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太阳城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 22 章

    当时竟汐和狄阅两人嗨完回到家的时候,就发现家里来了一位小姑娘。(www.k6uk.com)

    狄明坤在厨房洗水果, 胡美萱坐在沙发上, 任凭那小姑娘亲亲热热地挽着自己, 听她娇俏地说起在学校里的那些趣事儿,也被逗得笑眯眯地。

    时竟汐一看那沙发上的主,之前的好心情便烟消云散了, 嘴巴不经意地瘪了瘪。奚铭真是有一张史上最贱的乌鸦嘴,今天刚安慰符珈的时候提到了这厮, 这厮今晚就上门, 真是带狗都追不上这速度。

    “哥,你回来啦!”那坐在沙发上的女生一见到狄阅回来了, 就开心地奔过来, 趿拉着的拖鞋“哒哒哒”地跑过来。就像挽胡美萱的手臂似的挽着狄阅,由于她个子小, 简直就像是挂在他身上似的。

    “狄阅, 你表妹放寒假了,来我们家玩一阵子, 年前这些天你带妹妹好好在各地玩一玩。”狄明坤恰好洗好了车厘子, 端出来, 和儿子叮嘱道。

    “哦,我知道了。”狄阅点头,然后任凭自己这小表妹往前拽着走。

    “谢谢二叔, 我爸爸还和我说如果我能考班级第一就能来你们家玩, 结果我终于实现我目标啦, 接下来就准备好好玩了!”她歪着头和狄明坤讲话,看起来掩饰不了的兴奋和骄傲。

    “我们昕昕这么厉害啊,优秀!”狄明坤竖起大拇指。

    晏昕,没错,就是眼前这位小女孩。晏昕此人,比时竟汐和狄阅要小几岁,才上初一,个子小小的,瘦瘦的,看起来阳光开朗,但是最会看人下菜。她是狄明坤狄狄的独生女,以前她小的时候也是在大院儿生活的,后来随着她爸爸的外派,于是她全家都搬离了本市。

    时竟汐上辈子就吃了她不少的亏。

    就是这个人前看起来阳光可爱的小个子,却会在没人的时候对她颐指气使,好似她只是家里的一个仆从。她对于时竟汐的来历知道得一清二楚,所以便明白她在这家里毫无地位可言,于是人前就“姐姐姐姐”地叫她,人后就使唤她做这做那。

    那时候的时竟汐也是很傻,自觉自己于这个家确实是一个外人,没有她是狄家近亲属这样近的关系,处处忍气吞声,她的所作所为也都没有告状什么的,任由她作威作福。

    所以一看到这个阳光灿烂的笑脸,她就想起当年那个窝囊的自己。鞍前马后,端汤送水,还带帮写作业的!真是不堪回首,难以接受!

    “姐姐,姐姐你也来啊,车厘子很甜呢!”晏昕笑眯眯地对她笑着,向她招手,真是够了,搞得和她在自己家当主人,招呼她这个外人似的。

    时竟汐走过去,接过狄阅顺手递来的车厘子,默默放到嘴里,咬了一口,汁水四溢,肉质饱满,确实挺甜。

    她记得这家伙要在狄家住上十来天一直到过年,那会她都已经万般顺从了,结果晏昕还是在过年狄家老爷子那里告了她一状,让她冠上一个“外面收养来的丫头还欺负了家里正经孙女”的罪名。

    时竟汐默不作声地回想着以前的事,嘴里反复舔舐着那被吃干净肉的果核。这一世,对于这个表面天真实则多面的狄家表妹,她是能避就避,毕竟大孩子和小孩子交锋,总是大孩子吃亏的。但是她要是还那么过分,她也不会再轻易忍受了!

    时竟汐从想象之中回到现实的时候,只见狄阅的手掌平摊在自己面前,她疑惑地看向他:“怎么了?”

    “吐出来。”狄阅见她回神,提醒她。

    “什么?”时竟汐不明白。

    “果核吐出来。”她吃一颗车厘子就能吃五分钟,而且也不吐核,只是在嘴里翻来覆去地磋磨舔舐,不知道是几个意思。也不知道她在想什么,竟然能走神这么久,真是怕她一个不留神就把果核给吞了。

    时竟汐有些愣愣的,不知道他的用意,他要果核干什么?于是乖乖地将果核吐到狄阅的手心里。吐出来的果核深黄色,上面丁点果肉都没有剩下,只是表面还包了一层她湿漉漉的口水。

    见他把果核扔到垃圾桶里才明白哥哥那是担心她误吞果核,所以连忙抽了两张纸递给他,让他擦手。

    时竟汐一边看他擦手一边不好意思:她这么大的人了又不是三岁小孩子,她能不知道吃车厘子要吐核吗?在乱担心什么呀,哥哥真是的。

    在一旁围观了全程的晏昕捂嘴偷笑:“哎呀哥哥对姐姐可真好呢,这不知道的肯定还以为你们俩是一对情侣呢!”

    胡美萱明显不太喜欢晏昕开这种玩笑,于是严肃道:“你哥哥对妹妹好那不是理所应当的吗?小孩子怎么想这么多,平时电视上那些乱七八糟的电视剧少看。”

    “我知道啦婶婶,我妈都禁我看电视俩月了!”晏昕眼睛弯弯笑得像是月亮,然后又捅了捅狄阅,凑在他身边道,声音倒是一派天真,“哥哥我要吃车厘子。”

    狄阅将车厘子推到她面前。

    “哥你不能差别待遇啊,婶婶刚刚说了,哥哥对妹妹好可是理所应当的!啊——”面对撒娇的小女孩,狄阅也有一些无奈,拿了一只车厘子递过去。

    “谢谢哥哥!”晏昕果然吃的一本满足,笑眯眯地向哥哥道谢。

    “你是想住楼下的客房呢还是和你姐姐住一起啊?阿姨就是将客房收拾好了,什么东西都是齐全的,只不过是在楼下,你要是嫌闷呢,就和姐姐一起住。”胡美萱开始准备分配安置房间。

    时竟汐自然是知道晏昕是想住楼上的,她的房间和狄阅的房间是面对面,她天然地对狄阅有一种依赖和崇拜,所以很喜欢粘着她的表哥。上一世她嘴上说着要和姐姐一起住,晚上说说悄悄话什么的,事实上晚上在床上就不停地推她,找茬,让她睡不下去,最后还是时竟汐自己忍不下去了,主动搬去了楼下的客房。

    “妈,我们班数学老师让我每天晚上做一套试卷,把基础打打牢固,这次期末考试没考好,我感觉压力也挺大的,可能没时间陪表妹玩了。”时竟汐可不想再重复一次以前晚上夜不能寐的痛苦,她这么大的人了被这么个小个子欺负得缩在了墙尾,也是很窝囊了。

    胡美萱一听就想起了这一茬,就觉得当然学习才是正经大事儿,而且家里这么多房间本来就没必要让孩子挤在一起胡乱凑合:“学习可不能耽误,你按照老师说的来,最好也掐着时间做试卷,给自己一种考试的紧张感,别松松垮垮的。不过你也不用给自己太大压力,我和你们班主任伍老师打电话,她说你平时表现也挺认真的,这次考试数学纯粹是被身体不舒服给耽误了,实力还是在的,不用担心。”

    然后又转向晏昕,“昕昕啊,你今晚就住在客房吧,什么东西都给你准备好了,姐姐上高中学习压力挺大的,你要是觉得无聊,晚上正好还能在客厅看看电视什么的,也方便。”

    晏昕咬了咬唇,有点不甘愿,但是马上还是应承下来了。随即又扬起嘴角:“姐姐期末考试考得不好呀?没关系的啦,不要灰心丧气,我妈妈说人和人之间水平也是有差距的,只要尽力了都是好孩子。”

    时竟汐听了那句人和人之间水平也是有差距的之后,忍不住磨了磨后槽牙。默念佛系三部曲,算了,没事,随意……妈蛋我成绩好不好还真轮不到你教育!

    呵呵,姐姐以后非top2不去!

    “我住客房没关系的,晚上姐姐忙,我可以找哥哥玩呀,哥哥我看到你房间有很多好看的书,可以给我看吗?”

    “可以,尽管看。”狄阅晚上准备打个团战,恰好没空招呼这小孩,她能安安静静看书,还能省不少事儿呢。

    可是真的到吃完饭各自回房的时间,狄阅才知道自己实在是太天真了。他表妹说的要借书看不是借回自己房间看,而是要坐在他房间看,时不时地还要和他聊上几句。

    他要是没听见或者不耐烦不回答她问题的时候,她还会扒下他的耳机要求他注意听讲。

    狄阅在第三次耳机被扒下来的时候光荣地牺牲了,平时在团队里carry的人今天操作屡屡失误,被团里开玩笑:“是不是有妹子在,军心不稳啦?”

    屁,什么妹子!他第一次感觉有妹妹真的是一件很烦的事情。

    他匆匆丢下一句:“你先在这屋看书,我看你姐姐有没有什么需要解答的疑问,等会回来。”

    而此刻的时竟汐是真的在学习,头发又用那根兔子束发带给绑起来,露出光洁的小脸。台灯照耀在她认真的脸上倒是有一种专注的可爱。

    见她忙着做题,自己也没多做打扰。便随意地躺坐在时竟汐的床上,拿起时竟汐的手机,开始一本正经地玩起了古早又经典的游戏:贪吃蛇。

    而当晏昕也捧着书,坐在了自己的床上的时候,时竟汐忍不住扶额:这一个两个的,都把自己房间当什么了?图书馆吗?!

    真是受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