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太阳城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 42 章

    此为防盗章

    吃瓜四号:话说时竟汐之前不是和俞逸飞特别好嘛, 我还老看到他们俩放学之后走一起, 我还以为她就准备做大佬的女人呢, 狄阅挖墙脚于无形, 神转折啊!

    俞逸飞小弟:楼主造谣司马!给我删咯!你们楼上这群人都给我闭嘴, 再胡乱说我老大,要你们好看。(看啦又看)

    吃瓜三号对俞逸飞举话筒:请问你对你老大被人踹水里和学校锦鲤玩耍有什么感想呢?

    俞逸飞小弟回复三号:去你妈的!你哪个班的!

    三号回复俞逸飞小弟:来呀来呀,顺着网线咬死我啊!略略略!

    狄阅迷妹:我不信!时竟汐到底哪里好了!我老公到底看上了她什么?!

    狄阅迷妹二号:拔刀吧!

    ……

    狄阅看起来很不高兴。明明下午到他的教室的时候还是很温柔的, 现在晴转阴,看起来不乐意的样子。他长身玉立,推着个自行车走在前面, 时竟汐也推着自行车跟在后面, 见他低气压, 偏偏重获新生的她尤其开心。

    今儿个老百姓呀,真呀真高兴!

    “前面的小哥哥,为什么不等等我呢?”时竟汐扶着自行车, 加快小碎步,看着狄阅好看的侧脸调侃道。少年时期的狄阅,真的很萌哎。

    狄阅目不斜视,不高兴道:“你今天和俞逸飞在小河边干什么去了?”

    时竟汐知道狄阅一点都不喜欢自己和俞逸飞混在一起, 以前她总觉得别人对俞逸飞有偏见, 觉得他身世悲苦,所以养成了暴戾的性子, 但是内心也是很温柔的。现在嘛, 她承认以前的自己眼瞎。

    “他找我算账来的!”时竟汐一脸无辜, 仿佛自己无条件被找茬了,“他跑到我们班,又摔手机又拍桌子的,然后把我叫出去骂了一顿。”

    狄阅猛地一停,车子刹在原地,本来还以为他们俩又偷偷跑出去约会,结果没想到是这种情况:“什么?他竟然这么对你?那你为什么不找我?”

    狄阅忽然生出一股子自己被欺负了的愤怒感,那条疯狗一向没脑子,真不知道愤怒之下能做出什么事儿来。他盯着时竟汐:“那你没事吧?”

    “有事。”时竟汐垂头丧气的。

    “怎么了?”狄阅紧皱眉头,停下车按住她的肩膀,眼睛在她身上逡巡了一遍,没找到什么问题,神情就变得更加严肃了,“他对你做什么了?”

    “摊上大事儿了,”时竟汐见他紧张,便又大喘气了一下,才慢悠悠道,“他被我不注意撂水里去了,你没见他气得说要我等着瞧嘛。”

    说完时竟汐想起俞逸飞那一身的水从池子里站起来的时候,水从他的长发以及衣服上流下来,像是雨瀑。而身高一米八二的他站在那浅浅的池塘里满身狼狈又一脸怨气地盯着她,还有被群众围观的恼怒。她不禁想笑,昨天还被他女朋友连讽带刺地挂电话,今天就见他吃瘪,开心得转圈圈!

    见她忍俊不禁的样子,狄阅紧绷的心忽然放下了,刮了一下她的鼻子:“调皮鬼。”然后看似镇定,实则非常不好意思地推车往前走,耳朵根部红红的。

    之前他们关系一直不是很好,所以这么亲昵的时候自然是没有的。时竟汐也没想到今天她刚向狄阅示好,关系就取得迅速进展,也是有些无措。但是她毕竟是多活了一世的人,脸皮要比普通少女厚,于是嘻嘻哈哈地推着车追上去:“我说的没错呀,这次我肯定把俞逸飞惹恼了,得罪了扛把子,可不是摊上大事儿了吗。”

    “有我呢,怕什么。”狄阅倒是完全不把俞逸飞放在眼里。

    “不过,狄阅——”时竟汐忽然想到一件事情,语气变得严肃起来。

    “嗯?”

    “以后不要见着谁遇到危险就去救人,你自己才是最重要的。”时竟汐想起他今天完全不怕,迅速脱衣服准备下水救人的模样,心里有些怕。

    狄阅想起今天她最后拉住自己的模样,脸上似有焦虑,有点暖心,心说这丫头终于知道他的好了,心里快慰得很,于是实话实话:“我那是在游泳队呆过,我有把握。要是其他没把握的事情,我才不会傻不拉几往前冲呢。”

    是吗,你还是会傻不拉几地往前冲的。时竟汐想起在火海中看见的他,后来又见着被烧得面目全非的他。心里一堵,眼眶一热,然后嘴里依旧固执地要求道:“就算是我,你也不要救。”

    狄阅冷哼一声,漫不经心地回答:“你求我我就救你。”

    时竟汐上辈子的那种执拗病又犯了,非要狄阅认真给她一个答案,语气也变得生硬起来:“我求你不要救我!”

    狄阅被她这脾气搞得莫名其妙:“你干嘛?”

    时竟汐咬着牙表达她的诉求:“我死了也不要你救!”因为根本不值得。

    说完她就踩着自行车,飞快地跑掉了。

    狄阅真是一头雾水,女人真是麻烦!堪称洪水猛兽!

    狄阅的家住在大院儿里,这里设施齐全,有武警站岗,充满了安全感。想到后来失火的那栋房子,就是狄阅搬出去之后买的一个大平层。装修豪华奢侈,开发商非常有名,那房价简直与太阳肩并肩,而且物业费巨贵。看起来高端大气奢华上档次,比这平平无奇的大院要好多了,可是那又怎么样?在失火的时候才发现这房子设计是有漏洞的,处处都是逼人到绝处的死亡设计。而在失火的时候最该快速反应的物业显示出了最蠢最毒的一面。

    她还是喜欢有武警哥哥的大院。

    想到这里,她看站岗的武警怎么看怎么顺眼,怎么看这么帅气,比那偶像剧男主都看着得劲。于是笑嘻嘻地站在人家面前调戏武警:“小哥哥好帅哦!”

    武警依旧站如松,面无表情,毫无反应。

    时竟汐不甘心,眼睛从武警的脸上转移到他的领子上,露出诧异的神情。

    武警脸上有一些松动,眼珠子随她的动作往下沉了沉。

    “这是什么啊……”就在武警低头看的时候,时竟汐忽然一脸得逞的坏笑,“是衬衫啊你不知道自己穿什么吗哈哈哈哈哈。”

    然后骑着自行车飞跑进去。

    武警一脸懵逼,等到反应过来的时候抿了抿想笑的嘴,故作严肃,心下却道:啧,又疯了一个。

    到家的时候,晚饭已经热腾腾地在锅里了。她瞧见狄阅妈妈端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狄阅爸爸在一旁贴心地剥着橘子,正一根一根将橘子肉外边的白丝给撕掉,然后递给老婆。

    狄阅妈妈叫胡美萱,年轻的时候就是出挑的大美人,受到无数小伙的追捧,所以养成了高冷的性子。虽然后来被狄阅爸爸追到手了也生了孩子,但依旧是要比那些个温柔贤惠的贤妻良母要冷硬了不少,就算对狄阅,都没有像其他妈妈那么温柔宠爱,更别提这外面领进来的时竟汐了。时竟汐以前是真的怕她,见面都躲着走。而如今再见到,简直亲得想让人狠狠抱住!

    真的,失而复得的感觉真是让人幸福得想要尖叫。

    她哽了哽嗓子,上前一步,开口道:“爸爸,妈妈,我回来了。”

    狄阅爸妈同时转头看向她,眼里满是惊讶,随即就是一喜,狄阅爸爸脸上浮上笑容:“汐汐回来啦,赶紧去洗手,马上就开饭。今晚做了你和阅阅爱吃的油爆大虾。”

    狄阅比时竟汐晚踏入家门一步,刚好就听见她喊爸妈。说真的,她来家里都四年了,从没见她叫过一声爸妈,一直坚持叫叔叔阿姨,而爸妈也没叫她改过口,这么多年下来了,怎么就忽然改口?狄阅挑眉,今天的时竟汐啊,太反常了,回头得拷问拷问她。

    在饭桌上的时候,时竟汐再度开口:“爸爸,妈妈——”

    狄阅不由得看向她,这丫头。

    时竟汐一向有些怕胡美萱的,她是一个银行高管,雷厉风行,所以她在她面前总是不能自如。但是今日她面色和蔼,甚至给她夹了一块大虾放进碗里,声音也是很温柔的:“怎么了?”

    时竟汐看着这一家三口都瞧着自己,想到自己接下来要说的话,忽然感觉有点丢脸,挠了挠头,略略羞赧:“老师今天说,叫你们明天去一趟学校,有点小事情要和你们聊一聊。”

    狄阅&爸妈三脸懵逼:……

    只不过这苹果嘛,味道却不咋地,虽然是长得红彤彤的漂亮蛇果。

    “时竟汐,你哥找你!”门口有个男生对着里面大喊道。

    一时间所有人都转头看向教室门口,女同学们又开始亢奋地窃窃私语起来。

    我去这么高调?时竟汐转头,手上还握着那只通红通红的大苹果。

    狄阅在门口也自然看见她了,一张小脸竟然比苹果大不了多少,嘴巴埋在苹果里“咔嚓咔嚓”,真是傻透了。

    所以当时竟汐跑出来站在他面前的时候,他顺手就帮她擦了下沾了苹果汁的嘴角:“你还是小学生吗,吃东西都能粘上。”

    时竟汐:“……”

    哥哥真的好严格哦。

    “今晚有事,你跟我出去一趟。”狄阅言简意赅,一句废话都不多说。

    “什么事情啊?现在出去吗?去哪里?我们晚上还上不上晚自习啦?”时竟汐很好奇是什么事情。

    “你跟我走就是了,又不打算把你卖掉。”狄阅说完就要转头带着她走。

    “等下等下,”时竟汐连忙应声,“我去拿个东西。”

    当狄阅看见时竟汐背着她的小黄鸭书包出来的时候都无语了,这个笨蛋,出来还要带包,岂不是让所有人都知道他们逃课了?

    狄阅这次选择了学校最低的围墙处,旁边有个小树,他三下五除二,就上了墙头,把人矮力小的时竟汐拉上墙头之后,他纵身一跃,就以十分矫健的身姿落了地。

    “你跳下来,我接你。”狄阅站在下面,望着墙头上的时竟汐道。

    事实上这墙头真的不算高,狄阅又是长得很高的,时竟汐坐在墙头上,正对着哥哥,感觉只要往下跳一点点的距离就能让他接到了。

    但是时竟汐还是有点怕,万一踢到哥哥呢,或者她姿势不对让两个人都摔倒了呢?所以犹豫了半天,最后坚持要自己跳下来,让狄阅离远点。

    狄阅见她坚持,最终还是妥协,退后了半步,打算她跳下来的时候给她做个缓冲。

    就见时竟汐一声怒喝:“啊——”

    狄阅一个箭步窜上去,张开手臂准备接住她。然后就发现……她挂在墙上了。

    ???

    时竟汐回头才发现自己背的小黄鸭书包竟然挂在了墙头上!所以连带着她自己也被挂上去了。她蹬了两下腿,只听见鞋子踢在墙上的摩擦声,而小黄鸭书包岿然不动,坚守岗位地帮她挂在墙头上。

    妈的,这五十五块钱在饰品店里买的书包竟然还挺结实?

    “啊啊啊啊,我被书包挂住了。”时竟汐拉着自己的背包又上下活动了一下,转眼间就瞧见一向不那么外露情绪的哥哥开始笑,那种用尽了洪荒之力还压不住的笑意,时竟汐羞愤交加,“哥,你还笑什么!赶紧把我弄下来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