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太阳城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192章 回到牧场

    出了卡利斯佩尔的机场,简恒很容易便看到了过来接机的章嘉良,小飞机上也没有多少人,出来也是稀稀拉拉的,自然比国内好找多了。(看啦又看小說)瞬间章嘉良也看到了自家的老大,带着小跑便迎了上来。

    “老大,你终于回来了!”章嘉良伸手接过了简恒手中的箱子,转了个小圈儿陪在简恒的身侧说道。

    简恒瞅了他一眼:“怎么啦,牧场出什么事了?”

    “事到是没有,只是没有你在牧场,大家像是少了一点儿什么似的”章嘉良说道。

    “你小子现在嘴是越来越甜了啊”简恒身手拍了一下章嘉良的肩膀。

    简恒以为这小子是在拍自己的马屁呢,他没有想到的是,事实上在他离开了牧场这一小段时间牧场还真发生了一些变化。

    开始大家以为是天气原因,因为这个时候的蒙大拿已经有点儿冷了,简恒在国内的时候还是一件单衣,但是这里单衣穿不住了,必需得穿外套了,其实过几天外套都不一定打的住,这么说吧,最多还有十几二十天,蒙大拿这边便可能下雪了。

    不过很快大家感觉到还不是完全因为天气的原因,简恒不在牧场,无论是大麦小麦这两个教练,还是一帮子学员都似乎觉得少了一些什么,原来激励自己的那种精神似乎是淡了不少,虽然每天的训练是保质保量的完成了,但是总觉得缺了这么一丢丢的激情似的。

    用中国话说就是少了一些神韵。

    章嘉良也不知道用什么语气来表边,反正就是这么回事,牧场少了简恒,大家觉得哪里哪里都似乎不太对了似的。

    “我说真的!”章嘉良说道。

    简恒听了笑着点头应道:“我知道你是真的,对了,说说看,牧场在我出去的这些天还没有什么变化?”。

    章嘉良想都没有想:“梅丽莎女士送来了两个小模特,说是公司签约的,都还是半大的孩子呢,一个十七岁一个十八岁,两人现在跟着练,不过大麦姐没有让她们跟着做大运动量,因为没有她们的营养液!”

    “这么快?”简恒没有想到梅丽莎这么快就送人过来了,当然了这事儿对于简恒来说也是好事儿,早点来人也就意味着公司早点儿赚钱啊,所以说了一句之后就等着听章嘉良继续讲。

    章嘉良又道:“有个叫埃文的拳击手,大前天过来说是你同意的,而且说是徐兆彬老先生介绍的,不过见你不在,自己选择住在了小镇上,看样子想等着您回来他再正式的住进来”。

    话这么说,其中的意思很明确,来的人挺讲究的,生怕牧场算自己的钱从自己进入的那一天开始算,住到了镇上那他自然也就有说法啦。

    简恒没有在意埃文的小心思,也没有在意章嘉良话中的小不屑。

    “哦,这事我知道,你要是知道他在哪儿,明天通知他过来吧,另外把会计叫过来,他还有钱要入账”简恒一听到埃文,就想起了徐兆彬和贺业说的那些话,不过反正是人家交了钱的,对于简恒来说也就是客户。

    接下来简恒便听章嘉良这边絮叨的又说一下牧场的事,这些就是小事情,像是大牛和乾隆两个家伙,现在每天早上还是按着一块地方吃草,章嘉良自己搞不定什么的,公鸡大官人又去谁家闹腾去了之类的。

    一路走到了停车场,上了车子之后,章嘉良开车简恒便直接在后座上假寐,颠了一会儿便睡着了,等着再一睁眼的时候,车子已经驶进了牧场。

    “喔,我居然睡着了”简恒说揉了一把脸从后座上起来了。

    章嘉良说道:“老大,你这一路睡的可香呢!”

    章嘉良没有好意思告诉简恒,他睡觉的时候说梦话提了他不认识的女人,然后又叫了两声大麦和小麦,这让章嘉良觉得自家的老大似乎这感情生法还是挺丰富的。

    只是章嘉良不知道的是,简恒这边做梦继续羞辱那个叫塞琳娜的警官,至于大麦小麦,则是在梦中给她们分自己这次带回来的礼物。同样是女人,在简恒梦中的待遇可不一样。

    章嘉良不说,简恒也不可能问这事儿,于是两人一人专注的开车,一人在后座上揉着脸醒着眉。

    车子直接停在了简恒的屋子门口,简恒这边下了车,便随手把箱子从后车厢给拎了下来。

    “老大,要不要让赵哥给您做点儿吃的?”章嘉良说道。

    简恒想了一下:“算了吧,我这边随意弄一点儿吃的对付一下就行了,到了晚上的时候咱们这边再整一顿好的”。

    “那行,那我先回去了!”章嘉良这边说完没有来的急转头呢。

    突然间传来了一声马嘶,黑豆这小子像是一阵黑色的小旋风似的向着自家的主人奔了过来。

    看到了简恒,十几天没有见到主人的黑豆那叫一个热情啊,不住的打着响鼻,伸着脑袋在简恒的身上不停的轻轻的咬着,一边咬一边还发出低声的嘶呜声,时不时的还两个两个响鼻,硕大的脑袋不住的抵着简恒,差点儿把简恒给抵了一个大马趴。

    简恒这边被黑豆这么来了一下子,突然间有点儿感慨了起来,伸手不住的抚摸着黑豆的大脸,另一只手从上到下顺着毛抚着黑豆的脖子,轻轻的对着自己的爱驹说道:“看样子是想我了!”

    看到黑豆过来,章嘉良到是把车停了下来,转头对着简恒说道:“老大,我跟你说,黑豆这真是神了,太聪明了,现在自己会提门销子,每天一到点儿,也就是大官人叫第一声的时候,它规时伸脑袋拨门上的销子,然后奔到您这屋子旁边来敲窗户,您不再的时候它不敲,就这么站在这儿伸着脑袋往窗户里张望,一直望到太阳出山这才去找大牛它们一起吃草什么……”。

    “哦,还有这回事啊?”简恒惊喜的说道。

    章嘉良笑道:“不信的话您可以问大麦和小麦姐啊,她俩现在羡慕的要死,这些天都在教山脉和睡火莲怎么自己开销子呢,可惜啊那俩个家伙,今天学会了明天就忘了,气的大麦和小麦姐脸都绿了!”

    听到章嘉良这么说,简恒心气顿时高涨了起来,直接把箱子扔到了屋前,带着黑豆到了旁边的小杂间,从里面拎出了辔头还有整套的骑行装备,快速的备好了鞍,刚要上马,章嘉良便出声提醒了一声。

    “老大,多穿一点儿衣服,你这衣服在外面一会儿还行,但是骑马的话就受不了啦,再穿一件皮夹克吧”章嘉良说道。

    简恒听了觉得现在是微微有点儿凉意,于是便进屋从衣柜里取了一件厚实的外套套上了。

    回到了门口,简恒发现章嘉良还是坐在车里,于是问道:“还有什么事没?”

    “我忘了问您了,你定的那些铺盖什么的到底什么时候能到,现在夜里学员们睡觉可都开暖气了,虽然只开一个小时,不过这玩意儿大耗能了啊”章嘉良问道。

    听他这么一说,简恒这才想起来,自己把这事给忘了,铺盖什么的都在空间里,简恒这边也能直接拿出来了啊,于是说道:“可能快了吧,我等会打电话去问问!”

    “行,那我没什么事了,我去干活去啦!”说完章嘉良把脑袋缩回了车里,驾上车调转了个头向着运动区那边驶了过去。

    简恒跨上了马跑了一阵这才发觉这时的蒙大拿天气是冷了,上身没有问题,但一下半加了一条裤子跟本挡不住风,一跑起来觉得膝盖都是凉嗖嗖的。

    奔到了大牛和乾隆呆的草场,那叫一个热情啊,不光是大牛和乾隆,热情的凑了上来,连着二虎也蹦了过来,就是不见维尼和丹佛,不见它们简恒也能想像的出来,一准儿被大麦小麦两人上圈住了呗。

    看着四下没人,简恒直接把四眼黑犬弄了出来:“大家熟识一下!”

    简恒把四眼黑犬放出来话还没有说完呢,只见那只小黑犬似乎是迎风长一样,几个蹦跳之间便长了一只硕壮的成犬。

    就这么样还不算,在简恒的错愕之间,这货成接钻进了牛群,它往哪里钻,哪里的牛群就像是被分开的水一样,往两边散,几个呼吸之间,这货便蹿进了快五十几米之外的小树林子,一眨眼间的功夫便不见了。

    “我靠,当我这里是公共厕所么!”简恒气的冲着消失的狗影大骂了一句。

    已经有大官人这货,简恒没有想到这黑狗也是个不着调的东西,一出来自己还没有看清楚呢,直接溜号了!

    “有种你别……”

    回来两个字还没有说出口,简恒望着自己眼前的草发呆了,因为这个时候,原本已经开始慢慢转为枯黄的草,在肉眼可以分辨的范围内开始抽芽了,没有一会儿,草根泛起了一指长的深绿,便又不再生长了,如果不是简恒正望着,估计都会觉得自己的眼花了。

    让简恒觉得更不可思议的是,自己的视线触及的范围,很多的东西似乎有了和以前不一样的生命力,似乎是整个世界在自己的面前鲜活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