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太阳城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 45 章

    此为防盗章

    不过时竟汐毕竟已经不是单纯的学生了, 也没什么感觉天塌下来的怕觉, 而且他们叫的养父养母, 肯定不会过分苛责自己的。(看啦又看)

    当时竟汐走进教室的时候,她的同桌姚立雯带着周边的一圈同学, 双手高高竖起大拇指对着她, 从她进门到座位, 一股子狗腿子迎接凯旋归来的陛下的模样。

    “牛逼!我真没看出来, 汐汐你平时不吱声, 一出声就搞出一个大的!扑倒我们校草的姿势可以!非常地举世瞩目!”说完了还要俯下身做一个仰望的姿势。

    “我们可都知道了,时竟汐, 你的事迹已经全校皆知,一战成名了。时竟汐你马上就要改姓潘了哈哈哈。”后座的男生满脸痘痘, 攥着手机递过来笑得不怀好意,时竟汐一瞧, qq空间的说说被转发了一千多条:重大消息!狄阅于今天下午被一女强抱!据知情人士爆料, 施抱人是作为我校扛把子的七班的俞逸飞女朋友!有图有真相

    时竟汐被这嘴贱的男同学一噎, 心里骂道, 祝你以后姓武!武大郎的武!

    “时竟汐,你出来一下。”忽然,她听见后背有一个非常冰凉阴冷的声音, 她转头一瞧,竟然是俞逸飞。他竟然在所有同学的目光之下走进她们班教室!

    记忆中的俞逸飞一直是拽拽的, 牛逼哄哄没有人得罪的。她以前总觉得他特酷特有型, 可是如今乍一看, 长长的头发,烫染了一头棕红色的卷毛,耳朵上戴了一颗耳钉,脖子上有一根十字架项链,手腕上还有一根银色的,缀满了骷髅头的银链子。

    这一身打扮……emmmmmm……是我认识那个潇洒霸气的俞逸飞?

    还是葬爱家族的冷少啊……

    “哦哦哦!!!”全班的吃瓜群众们都兴奋了,忍不住发出起哄声。甚至刚刚后座的那个痘痘男同学甚至拿出手机悄悄地偷拍,回头去贴吧爆第一现场好料给围观群众。

    “闭嘴!”俞逸飞狠狠拍了一下时竟汐的桌子,随着他巨大掌力的拍下,课桌上的书本都随着他跳了一跳。随即他一手拍掉了痘痘男手上的手机,他恶狠狠地指着他的鼻子道,“你再拍一下给我试试看?”

    全班同学瞬间噤若寒蝉。

    瞧着已经威慑住全班同学的俞逸飞,当真像是逞凶斗狠的某类凶犬,别人看着就害怕。

    “跟我出来。”俞逸飞甩了个眼白给时竟汐,让她跟上,然后率先离开。

    时竟汐也不想让他继续在班上发疯,立刻老老实实跟出去。这最后一节是自习课,老师也没来。所以俞逸飞大摇大摆地就带着她去河边的小花园谈谈心。

    真的是久违了的校园啊,学校的池塘里养了好一些锦鲤,虽然有固定的工作人员来喂养,但是各界同学都爱在这小河边吃零食,有时候顺便丢点面包屑甚至方便面下去,可以说这些锦鲤是尝尽了人间各种滋味,所以各个长得膘肥体壮。它们已经习惯了别人的投喂,所以一看到河边有人,便乌央乌央地全游过来坐等大餐了。时竟汐盯着这些个胖头鱼,耸耸肩,心里想着,我现在拿手机拍下这些鱼,发到微博让大家转发锦鲤,一定很多人转……

    “你今天去做什么去了?”俞逸飞阴沉着脸,并不说话。他本来以为一向对他百依百顺的时竟汐一定会对今天的所作所为进行解释,没想到她倒好,一直状况外的样子,盯着那满池塘的蠢鱼看得入神,完全没有顾忌到自己。

    “做什么?”经历过上辈子毁容之后俞逸飞的冷待,她其实心也早就凉了。再见俞逸飞,她此刻的心境已经和当年真正的十七岁少女完全不同。什么爱慕,什么潇洒,什么酷炫,都是狗屁非主流!

    “你还问我?你跑到八班对男的亲亲抱抱这个事情已经人尽皆知了,你到底发什么疯?现在全世界都传疯了,你让我俞逸飞这张脸往哪搁?”俞逸飞看起来是真的挺愤怒的,气得脸都涨红了,手上青筋爆出,一副要发泄自己怒火的模样。

    时竟汐跑去找狄阅真的是她在激动的情况下一时冲动,那真的是下意识的想法。

    完全没有考虑到此刻的自己和俞逸飞还是所谓的情侣,但是说来可笑,他们俩在一起都没有明说,只是俞逸飞兄弟们在那起哄,就没头没脑地在一起了。而上一世最后他们分开也并没有明说,他直接借了她五千块钱玩消失,最后连电话都不敢接。

    这场关系就这么稀里糊涂地开始,莫名其妙地结束了。

    不过从他现在愤怒的点上也能看出来自己在他内心占多少分量了,女朋友对别的男人亲亲抱抱,在他眼里只是丢了他的人,却半点没露出对感情上的伤心难过:“谣言本身也不可信啊。”

    “所有人亲眼所见你还想抵赖吗?你难道没去找狄阅?”俞逸飞将脚下的石块一脚踢飞,掉落池塘的大石块立刻驱散了嗷嗷待哺的鱼儿们。

    “找了呀,我说的谣言是,大家说我是你女朋友,该是时候澄清一下了。”时竟汐眨了眨眼,看起来尤其真诚地向他建议。

    “你!你什么意思?”俞逸飞忽然看不懂时竟汐,明明昨晚还互相发消息道一声晚安,甜甜蜜蜜的。怎么今天就整个人都变了呢?

    “就,我们是普通朋友的关系呗,被人曲解了。”

    “时竟汐!你说我们是普通朋友关系,你以为老子很闲钱很多是不是,天天等你放学,情人节送巧克力给你,发短信打电话给你,这是普通朋友会干的事情吗?!”

    “所以以后,你别这么做了啊,我也很忙很没空应付这些啊,这些都让我很困扰的。”时竟汐耸了耸肩,转身欲走,她不会再傻了,为一个不值得的人,耗费多年。

    “时竟汐?你tm是不是在耍我?”俞逸飞直接拽住她的手臂,将她强行扯回来,动作简直称得上简单粗暴,“你现在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放学铃声已经响起,她不想再和他拉拉扯扯,她说好要和狄阅一起回家的。她现在迫不及待地想要和狄阅在一起。

    “行了到此为止吧,奉劝你好好学习,山鸡哥已经不流行啦!”讲真时竟汐的手臂都被他捏痛了,就这样一个毫无风度,把逞凶斗狠放在第一位的中二少年,书没念进去几页,虽然在学校里是大佬,看起来小弟众多,但是以后他到了社会上,做的都是一些底层的工作,哪还有校园扛把子的气魄。反倒是那些被他欺凌过的同学们,认真学习找了好工作,倒是受人尊敬。后来他受不了这种落差,竟然找了一家赌场跑去做司机,工资是高了,但是人却更混了。

    “你放开我!”时竟汐也有些恼了,他下手没轻没重的,感觉手臂一定是被捏青了。她使了吃奶的劲儿去甩膀子,只是她越挣扎,俞逸飞越起了要驯服她的心,就更来劲。一生气之下,时竟汐竟然用上脚,使劲这么一踹。

    俞逸飞没站稳,就这么以倒栽葱的姿势掉后面池塘里了。那边游弋着的锦鲤们像是家里来了怪兽,疯狂地摇摆着尾巴游走了,像是要逃难。

    时竟汐眼看着俞逸飞在池塘里扑腾,自己也惊呆了:“天啊,天啊,天啊救命啊——我不会游泳啊,救命救命,有没有人?。”她瞧了瞧周边,没有竹竿也没有绳子,心里着急得要命,又不敢擅自离开,只得大声呼救。

    此刻正处于学生放学的高峰期,大家本来没注意到河边有人,时竟汐这么一喊,招来了无数学生赶过来。

    “快,有没有会游泳的,快救他——俞逸飞你撑着点。”可惜学生来的人挺多,但是下水的却很少,有的说我去喊老师,有的说要去拿他们班跑步拿着的红旗,可以用那竹竿,总之乱成一团。

    这时候狄阅也听到声音冲进来,见时竟汐满脸惊慌,他此刻也显得很焦急:“你怎么了?”

    “俞逸飞掉水里了!”狄阅一愣,他明显没想到时竟汐又和这个混混在一起,脸色明显不好看。但是却一刻不耽误地脱下他的外套,就准备下水捞人的时候,时竟汐忽然拽住他:“你还没有热身,不要贸然下水啊……”

    她真的对狄阅救人这事儿有阴影了。

    此刻在周边群众的惊呼声中,大家都看向了池塘。俞逸飞在挣扎了片刻之后,终于站了起来。而那水位刚刚到他腰上面一点。**的他长长的头发贴在耳畔,面色凶狠,仿佛一尊煞神。在众多同学的围观中,一步一步爬上岸来。

    卧槽?原来学校池塘水这么浅的吗?那她刚刚还吓个半死狂喊乱叫的。

    俞逸飞走之前看了她一眼,狄阅注意到后立刻用身体将她挡住。只见俞逸飞冷笑了一声:“算你有种,你给我等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