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太阳城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十四章 前方桃林

    脱离了土石的脑袋又开始冒烟,老大一溜烟的往前跳跃奔跑,脑袋上浓烟愈多火苗将现,最终脑袋终于又开口讲话了,脑袋睁开眼睛发现身在空中,立刻大骂,“快放我下来!你这个蠢货!”

    老大被烫的嗷嗷吃痛,不得不丢下脑袋,“你特么的敢扔我!”脑袋落地着火,破口大骂。(www.k6uk.com)

    “如果不是我,你就被他们捉到了。”老大落在近前,及时表态道。

    我延出灵气抓起地上的脑袋向前掠行,拉开与无头旱魃的距离。身后十米开外,净空将金钟罩气劲运在周身,与无头旱魃边退边打,双方谁也战胜不了谁,陷入胶着状态。老大跟在我身后,快速跳跃,不忘维护两方关系,“现在不管我的事,是你要我放你下来的!”

    “我早已成了旱魃之躯,你奈何不了我的。要不然这样,你听我的,我带你去找宝藏,我生前埋下有一批军火,如今这世道这么乱,不如你我两人结为异性兄弟,我们一起招兵买马,成就一方枭雄如何?”被我一直用灵气承托的脑袋教唆道。

    “宝藏?”老大听到宝藏两个字眼前一亮,立马接口道:“算上我一个,我知道前方有一片桃林刚好适合结拜!”

    “你不是说知道一个地方可以消灭他么?现在去哪?”我没有理会脑袋,扭头问向身后的老大。

    “啊,就在前面!”老大奋力一跃,主动上前带路。

    十分钟后,来到一片桃林之内,“看到没,凉亭就在前面,刚好适合结拜!”老大落地,伸爪前指。

    “说吧,你知道该怎么做。”我延出灵气抓起老大,移到一口用来浇桃树的粪桶上方,老大开始极力挣扎,辩解道:“我们可以先找到宝藏下落,然后再弄死它,你这次一定要相信我!”

    “我还在这呢!”脑袋无语提醒,充当了第三者,商量道:“要不然这样,我带你们找到宝藏,然后你们放我离开如何?”

    “好啊,好啊。”老大率先赞成,被我冷视一眼后,老大识趣闭嘴。

    脑袋感觉到我有一丝松动,主动问道:“你们谁是老大?”

    “啊,我就是老大!”老大停止挣扎,抬头叫道。

    “你是?”脑袋有些不相信。

    失去脖颈的脑袋无法主动转动脑袋,只能斜眼看我,不确定道:“它说它是老大?”

    老大是这只小棕熊给自己起的名字,此时听到别人不相信,急道:“我真是老大!不信你可以问他!”

    “此老大非彼老大。”我点头解释道。

    “好,我带你们去找宝藏,见到宝藏之后你要还回脑袋。”脑袋看向粪桶上方的老大,征求意见。

    “此时此刻,我非常同意你的见解,你是不是先让他放我下来?”老大极力挣扎道。

    脑袋斜眼看我,我心念一动,收回灵气,老大在掉入粪桶之际快速乱抓,终于险而又险的抓翻粪桶,没有掉落其中,老大站在粪桶上提议道:“事不宜迟,我们现在就去!”

    净空在桃源外围与无头旱魃陷入苦战,无头旱魃只能感应到头颅的去向,攻击方式并不凌厉,起初的时候净空还应对自如,自从我在桃园逗留之后,无头旱魃距离脑袋越来越近,感应越发强烈,净空与无头旱魃实力相当,奈何无头尸身温度高热而又近乎不死,导致净空竟没有讨到多少便宜,眼看无头旱魃即将进入桃园,净空无奈开口,“你们快点,我快挡不住啦!”

    我延出灵气托起旱魃脑袋,踏地腾空掠出桃林,老大从身后跃起落在肩膀,老大怕我将其丢下,所以这次学乖了,四肢抓着背包背带,小心翼翼的俯在肩膀,看到我没有搭理它,逐渐安静下来。老大刚才被我定在粪桶上方一段时间,身上虽然没有沾染污秽,没想到却已经变得臭熏熏的,再加上风向的原因,我终于无奈开口,“你还是下去吧,真特么臭!”

    “这怪我吗?还不是你刚才要把我扔进粪坑,我能这么臭吗?”老大不服辩解。

    我看了看四周方位,“你说的确实有一番道理,确实是我之过,那我就对你负责到底吧!”落地之后向右侧掠去,偏离旱魃脑袋指明的路线,老大听到我刚才所说,先是冷哼一声,随即疑惑开口,“你要如何负责?”

    “要不然先叫一声老大听听?”老大蹬鼻子上脸,直起身子,抓着我耳朵商量道。

    看到老大如此嚣张,我张口狂笑,老大不明所以,也跟着大笑,最后就连旱魃脑袋也笑了起来,掠行到村子东头,我二话不说,抓起肩上的老大丢进井中,我继续放声大笑,老大大声尖叫,旱魃脑袋忽然闭口。井里传来老大的噗通声,“快拉我上来!”井里传来老大的求救声。

    “洗干净了吗?”我站在井口俯身下望。

    “干净了!干净了!”老大快速求饶。井壁湿滑,无处着力,老大在下方急的团团转,脚下无力使得老大只能跳起一尺高度。

    我延出灵气将老大抓出水井,老大开始扑腾身上水渍,旱魃脑袋脱离身躯有一段时间了,脑袋上的火苗开始减弱,老大身上的少许水渍抖落在旱魃脑袋上,脑袋开始冒烟,恼羞成怒,“你特么别抖我头上啊。”脑袋说完,转眼看我,“你能让它离我远点吗?”

    “一点水咋了?老子刚才还喝了几口呢!”老大说完,这才发觉还在被我定在空中,惊恐道:“快放我下来!”

    “噗通!”心念闪动,老大又掉落水井。

    “你好歹将我移到井口一旁在放我下来吧!”井下的老大抓狂大叫。

    估计老大也涮的差不多了,延出灵气将老大放在地上,老大开始抖身。片刻之后,看到老大不在抖水,我将老大放回肩膀,老大这下老实多了,俯在肩膀上一动不动,就连尾巴都不再翘起。

    “现在可以走了吗?”旱魃脑袋低声商量道。

    我现在看出来了,旱魃怕水,如果我现在将脑袋丢入水中,旱魃必死无疑。令外脑袋也不能离开身躯太久,如果火焰熄灭多时,也会死去,此时的脑袋已经有气无力。

    “你叫什么名字?”我再次腾身而起,手中蕴含灵气,将脑袋托在手掌上方。

    “玉凌。”脑袋无力说道。

    “你名字很秀气,和你一点都不符合。”肩上的老大又憋不住了,听到“玉凌”这个名字,忍不住开始笑道。

    看到玉凌刚才说话时候脸色有异,我扭头一看,玉凌的躯体已经追至井边,刚才一个不慎差点跌落井中,玉凌也注意到我刚才扭头,提醒说道:“我刚才差点死掉!”

    老大不明白玉凌说的是何意,接口道:“刚才我才差点死掉呢。”

    我只要带着玉凌的脑袋继续前行,身后跟随的净空就会轻松许多,看到水井所在,任由无头旱魃独自离去。村头水井,旁边就放有打水所用的木桶连着绳子方便取水,净空开始打水洗脸,随后一桶浇下。净空又打了一桶水,仰头猛灌几口之后扯断桶上绑着的井绳,提桶追赶无头旱魃,起落之际,不时有水从桶中洒下。玉凌看到此景惊恐万分,“那位大师这是要干嘛,我虽然出棺,却还没有作恶啊!”

    老大不解之下扭头后看,随即捂嘴笑道:“哈哈,不瞒你们说,我刚才在水中吓得都尿出来了。”话已出口,老大立决不妥,偷偷地看了我一眼,看到我神色无恙,这才定下心来,不一会儿又忍不住的扭头后看,捂嘴狂笑,我扭头看向老大,也被它这模样逗得好笑,“你这家伙笑的好猥琐。”

    “猥琐?”老大不明其意,爆笑发问,我没有回答,老大也不追问,继续捂嘴坏笑。

    掠出村外,玉凌貌似快要不行了,脑袋上的火焰彻底熄灭,只剩下一缕青烟从口中冒出。我总觉得玉凌有些不老实,所以即便感觉到玉凌即将要死去,我也没有做出任何反应,一直到老大发觉异常。老大看到我没有搭理它,自讨没趣,所以准备和玉凌说话,玉凌已无法开口讲话,所以就没有搭理它,老大看到我没有搭理它就罢了,连玉凌也不搭理它,看到玉凌只有一颗脑袋在我手中还冒着烟,恶从胆边生,开始小声辱骂玉凌,看到玉凌不还口渐渐声音变大,老大骂的痛快,一时间忘乎所以,以为自己真是老大,又从我肩上直起身子狂笑连连。一直到我冷眼看它这才冷静下来,心虚之下开始低声道歉,发现玉凌还是不搭理它,这才发觉玉凌早已没了声息。

    老大心里边始终惦记着玉凌所说的宝藏,情急之下跳到玉凌脑袋上开始拨弄玉凌脑袋,这一幕让我想到了一句俗话,叫做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老大用实际行动将这句俗话解释的淋漓尽致。我落在田间的一条田埂上坐下休息,玉凌的脑袋被我随手丢在一旁,老大将玉凌的脑袋当成了玩具,一番狂咬,口中不时低吼,“小样儿,欺负不过他,我还治不了你?”

    无头旱魃身上的火焰也即将熄灭,追赶的样子看起来好像是一道奔跑的火焰人形,跟在旱魃身后的净空一身轻松,特别是来到田埂边缘之际,无头旱魃再也无力追赶,净空由阻止变成了驱赶,旱魃撞撞跌跌的向前奔跑,终于赶了过来,在经过旁边的田埂时绊了一脚,前扑摔倒,无头旱魃再也无力站起。老大玩的兴起,始终没有注意到旱魃身躯已经到来,“哎呀!”老大被跌倒的无头旱魃压在身下。

    “我错了!我错了!”老大惊慌道歉,从旱魃身躯下方钻出,两只前爪做出拱手状,“你刚刚也压了我一下,现在咱俩扯平了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