,只有一个做饭的阿姨在。

    不知道什么原因,自从昨晚,哥哥对自己就特别冷淡。放学路上她想要搭话,他都是冷冷清清,让时竟汐感觉到凄凄惨惨戚戚。

    什么嘛,忽冷忽热大魔王。

    难得周末,时竟汐睡了一个大懒觉,睁眼的时候顺手翻了个身,呈大字型趴在床上:周末真是爽啊!

    以前总觉得学生太苦了,又要学习语文又要学习数学又要学习英语的,又要月考又要期末考又要模拟考,真是累得要命,无聊得要命。还是大人们好,可以无止境地追剧,可以自由出入ktv酒吧那些好玩的地方,喜欢的东西还可以买买买,还没有大人管,简直幸福到飞起。

    可是长大后才知道,念书的时候没有别的事儿,一门心思只学习,成绩掉队了还有家长老师催催催。而长大了却不,在人潮涌动的社会森林中,厮杀都是默不作声的,你被落下了,没有人告诉你要奋力前行,但是你已经被别人远远甩下,在旁人功成名就鲜花着锦的时候,才会对自己的处境多么深恶痛绝。

    大人最大的痛苦就是在别人看来你应该可以独当一面成熟稳重的时候,自己内心却在踌躇不定觉得自己还没有完全准备好。

    是啊,还未配妥剑呢,就已在江湖。

    时竟汐愣愣地想了一会,就觉得肚子咕咕地叫起来。好饿——

    家里阿姨仿佛知道孩子们周末的秉性,于是今天早早就做了午饭,而且还都是时竟汐喜欢的。玉米虾仁、干锅花菜,还有烧小羊排。

    “哥——”时竟汐眼巴巴地看着色香味俱全的菜肴,蹬蹬蹬地趿拉着拖鞋爬上楼来,在他门口敲门,“吃饭了!”

    过了一会依旧没有动静。

    这家伙不会还在睡懒觉吧?这都几点了。

    “起床了——懒猪——”时竟汐试着打开门,一瞧,这床上没有人。

    她很少到狄阅的房间的,狄阅房间不小,装修风格是比较冷淡的,他也没有像别的男孩子一样在墙上贴一些球星的海报,只不过在书橱上放了一溜的奖杯,还有后面整整齐齐塞了一柜子的荣誉证书。

    用放书的方式放荣誉证书和奖状,这个逼装的,服。

    狄阅正坐在凳子上打游戏,他面对着电脑,戴着耳机,屏幕上各种彩色技能炫目,游戏人物一直在厮杀,时竟汐走到他身边来,摇了摇他居家服上的帽子:“吃饭啦,你还有多久结束呀哥?”

    这时候狄阅才回头看了她一眼:“要玩吗?”

    时竟汐一脸茫然地看着他:“我?”她看了一眼复杂的,游戏操作这么复杂,界面也并不美,她宁愿玩暖暖环游地球好吧。

    “嗯。”狄阅竟然真的点了个头,坐在那拉着她的手腕,就将她拽到身前,岔开腿让她坐前面的凳子上。

    “我不——可是我真的不会玩啊——”时竟汐有点莫名其妙,而且忽然什么情况?她是在什么情况下坐在了狄阅的怀里?

    “没关系,我教你。”狄阅按下想要逃出怀抱的她,双手一环,将她圈在自己的怀里。

    时竟汐的双手被他的手握住,他帮忙将她的手按在鼠标上,脸往前贴,状似指导她打游戏的样子:“这样,右手点击鼠标,左手手指放在这两个键盘上,不要停,嗯就这样,很简单。”

    如果用四个字来形容时竟汐的感觉可能就是“如坐针毡”,她现在身体后面紧紧贴着狄阅的怀抱,甚至能够从家居服感受到他充满热量的胸膛。

    而他的脸就在她旁边,他低沉的声音仿佛就在她耳畔,呼出的热气扫在她的头发丝上,太……紧张了。她心如擂鼓,手与脚都不知道放在那里了,甚至也完全看不懂游戏的界面,只能麻木地跟随着狄阅的节奏,去点击,去按。

    狄阅这是什么意思?时竟汐忍不住胡思乱想,现在这样是不是也太靠近了。还是他纯粹把自己当妹妹,就这么不避嫌?还是他有什么其他想法?

    应该也不会吧,我哥什么人,现在的顶级校草,以后的影帝,眼光高得吓人,又怎么能看上自己,千万不能自作多情。

    就这样僵硬着手指打完了一局,时竟汐感觉自己脸发烫,不知道该做什么反应。但是本能告诉她,不能再这么被圈着玩下去了,于是她转头看向狄阅:“那个——”

    狄阅黑漆漆的眸子立刻看向她,眼眸似海,亮如星子:“怎么?”

    时竟汐一刹那忘了自己要说什么,红着脸结结巴巴地说:“我——我——”

    “你什么?”狄阅倒是好耐心,一点都不着急,看着她那股子窘迫的样子似乎还挺开心的,慢吞吞等着她的下文。

    直到一声“咕咕”从时竟汐的肚子那边传过来,两个人一齐看向她瘪瘪的肚子。

    时竟汐觉得太尴尬太丢脸了,自暴自弃跟他说道:“我饿了,都说了让你吃饭了——”

    “就知道吃,这个猪。”狄阅还是没有放开她,甚至用双手又捏了一把她的脸,滑腻地手感让人心动不已,最后他还是状若淡定地放开她,“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