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太阳城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 33 章

    此为防盗章  可以想象那个画面有多么……修罗场。(www.k6uk.com)

    所以当时竟汐一大早被拉到年级主任办公室被劈头盖脸训斥的时候,时竟汐已经咬牙切齿地在心里将俞逸飞撕成一条一条的然后塞进绞肉机了。

    “你还挺能干, 不仅早恋, 而且还逃课!两宗罪, 你说你认不认?!”年级主任的那个大鼻孔对着时竟汐, 一大早可能吃了韭菜盒子, 有一抹绿色塞在了他后面的牙齿上, 随着他张开大口唾沫横飞的时候,就能够看到。

    “老师, 误会,我真没有早恋,这事儿我不能认, 您可不能冤枉好人。”时竟汐见他能给自己发表意见的机会, 立马举手为自己澄清。

    “你好人?你这逃课的怎么好意思说自己叫好人的。”年级主任冷哼一声,现在这些小孩太难管了!

    “老师, 你要骂就骂我, 不要骂她!”躲在角落的俞逸飞见时竟汐被喷,立马挺身而出, 阻止无差别攻击的年级主任。

    “你还敢讲!”年级主任一瞧刚刚被治得服服帖帖的刺儿头现在又开始顶过来,怒气值不断飙升,抄起桌上的一本书就拍在了俞逸飞的脑门上。

    那厚厚的一本教育心理学掼在学生头上发出了不小的动静,时竟汐听了都感觉脑门一痛。心里暗暗想,这就算是花岗岩脑袋也是要被摔坏的呀。见他还挺护着自己的, 又挨了打, 之前对他的恼恨和不耐便又降低了一点, 甚至隐隐有些同情和感动。

    “你以为自己很了不起是吧?看看你这烫的一头卷毛,你属泰迪的啊?还是在家下了方便面没吃完顶头顶上来上学了?我批评她两句不行啊?怎么?你还心疼啊?还挺会当英雄的哈?”年级主任先是用手抓了俞逸飞的头发,结果抓了一手的发胶,于是抽了办公桌上面的抽纸在那擦,语气嫌弃的要命,“还兴师动众地表白?你瞅瞅你那损样!眼睛不是眼睛鼻子不是鼻子的,人家能看中你吗?”

    “怎么就不能看中我了?我鼻子眼睛怎么了?”俞逸飞本来不想多和这个死老男人多计较,结果这丫还没完了,竟然还对他上人身攻击!这就很难忍了,而且还是在喜欢的人面前,把他面子往哪搁?

    年级主任一看他又跟个蠢牛一样跟自己杠上,还脸红脖子粗的,也是气:“我是不是治不了你了?你给我下去,到操场上跑十圈!”

    “去就去!老子还怕了不成!”俞逸飞顺脚就踢飞了脚边的凳子,大步流星地往外走去。

    “跑完十圈你给我再蹲马步!”年级主任权威再次被挑衅,所以怒而加刑。

    时竟汐在一旁一脸懵逼,刚刚进来的时候就感觉俞逸飞已经被老师给修理过了,本来再被骂两句就差不多了,结果现在还去操场跑圈了?这个白痴最会做的事情就是火上浇油。

    “你呢,你给我说说你昨晚去哪了。”撵走了一个老是干扰自己的刺头之后,审问女生这事儿就好办了,年级主任打开茶杯,喝了一大口,“不说清楚今个也别上课了,或者和他一起操场跑步去。”

    “我昨天……那个,我昨天……”时竟汐本来想说爸爸生病了,自己回家去看他。可是实在是不忍心咒他。不然说自己大伯得了癌症吧?反正她很希望她那几个大伯统统死掉。

    “说啊,你昨天怎么了。”年级主任重重放下茶杯,“可别想在我这里胡编乱造,你们这些学生那些小花招小把戏我见得多了!别指望能糊弄我!”

    “报告!”一个熟悉的声音打破了他们之间的紧张氛围。

    “哎,狄阅啊,你怎么过来啦?”年级主任一转头看见狄阅,就转换了态度。一个大男人,见惯了她对人呼来喝去的,忽然一下子软软和和时竟汐有点转换不过来。

    “金主任,我妈妈昨天从美国回来,太想我们了,就来学校把我和妹妹提前接走了。当时因为走得急,没来得及和您说。”狄阅走到年级主任面前,挡住了他对时竟汐的拷问。

    时竟汐盯着他帅气的背影忍不住心里吐槽:这什么鬼理由啦?妈妈从美国回来太想我们?还不如她那个大伯得了个什么胃癌肝癌前列腺癌之类的呢!是个人都不会相信的好吧?

    “啊,原来是这样啊,妈妈想念孩子那是自然的嘛!对了,你妈妈做什么工作的呀?”年级主任毫无违和感地就相信了,一点都没有刚刚号称能把所有学生小把戏小花招一眼识破的慧眼。

    “我妈是令寺银行南京东路分行的行长。”

    “啊……哦……不错不错,果然虎妈无犬子啊,你这聪明劲儿一看就是遗传你妈妈!”年级主任尬夸了一会,见大家没什么回应,便大手一挥,“赶紧回去吧,别耽误了上课学习。”

    狄阅拎着时竟汐就从办公楼往教学楼走。在走那露天的天桥的时候,只听见下面一个中气十足的男声喊:“大舅哥——”

    狄阅径直往前走,仿佛压根没听见,在下面那人锲而不舍的呼唤中,终于确认了这声“大舅哥”喊的是自己。

    原来俞逸飞远远地瞧见他们俩在天桥上,就从塑胶跑道上飞奔过来。男人就要拿得起放得下,大丈夫就要能屈能伸,为了让时竟汐原谅自己,他已经做出了不懈的努力,看到狄阅,自己如果讨好讨好时竟汐的哥哥,走曲线救国路子,会不会更捷径一些?

    时竟汐和狄阅同时低头,就见一个笑容满面的,头上抹了半斤发蜡的杀马特正仰望着他们,脸上满是淳朴的微笑。

    大舅哥?时竟汐被雷得不轻,我靠,俞逸飞是不是吃错药了啊?

    只见狄阅铁青着脸,一把搂过时竟汐的肩膀,就往教学楼走,最后送了他一个字:“滚!”

    今天去的地方并不远,出地铁口的时候整个地铁出口都被某个著名的手机广告商包了,一个还算帅气的陌生男人占据了所有版面。时竟汐看着这满眼的广告一时有些愣神,就在去年,她哥刚得了影帝的时候,广告商简直像疯了一样杀到门口,签约之后承包了本城地铁所有的广告。那时候许多粉丝拍了照片发微博,说愿意沉浸在充满哥哥的怀抱里。这家手机广告商也对于他的广告效应十分满意,让众多其他品牌纷至沓来。而如今,早已经一代新人换旧人,时间是会让人遗忘很多美好的,但是伤痛却永远还在。

    终于到达了目的地。今天,她是来领钱的。

    她今天领到了巨额的保险金以及政府的慰问金和物业的赔偿金,全部加起来可能有六千多万,然而所有人都走了,钱对于她这个被哥哥用命换回来的人,这一切都不是那么重要了。

    她走出那个房间的时候,隐隐听见那刚刚对她客客气气的职员用她那尖细的嗓子和身边人八卦道:“她就是新晋影帝狄阅从火里救出来的妹妹呀?都烧得不成人形了还救出来有什么意义呀?白搭上自己的命了。”

    “嘘,你小点声,你看她都那样了,再听到你这话心里得有多难过啊,要是也跟狄阅他爸妈那样自杀了怎么办?又得赔钱。”有一个稍微粗哑的女声示意她放低声音,不要刺激这遭受了巨大厄运的年轻女子。

    “嗨,我只是替狄阅不值而已,一炮而红的高逼格高人气影帝,却为了救一个……嗯一个没有血缘关系的妹妹而葬身火海,你看他爸妈,在他死后的一百天双双自杀,这简直是失独老人的绝命信啊。而且这女的要是再自杀,她家就死绝了,没人再能来理赔了,你放心吧……”那个女人倒是丝毫没有放低声音,“六千多万呀,要是我就去做全身植皮手术,重新换一层皮。不过狄阅一家的人血馒头,不知道她吃不吃得下呢。”

    “我看资料上她全身百分之八十六的烧伤,而且她的脸在大火下全融了,这六千万估计也难让她恢复成正常人了……”

    时竟汐依旧蒙着脸,外人看不出她的表情,只有她自己知道,她感觉心里痛的要炸开,鼻子似乎也喘不过气来,嘴巴喘气的时候透出像是拉风箱那样粗糙的沉闷声。她快步离开那八卦的办公室,只想逃离。

    她坐在公园的长廊石凳上平静了许久,终于能从汹涌的眼泪中停止,她找到一个无人的角落,摘下满是泪水和雾气的墨镜,拨打那个许久没有联系的前男友俞逸飞。

    您拨打的号码暂时无人接听。

    在她打第三次的时候,对方终于接起来,却不是她熟悉的声音,而是一个阴阳怪气的女声:“喂,你是谁呀。”

    “你好,我找俞逸飞。”时竟汐由于在大火中呛进了烟火,如今的嗓子再也不复清亮,声音像是被砂纸在地上磨一样粗嘎难听。

    “呦,你找我男朋友能有什么事儿啊?”那个呦字拖得是意味深长,语气里满是嘲弄。

    时竟汐一噎,这是俞逸飞女朋友么?

    之前对自己仿佛非卿不娶的俞逸飞这么迅速就找到了下家吗?当时她重度烧伤,所有钱财洗劫一空,她要做手术,向他借钱,他只是犹犹豫豫地解释自己现在工资也不高,手上就有五千块钱闲钱。

    她永远都记得俞逸飞那时候躲躲闪闪的眼神,完全不敢看她,仿佛看一眼都会做噩梦。

    最后她没有向他借钱。

    但她还是收到了那聊胜于无的五千块。

    后来他就再也消失不见,曾经的情深不悔,曾经的甜言蜜语,曾经的海誓山盟,都是笑话。

    她现在只是想还钱而已,难道还以为她要缠上他?

    “你别误会,我只是想要还钱给他而已。”时竟汐冷言道。

    “还钱你转账就行了呗,还需要打电话来给我男朋友吗?银行短信会帮你提醒的。”那个女人却并不相信,一副笃定她要勾搭自己男朋友的模样,“行了,我挂了,以后别打电话来了,我也希望你注意一点分寸。”

    被挂了电话的时竟汐觉得可笑至极,俞逸飞把她当什么人了?他这么多天不出现的态度已经很明显要和她划清界限,难道她自己意识不到吗?非要找一个女人来阴阳怪气地刺自己,他一个重度手机患者,以前打电话从来秒接,现在却迟迟不接,推三阻四,深怕自己缠上他的态度!就算自己是一个人见人嫌的怪物了,也轮不到他来这么侮辱自己!

    她一气之下打开手机,用微信转账给了他五千块,发出转账消息后下一秒就被对方领取,一如俞逸飞手机重度患者的作风。然而他只是领取了转账,并不回应她只言片语。

    一瞬间心如死灰。

    很好,真的很好。

    在这一年里她的生活遭遇到沧桑巨变,这时候才真正的领会到世间人情冷暖。她一向厌烦的哥哥在她濒死之际冲进火场救了她,一向对她冷淡的养父养母倾尽家资帮她治疗,她曾经数次想要投奔的亲姑妈,只是装模作样哭泣了一通就对她不闻不问,而她视作真爱的初恋,却在见她毁容烧伤之后,无声无息,没有说过半点安慰她的话!

    她以前是瞎了吗?竟然认为俞逸飞潇洒恣意,寄人篱下的自己独爱他那份不羁与坦荡,甚至梦想像他一样自由!为了他不断地和哥哥狄阅吵架,冷战,甚至想要离家出走!

    结果就是这么个冷心冷肺的东西!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

    看到有人来了,时竟汐立刻又戴上那副墨镜,快步离开。回到新租的小区,刷卡进电梯,冬天的夜晚来得更早一些,暮色沉沉,看电梯里没人,她终于摘下来那阻挡别人异样眼光的墨镜。

    忽然一个攥着大棒棒糖的小女孩冲进来,□□相间的小棉服,帽子后面拖着长长的兔耳朵。她笑嘻嘻的十分莽撞,后面跟着她妈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