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太阳城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 24 章

    病房里面就大家都很安静,只剩下晏昕的饮泣声。(www.k6uk.com)胡美萱怜惜的摸着儿子受伤的头, 高大帅气的儿子满身伤痕的躺在那, 脸色刷墙似的白, 看着就让她心痛难忍。

    头上绑着的白色绷带,当真看着触目惊心。我儿子是要考清华北大的人,要是伤了这聪明脑袋谁能担责任?!向来冷静地胡美萱忍不住磨了磨后槽牙。

    再瞧站在一旁的汐汐, 过年买的新衣服后面全是污渍,甚至还没有干透还穿在身上。还有那袖子, 竟然生生被扯破了, 可想而知当时是有多惊险!

    “医生,医生, 我儿子现在情况怎么样啊?”狄明坤见医生进来, 立刻摆脱拉着他嘤嘤哭泣的晏昕,焦急地询问。

    “主要是左手臂轻度错位, 肋骨受伤, 还有后脑损伤还有轻微的脑震荡,其他身上一些擦伤不要紧, 还是得在医院好好调养几天。”这位医生翻开手里的资料, 然后向家长详细叙说道, 然后又见几个人面色严肃地盯着自己,于是安慰道,“没事的, 年轻人恢复的快。静养一阵子就好。”

    晏昕一听医生念了这么一大堆受伤的地方, 更是惊恐了, 捂着眼睛开始呜咽:“呜呜哥哥对不起——”

    “行了,没听医生说你哥哥需要静养吗?”胡美萱一听她魔音穿耳的哭泣声就烦的要命,“你哥哥姐姐摔成这样也没哭,你这一点事儿都没有的倒是哭得起劲。”

    狄明坤一见妻子这样疾言厉色地对着自己侄女就知道她是着急上火,于是赶紧转移话题,询问狄阅和时竟汐:“说吧,你们怎么弄得?电话里也没说清楚。”

    “走路的时候妹妹不小心推了我们,而我们前面就是楼梯,又结了冰,我们就滚下去了。”时竟汐如实道来。

    “什么?滚下去了?”胡美萱瞪大眼睛,本来就冷艳的脸此刻因为她的表情变得更加难以接近了。她来之前只以为滑倒了,没想到是滚下了楼梯,她都不敢想象这是怎么样的一副场景。

    狄明坤闻言一惊,立刻打量了下时竟汐:“汐汐你也滚下去了,是不是也受伤了?怎么没找医生帮你看一下?”

    胡美萱却是朝罪魁祸首发难了:“昕昕你是多大的人了,怎么连一点轻重都不分呢?前面是楼梯你都敢推人,那要是你哥哥姐姐摔出个好歹来你负责得起吗?”

    她质问的时候,晏昕的哭声愈发变大了,为自己辩解道:“我没有推,我就是不小心轻轻碰了她一下,我真的没有推。”

    当狄阅的爷爷奶奶以及晏昕的父母赶来的时候,病房里就是这幅场景。哇哇大哭的孩子和满脸严肃质问的胡美萱。

    “奶奶——”晏昕立刻扑进奶奶的怀里,哭得像是受到了万点的委屈。

    后面跟着的晏昕的爸妈一瞧,心里满是不平。他们放心把孩子送给他家,结果竟然就是这个待遇?就算老二混得好也不用这么欺负人吧。他俩虎着脸,也不好多说话。

    “美萱哪,你至于和一个孩子计较成这样吗?你看她都被你说得哭成什么样了啊?”狄家老太太自然是心疼这小孙女的,嘴甜又机灵,结果却被儿媳妇说成了泪人。再看看儿子,这个没出息的,老婆说什么就是什么,连反驳一下都不敢。

    “她做了错事,我只是在帮忙教育她。”胡美萱见老太太护着她孙女,而没有瞧见她受伤的孙子正躺在床上,心里的火气就蹭蹭往上。

    “她做了什么错事需要姐姐你来帮忙教训啊?”晏昕妈妈立刻接了一句,她眼见着闺女哭得小脸通红,心里真是憋闷得要死。

    “我儿子因为她被推得滚下楼梯,肋骨手臂都差点骨折了,如果你觉得我不该好好教育她,那我无话可说。只是我们家这个年可能要在医院过了,就没法让昕昕在我们家继续住了,不好意思哦。”胡美萱坐在那,气势却要比站着的一干人等都要强。

    晏昕妈妈一时语塞,不知如何作答。还是她丈夫皱着眉头问:“这是真的吗?你为什么要推哥哥?”

    “我没有推哥哥!”晏昕知道推狄阅的罪过那就大了,立刻尖叫着否认。

    “这……”晏昕爸爸为难地看向二哥狄明坤,眼神明显是,你老婆冤枉我闺女,这如何是好啊。

    “你看……”晏昕妈妈立刻蹲下来帮女儿擦眼泪,“别哭了啊乖女儿,妈妈相信你的。”

    “汐汐,你说。”胡美萱立刻看向时竟汐。

    “她确实没有推我哥,是推的我。”时竟汐形容狼狈,尤其是还将坏了的衣服穿在了身上,更显得可怜,“哥是为了拉我才和我一起滚下去的。”

    “我——”晏昕看着妈妈脸上极具丰富的变脸,立刻反口不承认,“是你自己不小心摔下去的,连累了哥哥。”

    就在事情要变成罗门生的时候,一直没有发言的狄阅开口了:“算了不要怪妹妹了,她也不是故意推我们的,而且我们也没事。”

    狄阅爷爷奶奶早在胡美萱说他的伤情的时候就已经依偎在了狄阅的病床前,奶奶拉着他的手,看见上面的石膏都不敢乱动,只敢捏着他的手指,心疼不已:“哎呦我的乖孙哎,你这样怎么能叫没事呢?”

    被人这么直接证实,晏昕妈妈脸色一下子就变了。她瞧见胡美萱用看不起的眼光瞧她,婆婆又抱着她的孙子长吁短叹,公公也是皱紧眉头,明显对她教育出来的孩子不满意。她恼火不已,在一大家子面前丢了人,甩手对晏昕就是一个响亮的耳光:“你这个死丫头,谁给你这么大的胆子?!”

    时竟汐一愣,她只听说晏昕的妈妈是个出身很好的女人,竟然会如此彪悍?

    “哎呀弟妹你看你这是做什么,昕昕只是个孩子而已啊。”狄明坤自然是要上来劝的。

    胡美萱冷眼旁观,并没有什么兴趣去劝说。她知道这不过是自家孩子犯了错,自己率先打一顿,这样就没人计较孩子的错了,反而还能因为可怜博得一些同情。

    晏昕被打了一耳光之后愣了一秒,只觉得脸上火辣辣的痛,随即加大声音,大声嚎哭起来。

    随即又是一巴掌,甩在她另一边脸上,气急败坏的晏昕妈妈只觉得脸都被丢尽了:“还敢哭?你再哭一声给我看看的?”

    这时候狄家老爷子终于拍了一下桌子:“吵吵闹闹的在病房里像什么话?教育孩子就好好教育,是你一直打就能教好的吗?天也不早了,赶紧带回去休息吧!还有她——”

    老爷子看向汐汐:“你们怎么做人爸妈的,她裤子都磕破了,怎么也不处理一下伤口的?”

    时竟汐看向自己的膝盖,她自己当时只觉得浑身都痛,然后又被狄阅给吓到,还真的没在意自己的伤口。此刻被指出来了,才发现自己的牛仔裤都磨破了,露出渗血的伤口。

    “对哦,医生,医生——”

    狄阅因为他肋骨受伤,很难做动作,稍微一动就会胸腔痛。所以他压根看不见时竟汐哪里受伤,此刻听爷爷说起汐汐也受伤,立刻紧张地想要支起身子来看,却因为他的大动作倒吸一口气,痛的没法正常喘气:“你哪里受伤了?严重吗?”

    时竟汐见他如此紧张自己,又是欣喜又是担心,连忙解释道:“我没事的,不是爷爷提醒我都没感觉到。”

    最终时竟汐也做了个全身检查,只不过她比狄阅伤得轻多了,只是一些皮外伤,同样也有轻微的脑震荡。其实她包扎完了就可以出院了,但是见狄阅眼巴巴地瞧着自己,像是一只害怕孤单又依赖自己的小奶狗。

    时竟汐抿抿唇,照着狄阅的感受说:“我也感觉脑袋有点晕,还有点犯恶心。”

    医生狐疑地看了她一眼,询问道:“是吗?”

    “是啊。”时竟汐面不改色,让医生再次检查了下眼睛。

    “行,那你也留院观察两天吧。”

    医院里的小护士们听说4楼病房来了一个特别帅的大帅哥,纷纷活络起来。一个晚上都有四波不同的护士来查房了,这些女人们难掩狼光,看起来一本正经地询问他还痛不痛,需要些什么的时候。狄阅感觉自己本来已经好像没那么痛的胸腔,被她们一遍一遍地提醒,痛了起来。

    “去,把门反锁起来。”

    “你想要干嘛?”时竟汐看他实在是痛苦,于是想要逗逗他,转一下注意力。所以故意做出惊恐和难以描述的表情瞧着他,仿佛他要对自己做什么不可描述的事情。

    “什!么!我!想!干!嘛!”狄阅都要被这个笨蛋气笑了,“我现在能干嘛!你能不能纯洁一点!”

    “我有说什么吗?你想哪里去了!你刚刚在想什么不纯洁的事情?”时竟汐见无精打采的他又生动了起来,一边锁门一边笑着调侃他。

    狄阅立刻扫除脑海里两个纸片人发生酱酱酿酿的事情,冷静地嘱托道:“我要吃橙子,你给我剥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