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太阳城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 26 章

    烤猪蹄、爆炒花甲、烤鸡爪、烤翅、酱鸭掌,豆花儿……

    可谓是非常丰盛了!

    时竟汐和狄阅两个人围在一块, 桌上全是打包盒, 满房间都是香味。(www.k6uk.com)时竟汐的嘴唇吃得通红, 一向风度翩翩的狄阅也不例外,明明这俩人穿着单薄的病号服,暖气开得也不是特别大, 却吃出一身汗。

    所以当俞逸飞开门进来的时候,就见这兄妹俩坐在一起你一口我一口, 你一勺我一勺地吃得热火朝天, 他满脑袋问号,说好的摔下楼梯重伤呢?

    望着病房里嘴巴像是接吻一个小时以上的两个人, 他忽然感觉一阵惶恐, 左手拎着橘子右手拎着柚子,自来熟地打招呼:“汐汐, 大哥, 吃着呢?”

    那语气,那神情, 和村里头邻居来隔壁打招呼一样一样的。

    “你怎么来了。”时竟汐和狄阅异口同声。

    时竟汐瞧着穿着皮夹克和紧身牛仔裤的俞逸飞, 这扮相简直能让所有人都感受到他大腿的健硕。尤其是头发染成了一撮黄毛, 眼下乌青,一看就是从网吧通宵打游戏刚出来的。

    他是怎么知道自己住院了的?她住院这事儿她只和姚立雯说过啊,那丫还特别关心了下狄阅的伤势,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这冷心冷肺的丫头!难道是她告诉的?怎么记着他俩不熟啊……

    而身边的狄阅的想法就简单多了:这个傻逼杀马特怎么又踏马出现了!?狄阅这辈子, 没感觉谁是自己的克星, 偏偏这个段数极低的杀马特,他看一次烦一次,看一次气一次。尤其是他看时竟汐的时候,他就有一种把他眼珠子抠下来的冲动。

    俞逸飞见这兄妹俩没一个人邀请他进来,他想算了,毕竟生病了的人礼数不周也很正常的,自己作为一个有着比大海更广阔胸怀的男人,他决定不计较,自己进来了。

    “哎呦汐汐,我听说你从楼梯上摔下来,我就特别担心,你怎么样了?”俞逸飞小跑两步,然后放下手里的水果,将时竟汐从狄阅的身边扶走。

    在他双手夹住时竟汐的那一刻,狄阅的脸色彻底沉下来,声音低哑又危险:“你放开她。”

    可是俞逸飞向来不是一个会看人眼色的人,他的目光全部集中在了桌上那一堆小吃上,径直对时竟汐道:“你看你都受伤了咋还能吃这些呢?你太不听话了,不乖,回头看我怎么收拾你。”

    时竟汐被那略带嗔意的埋怨雷得浑身一激灵,一把甩开他的手,语气冷硬:“你说话就说话,别动手动脚的,你来干嘛?”

    “我来看你呀?我听说你受伤了担心的不行,打你电话又打不通,发消息也不回,好不容易打听到了你的病房号,我就家都没回就跑来看你了。”俞逸飞特认真地向她解释,然后脸又转向了躺在床上的狄阅,深深地鞠了一躬,“我还听说是大哥救了你,我代汐汐谢谢你,大哥。”

    时竟汐被他的所作所为愣住了,一时默默无语。

    “不需要你谢,你没有谢的资格,时竟汐是我的家人,我自然会救。她和你,一点儿关系都没有。”狄阅虽然不能站起来和他讲话,但是语气严肃,气势压人,一点儿都没因为受伤而影响。

    “大哥,虽然我知道你不喜欢我,但是你不能否认,汐汐是我女朋友吧?”俞逸飞一脸认真,他其实已经十分委曲求全了,狄阅明明比他还小几个月,他还做低伏小地跟着时竟汐叫他大哥。

    时竟汐愣愣地看着俞逸飞那张青涩的脸,渐渐和以前的记忆重合。重生之后的自己,是不是变化得太彻底了?她只记得一切自己所受的苦,只记得俞逸飞背叛和对受了重创的自己的不闻不问,再见到年少时期的他,就把她对长大后的他的怨恨,全部倾泻到了他的身上。

    推他下河毫无愧疚,他被非议毫不心疼,倒他一桶雪心下快意。嫌弃他的非主流,嫌弃他的成绩差,嫌弃他的暴脾气。对于俞逸飞此人她已经毫无留念,在她眼里已经找不到什么优点,只剩下看不惯。

    可是现在的俞逸飞不是那个抛弃她的那个人啊,她三言两句地就否定了他的存在,没给个合适的理由就想要摆脱他,可是当初的自己真的是完全瞎了眼吗?也不是吧,当初的开始,也自然是有真正的感情在的啊。

    他用笨拙的语言向她写信道歉,他放下面子去挽回,甚至得知她生病之后打通宵游戏没回去睡觉来看她……其实曾经,真心,也是有一些的吧。

    听到这话的狄阅面色不豫,听到这混混说时竟汐是他女朋友的时候脸色阴沉沉地仿佛要有一场暴风雨。他想起时竟汐当初处处与他闹矛盾的时光,他想起来时竟汐因为这个混混拒绝和自己说话,甚至愤怒的语气抗议他的管束,拼命想要周末去与这个混混约会,还直言说他像是一个□□的暴君。

    一切都因他而起。

    他的心已经好久没有出现过这种满心想要砸东西的郁气了,他似乎是被这句话戳到了肺管子,气得胸腔带着受伤的肋骨都痛,咬牙切齿地回答:“她和你没有任何关系。”

    “这你说没用,要让汐汐来说,你说你是不是我女朋友。”俞逸飞刚染的黄毛似乎都炸起来了,那发亮的黑皮衣显得愈发痞气十足。

    时竟汐从他们的争执中醒来,一向泰山崩于前而不变色的狄阅用隐忍和压迫的眼神看着她,俞逸飞却是梗着个脖子像一头倔牛一样瞪着他的眼睛非要从她这里拿到一个答案。

    静默了半晌,似乎是过了一个世纪。

    时竟汐的目光从俞逸飞转向狄阅,然后又转回来。她知道这段感情结局无比失败,但是她是不可以否认其存在的。

    “我们分手了。”时竟汐艰难地给出了她的答案。走错的路,她不想重新走一遍。辜负过的人,她也不愿意再亏待一次。

    可惜这个答案,两个人都不能满意。

    她承认了他们的关系。她拒绝他们继续这段关系。

    “为什么?”俞逸飞只觉得不可理喻,他自问自己已经够低声下气的了,试问还有谁能敢这样几次三番地折辱他还安然无恙的?“我们之前不是还好好的吗?我们一起去吃小吃,一起喝奶茶,你还写信给我说整个学校就数我最特别,你还叫我写交换日记,你还送了我一个杯子说是一辈子的意思……”

    为什么?因为……原因时竟汐没有办法答出口。

    “俞逸飞,我之前很抱歉对你做了许多不好的事情,没有顾及你的面子,也没有考虑到你的心情。你目前没有做错什么,如果硬要我找理由我也可以找出很多,诸如耽误学习性格不合之类,但是我不想说这些言不由衷的话,如果你能原谅我的任性,那我想说,我只是不想继续了,不想和你有未来,不喜欢你了。”时竟汐斟酌了许久,最后还是慢吞吞说了出来。

    俞逸飞看着套着大一号的病号服,腿上还缠了纱布的时竟汐,她脸上的神情是如此镇定,看向他的眼神是那样冷漠,她的语气是如此地决然。当他听见那一句“我不喜欢你了”,他的心已经落到了最低谷,他的太阳穴突突地跳起来。

    她真的不是那个会娇羞地等在路口的小女孩,再也不是那个说话细声细气,总是小心翼翼布满了忧愁的女生。

    是什么时候开始改变的呢?明明几个月前他们还是如胶似漆,兄弟们羡慕地嗷嗷叫的模范情侣啊。俞逸飞仔细回想着,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没错,是从汐汐有哥哥开始的。

    以前的时竟汐还是很温柔小意的,从来没听说过她的家庭。他一直猜测她的家庭是个挺普通甚至经济条件并不是很好,然而自从听说有了这么个厉害的哥哥,从此之后就从默默无闻变成了众人口中热议的风云人物

    “是因为他吗?”俞逸飞眼睛红红的,手指向狄阅,似乎下一秒就要冲上前去把床上的狄阅胖揍一顿。

    “不,这是我和你之前的事情,不要扯上他。”时竟汐连忙站在狄阅面前,挡住俞逸飞的眼睛。

    狄阅冷眼旁观情侣分手现场,最后不屑地“哼”了一声,他倒是还想扯上自己呢。

    俞逸飞最终在对峙中败下阵来,垂着头,骚包的皮衣也不闪亮了。对于一个变心如此之快的女人,他也无能为力。算了,大丈夫何患无妻?明天就重新给大伙找一个大嫂!

    夕阳西下,外面的彩霞美得如此绚烂。只是谁也没有了去欣赏的心情,吃了一半冷掉了美味小吃们此刻就像垃圾一样堆积在桌子上,谁都没有了当初的胃口。

    狄阅侧身面朝房门不看她,时竟汐看了一会他的背影,试探性地叫了一声:“哥——”

    果然,无人应答。

    他又生气了啊,仿佛一遇到俞逸飞,他都会生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