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太阳城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 37 章

    此为防盗章

    父亲葬礼的那一天应该是时竟汐经历过的十分痛苦的一天。(www.k6uk.com)她抱着爸爸的遗像, 妈妈在身旁泣不成声,到了灵堂, 还没来得及安顿好,就在外面吹吹打打的唢呐声中, 四个叔叔凶神恶煞地冲进来, 说时竟汐的爸爸以前欠了他们一人二十多万。

    时竟汐妈妈是一个软弱的女人,正遭受丧夫之痛的她完全没有想过会有这样的变故,平时还会互相帮衬一起吃饭的大伯们忽然变了一副嘴脸,信誓旦旦言之凿凿要求她们立刻还钱。

    这四个大伯没一个有出息的,总共家中也就几个平房, 一年也赚不了几万块钱,家里空调都没装几个, 哪有什么二十多万来借给丈夫?而自己的丈夫的秉性她也了解, 平时单位里就算发了三百五百块钱的补贴他都会拿回家里来, 单位有饭吃便从来不下馆子, 赚的那点子钱全交在自己手上,就是这样一个舍不得给自己花钱的人,又怎么可能不经过自己同意就去借别人将近百万的巨款?

    时竟汐妈妈一清二楚, 这几个人就是冲着这巨额赔偿金来的, 看自己家里没了男人, 便胡编乱造借口想要霸占赔偿金。她虽然软弱,但是也不能把丈夫用命换来的钱就这么不明不白地给了旁人, 而自己的女儿才上小学, 以后上学, 嫁人甚至日常生活哪一样不要花钱?她咬死了没有,结果家里被几个大伯带人摔得稀巴烂,然后对她拳打脚踢。

    时竟汐妈妈一个人如何能敌得过这几个村里干农活的粗汉子?被摔来打去,弄得是鼻青眼肿头破血流。时竟汐那时还小,并非是大伯们的攻击对象,但是她又无法看自己妈妈被打,冲上去对了大伯掐着妈妈的手臂就是一口,咬得她感觉双腮剧痛。大伯拽着她的辫子往上提,那一刻她几乎头皮都要被撕下来。她尖叫着挣扎,只换回无情的巴掌。

    之后的日子她们母女二人过得更是艰难,深深地记得她们后来那一天连吃饭的碗都没有,还是热心的邻居送来了一些饭菜和锅碗。夜里睡觉的时候甚至有人拿砖头砸碎她家的玻璃,修补好了之后又碎,周而复始。而时竟汐的几位婶娘也加入进来,每日来她家门口掐腰大骂,什么粗话谎话都敢往外说。

    时竟汐妈妈不相信这几家人能够这样作恶下去,去找公公婆婆给自己做主,公公只说欠债还钱,让儿媳快快把钱给其他几个儿子,其他并不谴责几位儿子的恶行。而婆婆更是毫不掩饰,竟然一点情面都不留地指责儿媳:“你手上那笔钱是我儿用命换来的,你一个外人拿着也不嫌烫手!你嫁进来这么久连个儿子都生不出来,时竟汐以后又要嫁人,压根不能传宗接代,我家小五就在你这里绝了种了,怎么好意思霸占着这笔钱?他们老时家是绝对不会把这钱给你们俩外人的!”

    农村落后的宗族思想简直可以吃人,那些人的所作所为就像毒瘤一样,让时竟汐母女俩时时刻刻都遭受着身心的痛苦。

    时竟汐妈妈去找村干部,可村干部只是嫌麻烦不愿意插手别人家家事。而且农村里一个村庄这么多年发展下来,前院后院总是沾亲带故的,迫于人情,也无什么交情,便无人出头,任凭那群穷凶极恶的人欺负她们家这孤女寡母。

    时竟汐妈妈那时候身子就已经有些不好了,生病需要钱,而这家人怕她看医生把钱用光,总是干涉。后来不甘受辱的时竟汐妈妈带病上访,经过上中下的各级阻拦,那时候的她们已经伤痕累累。

    就在大年三十的那天晚上,全国人民举家欢庆,时竟汐被妈妈放在邻居家里,而她妈妈遇上了当时正在省□□办巡查值班的狄明坤狄书记。

    时竟汐第一次见到狄明坤就是在那个大年三十的晚上,那一天她坐上一个陌生叔叔的小轿车,带她到一家挂着红灯笼的餐馆。时竟汐妈妈满脸的憔悴,坐在餐厅里有些手足无措。时竟汐依偎在妈妈身旁,打量着狄明坤,只觉得这个叔叔身上有一种和平常看到的人不一样的气质。像是从电视里面走出来的,他说话不像别人那样大声,而是和煦却有力量的,每一句话都能安抚到时竟汐母女。

    了解情况后的狄明坤立刻指示下属迅速彻查此事,对农村纠结的恶势力要进行铲除。狄明坤那时也是刚调任来此地,新官上任三把火,他必须要把这事情解决,树立威信。后来通过多方协调,也在狄书记的监督指示下,原来对于时竟汐家天大的事情,不到半个月的时间内,就这么迅速地解决了。

    为了不让宗族势力再戕害这对母女,狄书记还建议她们在县城里置办一套房子,以后在城里找一份工作,同时还承诺给时竟汐调到县城里比较好的公办小学上学。

    一切都是那么顺利,本来应该完美解决的事情就在来年的秋天急转直下。时竟汐妈妈因为被查出来患有宫颈癌,一开始她还花钱治疗,后来发现那是个无底洞,便停止了用药。

    那时候的时竟汐每日都陷入在被妈妈丢下的恐惧中,在妈妈数次急救之后,她终于想起了那个大年三十带她和妈妈吃饭的叔叔,她不知道那叔叔具体是什么人,只知道他身上有无穷的力量,只要有他,就会有巨大的希望。她偷偷找到妈妈手机里的那个号码,记下来,到学校的小卖部花了五毛钱给那位叔叔打了那个电话。

    后来她记得那位叔叔很快帮她妈妈筹集到了善款,还帮她从县城的医院转到市里的意愿,当时她们用的是最好的药,住的也是比以前好了许多的病房,可是没有用,妈妈终究还是在一次又一次的化疗中瘦下去,原本白白的皮肤变得黑黄黑黄,头发也掉光了,她的妈妈,瘦成了一把骨头。

    那时候的妈妈总是在用心疼的眼光看着自己:“妈妈要是走了,你该怎么办啊。”

    爸爸这边的兄弟叔伯以及公公婆婆,能得罪的已经全部得罪光了。钱也花得所剩无几,没有人会再愿意养着自己的女儿。自己娘家那边只有一个姊妹,远嫁到了几百公里之外,妹妹妹夫全是在大城市打工,还是租房子住,经济条件并不是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