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太阳城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 25 章

    自从狄阅光荣受伤之后,仿佛生活就不能自理了。(wWw.k6uK.cOm)

    家里送来的汤他嫌没味道, 非要时竟汐喂才勉强喝点, 把她当调味剂了不成?

    吃水果他要求剥皮那也就罢了吧, 关键他还要求吃瓜子!现成的那种!可怜时竟汐晚上做梦都觉得嘴巴里全是葵花籽的那股子香味,手上残留他柔软的薄唇的温度……

    病房里他觉得电视看得太无聊,于是想要玩游戏。光荣负伤的手臂不能支撑他独自完成一盘游戏, 于是要求时竟汐坐在他旁边,配合他的指挥合作完成。

    狄阅的右手配合时竟汐的左手, 那基本上是死了一盘又一盘, 被队友骂。

    “怎么搞的?你小学鸡吗?”

    “不要告诉我你是一边抠脚一边玩的游戏!”

    “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

    被骂的时候时竟汐也怒了:“你才是猪, 你全家都猪, 你全小区都猪!”

    一听语音对方就知道玩家是个妹子,于是语气软和下来:“哎呀原来是妹妹, 要不要哥哥带你飞, 加个好友呗。”

    “她哥在这里,不用你操心了, 滚吧。”狄阅一听竟然有人当着他的面勾搭汐汐, 咬牙冷静道。

    自此之后狄阅再也不带时竟汐玩游戏, 但是又十分无聊,从家里带来一些书要求她念,当睡前故事听。后来时竟汐恶作剧, 拿了三年高考五年模拟来, 念数学题给他听。他竟然听数学题比听故事都要有精神, 他总是静默一些时间,然后竟然就能给出答案。

    “你这些题目都是怎么做的?”时竟汐叹为观止,十分好奇。

    “就是先想,得出答案,然后再想过程。”狄阅躺在床上吃着一提子,十分悠闲地回答。那神态,那语气,仿佛全世界的学生都是这么做题目,这么多偏题怪题都是可以随手拈来的小意思。

    我靠学神啊!天才啊!怎么会有人先得出答案再去想过程套公式的呢?难怪是个数学考差一分到满分的怪胎!时竟汐内心已经佩服得五体投地,深深地为他的异于常人的超高智商而折服,甚至隐隐猜想他以后如果不做影帝会不会是个华罗庚二号也说不定。

    不过当高考之后收拾书本,时竟汐发现狄阅那套全部认真做完并且还贴了各种便签做记号的三年高考五年模拟,她还是决定收回以前的想法。也许她哥还是更适合做影帝一些,毕竟论装逼,狄阅可是从没输过谁!

    这位狄阅大神忽然很想吃某家很出名的店的特色花甲,这么一提起来时竟汐也嘴馋得要命,一想到那充满着鲜香的火辣辣甜滋滋香气扑鼻的锡纸花甲,配上一些粉丝以及金针菇,可以说非常人间美味了!

    鉴于狄家父母是绝不允许还伤着的他们去吃这种街边小店的垃圾食品的,时竟汐决定自己越院亲自去买。

    时竟汐换下病号服,全副武装,换上了羽绒服,戴上围巾,确保医院的医生护士看不出来之后,她就攥着小包包出发了。

    何记花甲店离医院有十几分钟的车程,打个车的话其实也并不远。

    可是狄阅这个突发性巨婴倒是像完全离不开人一样,自从她离开医院之后,他的短信就源源不断发到她的手机上。

    狄阅大魔王:“我忽然不想吃了,你别去了,回来吧。”

    时竟汐外卖天使:“可是我很想吃啊。”

    狄阅大魔王:“医生说要忌辣,不能吃,你给我回来。”

    时竟汐外卖小天使:“没关系,我会让店家尽量少放辣椒。”

    狄阅大魔王:“吃这个会加重伤口伤势。”

    时竟汐外卖小天使:“那好吧,我回头就买一份回来,我自己吃,反正我伤口四舍五入约等于没有。”

    狄阅大魔王:“你就这样对你救命恩人?”

    时竟汐外卖小天使:“emmmm……要不然我吃完了再回来?”

    狄阅大魔王:“你给我回来,你哥的话都不听了是不是?”

    狄阅大魔王:“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十分钟之内回来。”

    狄阅大魔王:“我妈过来了!你等着挨批吧。”

    时竟汐看到最后已经完全不想理这个生病生到智商掉了至少150的人了,她就听自己手机短信提醒一条接一条,最后搞得出租车司机师傅都笑了:“小姑娘,你的短信提醒音还唱得挺有节奏啊?”

    时竟汐听了师傅的调侃特不好意思,又隐隐想要吐槽一下:“没办法,我有个间歇性病发的哥。”语气中倒是有她自己都察觉不出来的甜蜜和自豪感。

    “原来是哥哥啊,有哥哥好啊,我家闺女就天天念叨着我没给她生个哥哥,看她舅家的哥哥,给小妹买这买那的,可羡慕坏了。”师傅一提到这个,就像是打开了话匣子,嘴上三句不离自个闺女。“不过呢,独生子女也有独生子女的好,起码家里什么都是独一份,没人抢,她舅家那兄妹,天天吵得脑壳疼。”

    “吵吵闹闹也挺热闹的。”时竟汐抠着手上的小包,淡淡地回答了一句。她以前就是独生子女啊,可是最后全世界就剩下了她独自一人,无人帮扶无人依赖,幸好她还能来到狄家,有了狄阅这么个哥哥,有了狄家这个家。才免她颠沛流离,免她饥寒交迫,免她孤苦无依地做个可怜人。

    到何记花甲的时候才发现这过年的时候哪儿哪儿人都是多。这店面小,里面挤挤挨挨的都是人,她还得在门口等着。

    排到她的时候,老板问她要几份,她思索了一阵还是要给口嫌体正直的哥哥带一份的,不然晚上又得让她死命嗑瓜子剥开心果吃着玩了。

    “要一份爆炒花甲一份铁板蛏子,都不要放辣椒,口味尽量淡一点。”时竟汐最后问了一句,“老板,骨折的人到底能不能吃这个啊?”

    老板也没想到会有这么一问,然后笑道:“都骨折了还想着吃我们家花甲啊,照这心境,看来没大事儿!吃货一般都生命力顽强!”

    时竟汐看老板一副形容小强的语气形容狄阅,顿时有点不高兴了。对他家的花甲期待也没那么高了,总觉得这重口味的食物可能真的会影响到狄阅的康复。

    于是买完了花甲的时竟汐在周围这么一转,就感觉这受伤了啊还是不能乱吃的,还得吃啥补啥。于是她除了买了一份热腾腾的豆花,还给狄阅买了烤猪蹄,烤鸡爪,酱鸭掌以及烤翅……

    可以说集齐了小吃街的各种垃圾食品了……

    这时狄阅大魔王又发来短信:“人呢?”

    时竟汐满手都拎着吃的,正忙着呢。乍一看这短信,真是觉得这家伙太闲了,只是看他一连串的短信不回复又显得她太冷酷无情了,拎着吃的在手机键盘上艰难地打字回复道:“我手机掉厕所里了。”

    那边久久没有传来回音,时竟汐感觉到有点诧异,他智商掉血严重,不会真的以为自己手机掉厕所里面去了吧?

    一分钟后时竟汐终于拦到车准备返回医院,接到了一则来自狄阅大魔王的短信。

    时竟汐打开一瞧,气得很想把花甲砸在他脑袋上!

    狄阅大魔王:“所以现在是厕所精在和我发短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