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太阳城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无辜乖巧又可爱

    这天子午戏份结束的时候都凌晨两点了, 一边走路一边打哈欠, 没留神还差点撞在了路灯柱子上, 得亏娮姬手快眼快的拉了一把,不然脑袋上得添伤了。(看啦又看)

    子午拉着娮姬的手不放了, 她小声抱怨道, “我好困啊。”

    娮姬顺着她的话问道,“你有没有想过换个工作?演员实在太累了。”

    “不要,”子午一秒钟犹豫都没有。

    娮姬好奇道,“为什么非要做演员?”

    子午沉默了一会儿,突然冲娮姬笑道,“我告诉你,你别笑我。”

    娮姬说,“不笑。”

    “我觉得, 成为演员, 被更多人知道, 能够让那个人找到我。”子午说这话的时候,仰头看着天空, 目光放的很远。

    娮姬愣了愣,“找到你?哪个人?”

    “我也不知道啊, ”子午叹了口气, “冥冥之中吧, 我一直做一个梦, 梦里头有个对我来说很重要的人, 那个人长什么样子, 我又梦到了什么,都不记得了,只是冥冥之中,我觉得如果我名气很大,越来越多的人知道我,那个人就能找到我。”

    子午看着娮姬,认真道,“我在等她来找我。是不是听起来有点天方夜谭?”

    娮姬停下脚步,神色复杂,她也认真的说,“没有,如果她找到你了,你会怎么样?”

    娮姬期待着子午说会在一起这样的话,她甚至准备好了告诉她自己就是她一直等着的人。

    结果——

    子午杀气腾腾的握拳,说,“打一顿再说!”

    娮姬:“?”

    子午咬牙切齿,“我都没睡过一个好觉,总觉得心神被牵走了,太难受了,必须得打一顿!”

    “……”娮姬咽下了想要一诉衷肠的话。

    回到酒店,子午打着哈欠还不忘了要吃的,“你之前说准备了夜宵,我想吃。”

    “嗯,我去拿,你先洗个澡。”娮姬说。

    “行,”子午拖着疲惫的身躯满心期待的踏进了浴室。

    子午在淋浴和泡浴之间犹豫了下,还是选择了泡着,能更解乏。

    她坐到水里,拿过一旁架子上的手机,打起精神刷微博。

    先前配合《天骄》剧组参加的那个综艺节目已经播出了,她虽然没兴趣再看一遍,但是评论还是要看的,得知道后期剪辑给剪成什么样了。

    结果一看话题,子午都懵了。

    不是《天骄》正在热播吗?怎么着也是五亿cp或者男女主cp在头条啊,可这个“娮午”是怎么回事?

    子午点开后,看了大概有十分钟,算是捋顺了。

    源头在娮姬唱那首歌的视频。

    这个时代,颜值即是正义。

    娮姬长得很好看,就是丢到人群里也能被一眼发现的那种,很夺目,娱乐圈里当红天后影后都没娮姬这么好看的。

    所以这个视频受到了广大颜狗的喜欢,而子午的粉丝,也从娮姬含情脉脉的眼神里,发现了奸情。

    隐:为了颜值我强忍痛苦又看了一遍,十分确认经纪人看着镜头的眼里像是有小星星!

    我是一只蘑菇:确认过眼神,那是看着深爱的人!

    eve:默默关注的冷门cp突然发糖好幸福!

    娮午的cp粉以极快的速度增长着,很优秀的把这话题顶成了热门。

    再接着就是那个节目的播出,同样是因为娮姬长得好看,拍摄观众群的时候,摄影小哥格外关照娮姬。

    而每次拍到娮姬,她都在专心致志的盯着子午,这被眼尖的cp粉发现,顿时又是一吨的粮。

    有个妹子自称当时在现场,就坐在娮经纪人旁边,当时没认出来,问她是cp粉吗,而娮经纪人却亲口说,“我站我x子午”!

    粉丝还把节目中娮姬的眼神和唱歌的视频里头望着镜头的眼神截出来,看过这图的都觉得受到了暴击。

    有粉丝直接放言说,她俩要是真清白,我直播吃翔。

    子午指尖停在动图上,隔着屏幕看着娮姬的神色,似乎明白了什么叫旁观者清。

    她按了按自己胸口,觉得心脏跳的特别快。

    认识娮姬之后,好像,也很久没再做那个似是而非的梦了。

    隐隐约约的,子午竟然有种宿命感,似乎一直想要找到的那个人,找到了。

    子午这个澡洗的时间有点长,娮姬有些担心,敲门催道,“你再不出来夜宵就凉了。”

    子午应了一声,看了看指尖下的动图,点了保存。

    一走出浴室门,浓烈的香味让子午瞬间把什么小心思都抛一边了。

    她看向碗里,惊讶道,“炖的猪肘子?”

    “嗯,”娮姬递给她筷子,“可营养了。”

    子午有点不情愿的坐下,“也可能增肥了。”

    说是这么说,但是这肘子炖的酥烂浓香,根本把持不住,子午立刻埋头开始吃了。

    娮姬指头抵着额角,侧头看着子午吃东西的样子,心里头无比满足。

    世上怎么会有这样的人呢,怎么看怎么喜欢,多看一眼,就多一点的喜欢,无穷无尽的。

    夏天的热是不讲道理的,在你觉得这就足够热的时候,第二日那温度还能再突破一点。

    道路边儿的树木叶子都蔫儿了吧唧的,连鸟叫都没,热的很安静。

    子午坐在车上,扒拉着车门把手,满脸抗拒的看着娮姬,“我不想下车,好热。”

    娮姬看着小跑着迎过来的场务,摇了摇头,“怕是不行,早点拍完早点回去,我去给你买冰奶茶。”

    子午提要求,“不,我要冰可乐。”

    “可什么乐,你喝了老打嗝,橙汁儿吧?”娮姬说。

    子午叹了口气,“那还是奶茶吧。”

    说着,就开了车门,踩到地面上那一刻,子午先前哭丧着的脸立刻变成了冰冷冷的,看着像是个移动制冷机。

    场务赔着小心道,“子午姐,导演那边在催了。”

    子午“嗯”了一声,跟着场务走了。

    娮姬看着她背影,觉得有点想笑。

    其实子午内心戏挺足,但是在外面就一副高不可攀的样子,大概是神仙当久了,一直被凡人跪拜,这样的姿态就成了刻在骨子里的高傲和不动声色。

    今天拍的是在这个城市的最后一场了,下午的时候要去另外一个城市取景,所以剧组里兵荒马乱的,到处都是跑来跑去忙活的人,脑门上都顶着汗。

    这场戏难度不大,是x先生跟女主的道别,原本x先生接近女主是想通过她知道她父亲的一些事。

    但是没想到女主很单纯,什么都不知道,所以就不打算再耽误。

    可是之前那一通跑,女主身体负荷不了,晕了过去,女主的保镖赶过来,以为是x先生袭击女主。

    挺简单的,不过导演要求高,有时候又要补特写镜头之类的,用了快两个小时才拍好了,而娮姬还没回来。

    子午拧着眉坐在休息室,拿着个小风扇冲着自己脸吹,可是心里头的燥热丝毫不减。

    这时候,师遇宁拿着**冰水过来了,他递给子午,问道,“怎么不见你经纪人?助理呢?”

    娮姬来做她经纪人的时候,助理待产去了,娮姬没给她找新的,她觉得用不上,也没找。

    子午摇了摇头,也没接师遇宁的水,只是说了句,“谢谢。”

    师遇宁也不觉得尴尬,随手把水放到一边,坐下来跟子午闲聊,“你的经纪人对你很上心。”

    子午神色柔和了些,“嗯,她很好。”

    师遇宁笑了笑,说,“听说她是娮家的小姐,就算想做经济人,怎么着也该在极昼娱乐工作,怎么她却跑到英冠了?”

    子午看着他,“你什么意思?”

    “别误会,我只是好奇,”师遇宁喝了口水,斟酌着说,“娮诺很疼她,有些担心,想知道为什么她非要去英冠。”

    娮诺?

    子午愣了愣,听师遇宁提起娮诺,她这才想起来,师遇宁是极昼的摇钱树,跟娮诺私交应该不错,这是来替娮诺打听了?

    子午说,“我也不知道。”

    师遇宁笑着叹了口气,“可我总得知道点什么好跟娮总裁交差啊。”

    子午别过头,不想继续谈这个了。

    师遇宁却拉着椅子坐的离子午更近了些,“我倒是有个猜测,或许可以验证下。”

    子午防备的看着他,“什么?”

    师遇宁没回答,只是笑了笑,往子午那边倾身。

    子午还没来得及起开,师遇宁就被一股力道猛地掀开了,子午看到了站在师遇宁身后的娮姬,手里提着奶茶,杀气腾腾。

    师遇宁也不恼,反而笑的更开心了,他对子午说,“我想,我能交差了。”

    说着,就自顾自的走了。

    留下子午一人面对一脸“你欠我个解释”的娮姬。

    子午微微一笑,先发制人,“你跑哪儿买奶茶买了两个小时?”

    娮姬下意识顺着她话回答,“市中心啊。”

    子午从她手里拿过奶茶,喝了一口,嫌弃道,“你是走路过去的吗?两个小时,我中途渴了累了饿了你都不在!”

    娮姬哑然,从兜里拿出个玉,递给子午,“我是找这个去了。”

    这玉是块上好的白玉,其实也是个法器,能冬暖夏凉,隔绝外界负面影响。

    当初她来这个世界的时候,没留意,导致这些法器成堆的散落在世界各地,她找了两个小时才找到。

    而且,这块玉被她打磨成当初两人做信物的耳坠的模样,串成了项链。

    是镂空的,里面有个小铃铛,晃一晃,发出细微的声响,很悦耳。

    子午接过玉的那一刻,瞬间就觉得清爽起来了,她看着这玉,总觉得似乎哪里见到过。

    子午笑盈盈的递给娮姬,“帮我戴上。”

    娮姬站到她身后,手碰到子午的脖子的时候颤了颤,小心的按上暗扣,看着子午那截脖子,白皙细嫩,微微低着头,显得弧度尤其好看,又脆弱。

    娮姬低声道,“真好看。”

    子午捏着那块儿玉,笑了笑,“是好看,娮姬,你真好!”

    娮姬深深呼出一口气,绕回子午面前,脸色一沉,说道,“你岔开话题了,告诉我,刚那是怎么回事?师遇宁找你干嘛?”

    “……”子午忽闪着大眼睛,无辜乖巧又可爱。