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太阳城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四十四章 白玉丸

    这一只烟花令箭不知惊动了多少人,就连屋中的陈川也出门往烟花起处奔去。(www.k6uk.com)这陈川也不知道和谁学的不入流轻功看似潇洒无比实质上比狂奔之人还要慢上一分,文不成武不就恐怕说的就是这类人了。

    “别说话,看着就行。”长生轻轻一点地便跟上了陈川,左手拎起对方衣领便往屋顶上飞去。陈川十分想惊呼可是也知不能出声,那双手捂着的嘴只能发出呜呜呜类似惊叹的声音。

    柳林这条于这座城一般古老街道,从那牌匾上脱落出足有十几层厚的油漆中就可以看出。这雕刻柳林巷的匾额经历了多年的风霜雨雪也不曾换过名字,只是听人说这里出过一任宰相三字便是他所写。而柳林巷靠前的一段是那各色店铺汇集之地虽说此时大多是关门却依旧显得繁华,而那中段则是以有酒池肉林所称的美食之地。而那最后一段就是让那男人都趋之若鹜之地青楼云集之所,那有一座藏书楼内藏有上万本名贤典礼,更有那当朝首府批注的《为官之道》的拓本和手抄本。

    所说上述皆是文人那么与那藏书楼仅仅相隔百米的地方便是一处地热温泉,若是这温泉收费很是公道哪怕在这时间里也是人烟稠密。这温泉老板很会做生意将那些小泉眼孤立出来,这若是带上那俏娘子在其中一番**怕是一辈子也难忘。而温泉的隔壁便是那男人都向往的青楼,这青楼分三流九。末等称青楼六等称红轩而那三等则有个雅致的名字香轩,而这柳林巷便有一家香轩名为《金尊》取至那句“金尊清酒斗十千,玉盘珍馐值万钱。”而楼中陈设也确实如此,光那盛放果蔬小市的盘膝便是雕凤镀金的,若是说楼中能找出一坛五十年以下的酒,那么老鸨不仅会免了今晚的费用还会倒贴一千两。而能在此地站稳脚跟而且多年屹立不倒,且如今还是能养活一大帮姑娘的金尊楼。那么其背后不是有大人物就是有大势利做靠山。

    而这烟花便是从这座金尊楼前发出的,此时的街道上正有两波人手中还拿着兵器。那金尊楼上姑娘们纷纷探出脑袋其中还不乏有公子哥夹杂其中,至于是不是看热闹还是趁机吃哪位姑娘的豆腐就不得而知了。不过此时的长生居高临下那风景确是是一山更比一山高,若是下山前师傅千叮咛万嘱咐未将清静经练至大成万万不可破童子身,否则修为一泻千里不说那小命能不能保住还要看天意。

    “呸!走走走换个地,这地方太扎眼了。”长生拎起那没出息的陈川就要往另一栋楼上去,哪知这货留着口水死死的抓住粱兽不松手。长生恨不得一剑斩了这货的头颅,心中腹诽道“特娘的要不是小爷我破不了童子身我非得下去找十个姑娘大战三百回合。”

    才刚刚想用点力的叶长生便发现了一个硕大的光头在女子群中,那两只手分别夸在女子身上还在其衣裳内乱摸,若是从高处向下看那双峰便是一览无余。

    “好大!”长生不由的感叹了句,之见屋檐间居有血线顺着源头一看。好家伙这货不会也是个初哥吧,这口水流成河不说那鼻血也太夸张了吧。

    一脸黑线的长生一脚踢在对方屁股上第一下居然没反应,于是又重重的来了一下只听“哎呦~”。那下方耳尖之人闻声仰视未见什么也就作罢,那下方将要发生的事情才更让他们关系。

    “斐济,你无端攻击我兄弟是和意思。我黑虎帮和你白龙帮一向井水不犯河水,为何今日派人打伤了我兄弟不说还要将其手给砍了。我们出来混的也不容易,你这样做就不怕遭天谴么!”下方男子**着上身露出一身健子肉的男子怕是刚从哪个青楼中出来这裤腰带还没系牢。听其所说和做派因是那白龙帮先挑其争端还将人砍断双手才闹翻这个程度的,这毕竟出来混江湖的也是为了糊口。虽说黑虎帮净是些地痞流氓但是也是有家的人,若是这手断了不说还拖累家里哪怕是个吃得饱穿的暖的家也会被这样弄的破败不堪比死了还难受。

    “哟!这是哪个不长眼的没把裤裆拉好把你漏出来了。瞅瞅你这幅德行也不知道从哪个婆娘身上下来的。叫你们当家的来你不配和我说话。”名为斐济的男子一身劲装从那扎实的下盘就能看出其从小习武,不过有武艺在身还沦落在帮派中私混怕是不高的。

    “你!哼!先吃我一招再说。”

    黑熊被其言语所激顿时暴怒,那**的上身一下便绷劲就更凸显出那肌肉块头。只见黑熊向前冲了几步抬手就是一拳,而名为斐济的男子只是脚步一动身体便向后倾躲过了这一勾拳。只是还不等黑熊手招那斐济一只手贴上了对方挥出的右手顺着对方回拳的力道用力一推,那黑熊的拳头便结结实实砸在了自己的脸上顿时肿起了一大块。

    不死心的黑熊忍着疼想用头去撞,可是那头颅被对方一只手按住动弹不得。而斐济抬腿一记膝撞那黑熊顿时挂了彩,流血不说鼻子已经塌陷下去大半。吃疼的黑熊终于爆发出了怒吼一记熊抱想将对方困住,可是斐济的武艺不是摆设三步后踏右脚弯曲一弹。那黑熊被命中要害顿时成了一只虾米蜷缩在地上直捂着裆部喊疼,哪怕黑熊落败斐济也不罢手收回的右脚又是向后移了一大步准备来一记脚踢。当那只脚离黑熊的头颅只有三寸距离的时候一把刀恰好插在两者之间裆下了那一记,而刀身受比一记发出了嗡鸣。这一脚若是踢中那黑熊不死也逃不脱残废的下场,顺着刀光来处便见一相貌越四十的男子其依旧还保持着丢刀的姿势。

    “斐济你过了。你兴师动众对我黑虎帮出手不就是为了引我出来么,怎么你斐济也对那白玉丸有意思?”

    长生闻言眉头一邹,居然是为了白玉丸。这白玉丸对于二流高手来说等同于废物,而对于那三四流的武者确是一个希望,一个能够通窍修行内力从而晋升三流武者。对于那已经修行内力的三四流五者而言便是有些扩展筋脉的作用,这一切都是为了一个希望罢了。在龙虎山待久了的叶长生深知这种有价无市的丹药绝对没那么神奇,之所以以讹传讹的如此厉害是因为确实有人因此受益。

    “白玉丸!”身处金尊三楼的光头男子竟然很是激动。若不是长生听觉灵敏怕是会听不到这声,长生嘴角笑了起来“这场戏怕是要更加精彩了。”

    “黑虎,你终于现身了!只要你交出那白玉丸我斐济不仅立马退走,还将我控制的青楼赌坊典当行分出一半给你。”这斐济怕是打的一手好算盘,钱财乃身外之物只要斐济此人能提升功力那么只需要给他一些时间。无论他拿出去多少最后他不仅会拿回来还会连对方那份也吃进去,哪怕是那军卒也有怕死之人,更别说这些混江湖的只需要恩威并施之下一个个绝对会老实的和鹌鹑一般。

    “呵呵,这可是你说的。”只见中年人从怀中探出一锦盒打开,其内正放着一颗白如玉的丹药。而那斐济看到丹药的时候已经不直觉的向前走了一步,而那三楼中的光头也将手收回放在栏杆之上。

    “看来还不止一个人。”长生先是疑惑中年人为何不讨价还价又或者拼死一站,直到他无疑间扫了眼灯火照不到的角落。这中年人怕是被人追杀至此而不是主动来此地的,要不然对方也不会如此着急脱手这白玉丸。这场好戏怕是要上演了只是可惜没那美酒小菜以此为伴,而身旁之人竟然因那光头男子抽回手而傲慢真可谓是好色之徒了。

    白玉丸被黑虎放在一高高的木桩之上,此举让斐济大为不解可是既然对方拿出了白玉丸也看过里面确实是有的。那么斐济激动之下还不忘向黑虎抱拳致谢,而黑鬼只是嘴角微微上扬便去扶自家兄弟去了。

    异变突升,那斐济还没到木桩之前便有人先行一步。斐济又岂会让人在眼皮子底下拿走白玉丸,手中三枚金钱镖出手那人的衣裳便破了几个洞,看来对方也是好手如此昏暗的情况下竟然也能闪过。而斐济还没笑出来另一人便从黑暗中冲出,其手中拿着一把长剑看样子是准备砍断木桩直接让白玉丸掉落带走。可还没等斐济出手已经有人再其前方一刀挥下阻止了对方的动作,而那最先出手之人也稳住了步伐正要上前可其胸口便挨了一脚滚落到一旁,对其出手之人还未落地那黑暗中以有一人到了木桩跟前正准备拿下拿白玉丸逃之夭夭。可斐济也到了这木桩之前绕过木桩便是一拳轰出正中对方胸口,其背后竟有剑锋呼啸。斐济脚步一动身形变向下坠去横移出了一步躲过了这一剑,而出剑之人此时也结结实实的挨另一人一拳。如此混战若是一般人肯定分不清状况,可是长生却能看的出这里面除了斐济功夫还可以以外其余的皆是四流下品的实力。

    五人焦作的战场被互相制衡住皆不能接近木桩半步,而半柱香的功夫只有那斐济中了一拳其余之人皆有挂彩,最惨的莫过于一个被斐济金钱镖直接插入腹中。此人年纪看起来是将要步入中老年怕是晋升无望才来一搏的,只是此时骑虎难下无论是战还是逃都很危险。

    五人以此为中心围成了一个圈互相戒备着,这样的混战确实很难专心进攻需要留心那多出的一人所以此时四人的目光都聚集在那名受伤最重之人身上。

    “你们应该看他!他是这里武功最高之人,若是我们不联手杀了他怕是会被其鱼翁得利。”此人一番话直接扭转了态势皆看向了斐济,这人说的确实有道理。斐济受伤最轻若是先杀了那人怕是这斐济逐一攻破之下会成最后的赢家,众人面带不善的看着斐济。而斐济手中金钱镖紧握在手中防备的看着四人,斐济从那眼神中知道哪怕自己巧舌如簧也改变不了什么。于是乎就战!金钱镖出手的同时一根齐眉棍横空而至正中那腹部收重伤之人的脑袋。

    “原来是他。呵呵好一个花和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