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太阳城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 16 章

    据目击者的描述是这样的:平安夜,第一节晚自习下课的课间,俞逸飞带着他的小弟扛着一块小黑板,上面用胶带沾上了荧光棒拼成的她的名字,由于她的名字太难写,所以那荧光棒很是为难。(wwW.K6uk.coM)俞逸飞带着小弟们在楼下喊:“时竟汐,我错了!时竟汐!我爱你!”

    这一壮举迅速引起了一堆好事者的围观,大家在啃着苹果看戏的时候发现女主角迟迟没有出来,便以为是女主角在拿乔,需要他们添一把火,所以无比热心地喊:“时竟汐,我错了!时竟汐,我爱你!”

    这也是巧了,当时所有的老师都在办公楼里开总结会,所以并没有来得及及时制止。等到上课铃声响起,没有看到下文的群众们依旧不愿散去,跟随着俞逸飞不停起哄。

    当时竟汐的同学往下喊,时竟汐不在的时候……年级主任带着班主任赶到了。

    可以想象那个画面有多么……修罗场。

    所以当时竟汐一大早被拉到年级主任办公室被劈头盖脸训斥的时候,时竟汐已经咬牙切齿地在心里将俞逸飞撕成一条一条的然后塞进绞肉机了。

    “你还挺能干,不仅早恋,而且还逃课!两宗罪,你说你认不认?!”年级主任的那个大鼻孔对着时竟汐,一大早可能吃了韭菜盒子,有一抹绿色塞在了他后面的牙齿上,随着他张开大口唾沫横飞的时候,就能够看到。

    “老师,误会,我真没有早恋,这事儿我不能认,您可不能冤枉好人。”时竟汐见他能给自己发表意见的机会,立马举手为自己澄清。

    “你好人?你这逃课的怎么好意思说自己叫好人的。”年级主任冷哼一声,现在这些小孩太难管了!

    “老师,你要骂就骂我,不要骂她!”躲在角落的俞逸飞见时竟汐被喷,立马挺身而出,阻止无差别攻击的年级主任。

    “你还敢讲!”年级主任一瞧刚刚被治得服服帖帖的刺儿头现在又开始顶过来,怒气值不断飙升,抄起桌上的一本书就拍在了俞逸飞的脑门上。

    那厚厚的一本教育心理学掼在学生头上发出了不小的动静,时竟汐听了都感觉脑门一痛。心里暗暗想,这就算是花岗岩脑袋也是要被摔坏的呀。见他还挺护着自己的,又挨了打,之前对他的恼恨和不耐便又降低了一点,甚至隐隐有些同情和感动。

    “你以为自己很了不起是吧?看看你这烫的一头卷毛,你属泰迪的啊?还是在家下了方便面没吃完顶头顶上来上学了?我批评她两句不行啊?怎么?你还心疼啊?还挺会当英雄的哈?”年级主任先是用手抓了俞逸飞的头发,结果抓了一手的发胶,于是抽了办公桌上面的抽纸在那擦,语气嫌弃的要命,“还兴师动众地表白?你瞅瞅你那损样!眼睛不是眼睛鼻子不是鼻子的,人家能看中你吗?”

    “怎么就不能看中我了?我鼻子眼睛怎么了?”俞逸飞本来不想多和这个死老男人多计较,结果这丫还没完了,竟然还对他上人身攻击!这就很难忍了,而且还是在喜欢的人面前,把他面子往哪搁?

    年级主任一看他又跟个蠢牛一样跟自己杠上,还脸红脖子粗的,也是气:“我是不是治不了你了?你给我下去,到操场上跑十圈!”

    “去就去!老子还怕了不成!”俞逸飞顺脚就踢飞了脚边的凳子,大步流星地往外走去。

    “跑完十圈你给我再蹲马步!”年级主任权威再次被挑衅,所以怒而加刑。

    时竟汐在一旁一脸懵逼,刚刚进来的时候就感觉俞逸飞已经被老师给修理过了,本来再被骂两句就差不多了,结果现在还去操场跑圈了?这个白痴最会做的事情就是火上浇油。

    “你呢,你给我说说你昨晚去哪了。”撵走了一个老是干扰自己的刺头之后,审问女生这事儿就好办了,年级主任打开茶杯,喝了一大口,“不说清楚今个也别上课了,或者和他一起操场跑步去。”

    “我昨天……那个,我昨天……”时竟汐本来想说爸爸生病了,自己回家去看他。可是实在是不忍心咒他。不然说自己大伯得了癌症吧?反正她很希望她那几个大伯统统死掉。

    “说啊,你昨天怎么了。”年级主任重重放下茶杯,“可别想在我这里胡编乱造,你们这些学生那些小花招小把戏我见得多了!别指望能糊弄我!”

    “报告!”一个熟悉的声音打破了他们之间的紧张氛围。

    “哎,狄阅啊,你怎么过来啦?”年级主任一转头看见狄阅,就转换了态度。一个大男人,见惯了她对人呼来喝去的,忽然一下子软软和和时竟汐有点转换不过来。

    “金主任,我妈妈昨天从美国回来,太想我们了,就来学校把我和妹妹提前接走了。当时因为走得急,没来得及和您说。”狄阅走到年级主任面前,挡住了他对时竟汐的拷问。

    时竟汐盯着他帅气的背影忍不住心里吐槽:这什么鬼理由啦?妈妈从美国回来太想我们?还不如她那个大伯得了个什么胃癌肝癌前列腺癌之类的呢!是个人都不会相信的好吧?

    “啊,原来是这样啊,妈妈想念孩子那是自然的嘛!对了,你妈妈做什么工作的呀?”年级主任毫无违和感地就相信了,一点都没有刚刚号称能把所有学生小把戏小花招一眼识破的慧眼。

    “我妈是令寺银行南京东路分行的行长。”

    “啊……哦……不错不错,果然虎妈无犬子啊,你这聪明劲儿一看就是遗传你妈妈!”年级主任尬夸了一会,见大家没什么回应,便大手一挥,“赶紧回去吧,别耽误了上课学习。”

    狄阅拎着时竟汐就从办公楼往教学楼走。在走那露天的天桥的时候,只听见下面一个中气十足的男声喊:“大舅哥——”

    狄阅径直往前走,仿佛压根没听见,在下面那人锲而不舍的呼唤中,终于确认了这声“大舅哥”喊的是自己。

    原来俞逸飞远远地瞧见他们俩在天桥上,就从塑胶跑道上飞奔过来。男人就要拿得起放得下,大丈夫就要能屈能伸,为了让时竟汐原谅自己,他已经做出了不懈的努力,看到狄阅,自己如果讨好讨好时竟汐的哥哥,走曲线救国路子,会不会更捷径一些?

    时竟汐和狄阅同时低头,就见一个笑容满面的,头上抹了半斤发蜡的杀马特正仰望着他们,脸上满是淳朴的微笑。

    大舅哥?时竟汐被雷得不轻,我靠,俞逸飞是不是吃错药了啊?

    只见狄阅铁青着脸,一把搂过时竟汐的肩膀,就往教学楼走,最后送了他一个字:“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