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太阳城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 20 章

    成绩下来了,狄阅数学考了149, 时竟汐数学考了49。(www.k6uk.com)

    据说八班数学老师遇到狄阅的第一句话是:“你知道你那一分扣在哪儿吗?”

    而六班数学老师遇到时竟汐第一句话就是:“带着你数学卷子上我办公室来一趟。”

    鉴于时竟汐以前在老师的印象里一直是一个较为刻苦, 不出什么幺蛾子的勤奋学生, 所以数学老师的态度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恐怖:“时竟汐啊,我知道这张试卷代表不了什么,因为我听说你考试的时候身体不舒服没考完就去医务室了, 所以和平时相差甚远也是意料中的事情。但是呢,我拿到了你这张卷子仔细研究了下, 发现事情并不是想象中那么简单。”

    时竟汐从未考过这么差的分数, 所以此次遭遇了滑铁卢本身就郁闷,然而老师把她那张有着刺目红色分数的试卷反复看, 简直像是她对自己的再次侮辱。

    “前面这些填空题, 除了最后两题有难度,其他都是比较基础的题目, 你以前可是从未在这上面丢过分啊。”老师手指指着试卷, 挨个挨个帮她分析,“我发现你最近倒是比以前开朗了很多, 这是好事情, 一味地埋头死学习也很累。但是咱们勤奋刻苦的好习惯可不能丢, 我们既要玩得开心,也要成绩抓牢了。”

    “是,老师。”时竟汐一直蛮喜欢这数学老师的, 这个数学老师虽然劝她不要死学习, 但是自己却也十分勤劳兢兢业业, 中午休息时间永远都在办公室里改作业,困了就趴在桌子上休息。他有一个上高三的女儿,中午他们父女俩就在学校的师生餐厅吃完饭,中午就也跟着父亲将就着休息。

    时竟汐并不是那种聪明的一点就透的学生,她的悟性有些差,需要一步一步,手把手地来教。很多老师不耐烦这样慢效率的教学,但是这个数学老师去恰好就有这个耐性,所以时竟汐的数学一直稳定在不错的成绩上。不能说难题都会,基础题那都是绝对没问题的。

    “不过也别给自己太大的压力。”老师见她表情严肃,就知道这样的女孩子适当提醒一下就得了,话说重了反而会给她造成太大的负担,于是重拿轻放,“我听说八班的狄阅是你哥哥?”

    “是的。”

    “是表堂兄妹啊还是亲兄妹?”

    emmmmmm……都不是。时竟汐睁着眼作答:“亲的。”

    “你哥哥很优秀啊,这次考试他的数学是考了全校最高分,我们数学组的老师都看了一下,他扣了的那一分还是失在步骤分上。这说明他已经把教材全部吃透了,你背靠这样一个优秀的哥哥可是其他人都没有的先天优势啊。”这老师语气透出来的是对狄阅满满的欣赏也就算了,又不是你教的一脸欣慰是什么鬼?

    时竟汐努力忽略数学老师的姨夫笑,然后回答道:“好的老师,我会努力向哥哥学习的。”

    “当然,我知道哥哥太优秀会让小的承受很大压力,很多被太过于优秀的哥哥姐姐光环照耀下,小点的孩子就会失去自我,其实这是完全没有必要的,每个人都有自己卓越的一面。不过我听说你哥哥对你还挺好的,也特别关心你,这样对你的成长还是很好的。”

    时竟汐猝不及防,没想到男老师也这么八卦啊!听说哥哥对我很好?听谁说的?怎么对我好了?怎么关心我了?你都知道了多少?!

    ……此次谈话在时竟汐各种怀疑中结束。

    快乐的寒假就要到了,大院儿里的孩子就各种浪起来了。

    狄阅的几个发小组织聚会,他见时竟汐因为考试失利心情不好,于是要带她去。可是时竟汐是一个准备埋头苦读,囊萤映雪的人,钢铁一般学习的意志又如何能被他轻易打破?于是言辞拒绝:“不约,哥哥,我们不约。”

    狄阅一把合上她的试卷,然后倚在她的书桌旁附身看她:“学太久会变成傻子的,带你出去放松放松。”

    “我不要放松,我要学习!我准备考名牌大学了!你别阻拦我!”时竟汐一脸坚定。

    白色的台灯照在她光洁的小脸上,圆圆的眼睛写满了斗志,为了不让前面的碎发掉下来影响视线,她戴了一根发带,长长的兔耳朵竖起来,像是一只正在立誓的兔子。

    他忍不住拎起那绑在额头上的发带,然后松手,那发带就弹在了她的脑袋上。她一把撸下兔子发带,立刻捂住脑门,用控诉的眼神看他,像是被别人欺负了。

    头发乱糟糟,脸气得红扑扑,越是这个样子越想让人欺负你。

    时竟汐最终还是没有拗得过狄阅,还是出了门。

    聚会的地点是一家ktv,有大院里时常见到的小孩,也有几个生面孔。

    一进门的时候大家都围在符珈那里,七嘴八舌地安慰他。符珈其人,时竟汐是知道的,就是大院里的小霸王。他爸和狄明坤是好兄弟,处得极好,连老婆怀孕都是前后脚,还说以后生出小孩要当亲家。结果出来俩男孩,亲家是做不成了,结果小孩做兄弟也够呛。

    可能是性格差异,可能一山不容二虎,一院不容两王,也可能是总是拿来相互比较的缘故,两人关系并没有大人期待的那么好。

    符珈就是那种风风火火带着男孩子们各处野,闯祸了就带着手下回家挨打的人。而狄阅从小就是装逼中的战斗机,大人面前永远是不跟坏孩子们瞎玩的高岭之花,事实上许多馊主意都是他在背后给出的。所以符珈鄙视他虚伪,他鄙视符珈像个冲动的炮仗。

    这不,这家伙因为冲动又得罪喜欢的女孩子,在这郁闷了吧。

    奚铭在一旁安慰道:“哥们,天涯何处无芳草啊,换一个喜欢的不就得了。你看狄阅那小表妹晏昕就不错。”

    “是啊是啊,我看那夏彤也不就长得一般嘛!”彭烨帮腔。

    “比你好看一百倍!你给我闭嘴!”符珈一听他们这群傻逼叨咕叨咕就神烦。

    时竟汐听了立刻翻了一个三百六十度托马斯回旋白眼,这个白痴奚铭,这幅狗嘴永远吐不出象牙来。她知道符珈最后还是和这喜欢的小女生结婚了,只不过拜这些损友所赐,他走的弯路可以绕地球一圈。

    “哟,狄阅来了,哥,来这边坐。”

    入座之后,狄阅没有对伤心的符珈表示任何安慰,毕竟,他又不是什么知心大姐姐不是。

    “啊,妹妹也来啦,你想喝什么?哥哥给你点。我看这个哆唻a梦就不错。”系铭其实比他们都小一岁,还比他们低一年级。但是他脸皮够厚啊,不愿意让这后插进来的时竟汐当姐姐,所以在她面前一直以哥哥自称。

    彭烨也凑过来,笑嘻嘻地送上饮料:“哥,喝水,你要唱什么我给你点。”

    时竟汐在他们这群大院子弟心里其实一直没什么地位的,一开始压根不把她当回事,做什么都不带她玩,后来狄阅态度转变了,他们才跟着转。这群人看着年龄小,其实还挺会看风向的。

    “她不喝酒。”狄阅一瞧这奚铭就像一个卖酒的服务员似的向时竟汐推销那鬼打墙色号的鸡尾酒,就直接拒绝了。

    “我喝花茶就好了。”时竟汐给自己拿了一个新杯子,倒上那一壶没人喝的花茶,默默喝了一口。

    狄阅后来还是给她点了一杯果汁,颜色鲜亮,在热腾腾闹哄哄的ktv喝起来还是很不错。

    奚铭自己鬼哭狼嚎地吼了一会,又拉着彭烨对唱,忽然觉得两个男人唱实在是没什么意思,便将话筒递到时竟汐手上:“你唱《大海》,我来伴舞!”

    时竟汐以前在这种场合都是壁花角色,自觉和他们这些子弟玩不来,所以自成结界。后来这群小屁孩都成了社会上十分混得开的角色,她却依旧和他们没什么交集,事实上她因为自我封闭错失了很多人脉。

    如今她既然是从烈火中逃生的人了,唱个歌也没什么难的,尤其是奚铭前一首唱的如此稀烂的情况下。

    她站起来,握着话筒,不疾不徐,完全没有怯场:“在那遥远海边,慢慢消失的你,本来模糊的脸……”

    狄阅坐在那看向她,她从未在他面前唱过歌。以前就算话筒塞在她手里,她都是紧闭牙关不停地摇头,所以他也从不强求她去唱歌。可是没想到,她竟然是会唱的?而且还唱的很好?

    奚铭的舞技竟然不像他歌技那么稀烂,跳的poking有模有样,一改他舔着脸吊儿郎当的死样子,竟然还挺帅的。不过当他比了一个小心心给时竟汐的时候,这首唱跳俱佳的《大海》就被人给切歌了。

    “靠,我还没跳完呢……哥,哥你要唱歌啊,哈哈你唱什么我给你伴舞。”奚铭一张嘴,帅气全无,一见是狄阅切的歌,又开始嬉皮笑脸起来。

    狄阅没有理他,只是拿着话筒看向时竟汐:“时竟汐,有什么歌是你不会的吗?”

    时竟汐好久没有唱歌了,正唱到兴味处,也没了以前那种羞怯的姿态,拿着话筒回应道:“怎么可能!没有我不会唱的歌!”

    “好,那这一首你和我一起合唱。”狄阅按了开始键。

    靠,我哥真是撩人撩断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